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C
Los Angeles
星期四, 12月 8, 2022

白话:他们的问题在于不老实

0
86
金灿荣、张维为,胡锡进他们的问题在于不老实

1978年后,估计很多国人都以为从此算是真正“翻身”了,至少像前一个无法无天的时代不会再现。然而,这些人都想错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民族经历了一个“伟大的毛泽东时代”的折腾,还不够,还有第二个独裁时代在等着,只不过相隔几十年而已。我说过,这是中华民族的“命”,如同一个人:命该如此,也就在劫难逃。甚至相信,这很可能就是上帝的意思,因为这个民族三千年造孽太深太重,不能轻饶。

如今多么平常的话都不能说,多么平常的真相也不能揭。因为不让你说不让你揭。你非要说非要揭,那就要你的好看,给你来个“现世报”。大学里连老师在课堂上说句“日本人精益求精”也能被举报,真的像“开国际玩笑”,因为在国际上从没听说过。于是大家都避而不说,避而不揭。但无论什么时代什么社会,总有“不怕死”的,还是要说,还是要揭。

在我们的前头已经看到不少这样的人,也许后来的人们要称他们为英雄,其实他们在说那些话做那些事时应该根本没想到要做什么英雄,借鲁迅说的无非不过三个字:忍不住。

119日,几名美国联邦议员又去了中共绝不想让他们去的地方。问题是不管中共怎样不想,他们那边还是去了,“肆无忌惮”地去了,把这边的话简直当作耳旁风,让很多拼死要统一者痛心得要死:“是可忍孰不可忍!”当然了,即使咱作为底层百姓,也替中共有点尴尬。关键已经不是尴尬一回两回,而是尴尬N回了,总不能一直这么尴尬下去吧。

在此之前,中共国防部也好,外交部也罢,还有什么国台办,一个个新闻发言人一次次划过N道“红线”,公开说过N次狠话,严重“抗议”和“谴责”以及什么“不要低估中国14亿人民的决心”更是不知有多少回,但好像并没起作用,一点作用都没起;甚至非但没起作用,且“变本加厉”,越来越严重了。这一点,连最爱国的胡锡进都有点坐不住,看到这次美国几名联邦议员又“窜访”台湾,他都有“严重”的感觉,1110日“胡锡进观察”公众号开篇就说:“中国的安全挑战显然在增加,光台湾问题出现了比以往更多的紧张点,比如美国今年更加露骨地与台湾发生军事联系。此外美国的直接对华军事压力也在增加。”

“抗议”和“谴责”根本不起作用,这一点,并非现在才发现才感觉到,而是早就发现早就感觉到了。可还是只能“抗议”只能“谴责”包括只能“绝不答应”。这大约就是人们所说的例行外交吧。像咱这样只知吃饭干活干活吃饭一如推磨转圈的“大耳百姓”当然不懂。

但再不懂也知道,如果早就有100%的把握,那就谁也不管不顾,“一举拿下”好了,哪有这么多废话。然而事实上大约不是这样,中共不能不有所顾忌,而且顾忌这顾忌那,不顾忌不行,尤其担心会不会因打台湾而自己的统治被终结。既然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想一想:有些话能不能说,有些线能不能划——如果说了,收不回来怎么办;如果划的“红线”被突破了又怎么办。

别人且不说,最奇怪的是几个无耻的知识分子,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的金灿荣、上海复旦大学的张维为,以及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单是他们三人,这二年也不知说了多少大话狠话,给美台划了多少“红线”,结果到今天怎么样,没有一句兑现。

他们三人中,要么说一个早上就能把蔡英文活捉,甚至可以押到大陆来受审。我就奇怪了,蔡英文会不会逃跑?能不能自杀?你就算得那么准?她就等到你们去活捉她?还有张维为,好像吹口气,周边的那些岛屿就可以收回来似的。他说这话时也不考虑一下如果有人质问他怎么办:既然这般容易,我们为何不收回?是偏偏不想收回吗?为什么不想?至于胡锡进,你把他这两年的微博以及“胡锡进观察”公众号翻一翻,单看他一人,就说了多少大话、狠话,划了多少道“红线”。现在可以说了,他说的大话狠话包括所划的那些红线,屁用不中,然而你从来没听说他为他说的那些大话狠话以及所划的“红线”感到脸红。

这三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老实,觉得只要是“正能量”就够了,然后任意发挥他们的想象,就像他们是国防部长或军事专家一样,坐在室内把中共想象得无比强大,把台湾甚至把美国想象得十二分不堪:台湾算个屁!就是老美,也没什么了不起,咱不想跟他玩,否则照样干翻他。胡锡进发表要国家造一千个核弹头多少天后,还在强调他的那些言论没有错。

这两天胡锡进又有个句式,跟张维为的思维逻辑一样,或者是张的翻版。张维为在上海东方卫视演讲时说:“美国人他有一点没有搞懂,就是你越是对中国封锁和打压,中国人就越是憋着劲要超越你。我们很多产业都有这个说法:美国封锁什么,我们就能生产什么,而且质量往往更好。”按张教授的逻辑,华为早就不缺芯片了,而且你封锁的如果是7纳米的,我就可以生产出5纳米的——当然,现在有没有造出7纳米的我不知道——然而谁都知道,这是异想天开。华为老总任正非公开说过,华为可以赶上美国,但要等300年。

再来看胡锡进怎么说。1110日“胡锡进观察”公众号题目叫《中国面临的外部挑战显著增加,中国靠的什么对付它们?》。胡文认为:一方面“中国的安全挑战显然在增加,光台湾问题出现了比以往更多的紧张点,比如美国今年更加露骨地与台湾发生军事联系。此外美国的直接对华军事压力也在增加。另一方面中国应对挑战的工具也变得前所未有丰富,我们的威慑力令美台等挑战者愈发忌惮。”

大家看看与张维为的思维逻辑是不是一样:越是外部“安全挑战”在增加,中共的威慑力就越是能“令美台等挑战者愈发忌惮”,换而言之,外部环境的“安全挑战”越厉害,中共也就越牛B。如此这般,容本作者说句该掌嘴的话,如果全世界都向中共的“安全挑战”,中共是不是可以牛到天上去?胡锡进这里也不知用的是什么逻辑,叫人横竖看不明白。

他这篇文章中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说法:美国“它的存量威慑盖不住中国的增量威慑;它盟友多,但它最想办的大事离开中国一件也办不成;它在地理空间上设置围堵中国的防线,但时间在中国一边。”大家都看得出,最好玩的一句是他说美国“最想办的大事离开中国一件也办不成”。这有没有一点网络上那种“吓尿体”的味?

看来美国现在天天办的都不是什么“大事”,更不是“最想办的大事”,因为“最想办的大事”离不开胡锡进所说的“中国”。看来胡锡进知道美国“最想办”的几件“大事”是什么事,太了不起了。只是很遗憾,他不想告诉咱,不然,也让咱跟着自豪自豪。到现在为止,本作者愚钝,还真不知道美国“最想办”的是什么“大事”,又为什么“离开中国一件也办不成”?莫非属于中美最高机密,只能有包括胡锡进在内的极少数人知道?不然,胡锡进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就算不想让咱这种人跟着自豪,也该让他的那些粉丝们高兴高兴啊。

不过,这里有个疑问:是不是中美建交之前,美国一直都没有“最想办的大事”,而是只有跟中共建交后才有“最想办的大事”?果真如此,那么美国“最想办的大事”是什么呢?阿波罗登月算不算“最想办的大事”?如果算,就我所知,那时咱还没有加入联合国,他们更没有与中方建交,与中国毫无关系。还有,现在马斯克要创造大型飞机不需要跑道而是垂直起降的奇迹,这算不算“最想办的大事”?如果算,人家是一家私企,有谁听说过马斯克说需要中方做什么配合吗?

如果这些都还算不上是美国“最想办的大事”,那么,恳请胡锡进切实地告诉我们,美国“最想办的大事”到底是什么事,又为什么离开中国就“办不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