中國官方指導追求”雙碳” 或與經濟目標產生矛盾

0

中國官方指導追求"雙碳"     或與經濟目標產生矛盾 中國24日出台“國務院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強調全國一盤棋,為了達到碳達峰、碳中和的“雙碳”目標。 路透社視頻截圖

中國國務院日前出台“關於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指導意見,再次要求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限制鋼鐵、水泥、石化等相關產業。但有分析認為,當局既要追求經濟成長又要低碳達標,此舉或將產生平衡矛盾。

根據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中國發布的《國務院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目標是2025年二氧化碳排放要較2020年下降18%,非石化能源消費比重在2030年達到25%, 2060年則是 80%以上。

為降低碳排放,將調整產業結構,中國將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新建、擴建鋼鐵、水泥、平板玻璃、電解鋁等高耗能、高排放項目將嚴格落實產能等量或減量置換,出台煤電、石化、煤化工等產能控制政策。

此外,中國將大力發展綠色低碳產業,包括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並引導銀行資金放貸用途,有序推進綠色低碳金融產品和服務開發,設立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將綠色信貸納入評估框架,引導銀行等金融機構為綠色低碳項目,提供長期低成本資金。

2021 年 8 月 30 ,北京一街道上居民經過政府宣傳位,上面寫着“我們的碳零協議” 。(美聯社)

2021 年 8 月 30 ,北京一街道上居民經過政府宣傳位,上面寫着“我們的碳零協議” 。(美聯社)

丁學文:中國電價鬆綁 未來“使用者付費” 低產值高耗能恐被淘汰

台灣的“金庫資本管理”合伙人兼總經理丁學文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中國在去年到今年能源都亂了套,氣候變化壓力很大。中國一方面要對國際有所交代,但是國內各地方政府又有GDP成長的壓力,繼續執行“碳中和”將來會有“社會穩定”的問題,現在確實很矛盾。丁學文舉例,中國現在就像從山坡上騎腳踏車往下走,又想沖很快、又怕跌倒。丁學文預期,中國未來的作法是一方面沖,一方面踩煞車,要看這中間的變化。

丁學文:“不過,有一個東西是不會變的,2018年中國被美國掐着‘硬科技’,從半導體到電動車。從法規跟資本看來,它現在比較支持跟‘硬科技’有關的高端科技,所以對於低耗能的產業,這四五年都慢慢往東南亞跟印度去,這是不會變的。所以我覺得,它是‘兩手策略’。”

為緩解“電荒”問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本月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拍板,將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範圍由原本分別不超過10%、15%,放寬為原則上均不超過20%,但高耗能行業電價不受20%漲幅限制。

丁學文分析,過去中國追求經濟成長鼓勵“招商引資”,只要能達到目的,就算用電用得凶,“國電”還是固定價格。他說,過去中國電價是“控價”,但是現在鬆綁“市場化”,這代表不會完全不要燃煤,也不會完全拒絕“高耗能”,但是你要付得起錢。

丁學文:“這代表‘使用者付費’,價格提高後你出得起就用。例如,半導體、重力電池都是它的發展重點,它容易拿得到錢、政府補貼多,這種公司出得起繼續燒;毛利低、賺得得很辛苦的,電費已經買不起。”

廣東省東莞市厚街的一座工業園區的建築,該地區受到電力限制。(法新社資料圖片)

廣東省東莞市厚街的一座工業園區的建築,該地區受到電力限制。(法新社資料圖片)

學者:中國缺電、缺煤又追求減碳 政策承擔者是廣大的民眾

在澳大利亞的金融學者司令接受本台訪問時分析,中國這一波能源危機,特別是電荒,主要還是來自中國煤炭的短缺,但更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政府內外政策的失調導致。中國政府在能源配給方面失誤,單單現在一方面缺煤、缺電,另一方面為了“碳達峰”、“碳中和”,努力限制各個行業用煤。

司令:“中國政府的用意是把碳排量降到非常低的水平,給國際社會所謂‘負責任大國’形象,其實這只是面子工程。先不說中國能不能做到這個,現在發電都發不出去時,還在談空中樓閣,這政策出台非常不合實際,最終這個政策痛苦的承擔者是廣大的民眾,禍患的根源來自於中國政府拍腦袋決策。”

司令形容,中國追求“碳達峰”、“碳中和”的“雙碳”目標現在在各個地方遍地開花,好像當年大鍊鋼一樣。中國政府一發出呼籲後,各個地方政府就要跟風而上,根本上已經走樣。事實上,要讓各地像當年追逐GDP增長率那樣刻意減少用煤、用電,只能減少應有的合理活動,老百姓的痛苦也因此被掩蓋。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黃春梅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何平 網編 瑞哲

(原文轉自自由亞洲: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