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布3.6萬字中共百年重大成就決議 為習近平第3任期抬轎鳴鑼

0

北京街頭巨型屏幕播放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參加中共19屆六中全會的圖像。(2021年11月11日)

華盛頓 — 包括新華社在內的中國官媒星期二(11月16日)公布了《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這份長達3萬6千字的決議在上星期舉行的中共19屆6中全會上獲得通過,但一直等到星期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的視頻峰會結束後才由官方媒體公布。

正如美國之音在此前的報道中所說,這份決議不僅為違規謀取第3任期的現任黨總書記習近平大唱讚歌,而且將習近平一舉提升到中共黨內可以與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和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並駕齊驅的絕對權威和歷史高位,為他在明年下半年舉行的中共20大上繼續他的第3任期鳴鑼開道。

決議除了序言外,共分7大部分,其中第4部分“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篇幅最長,大約佔到報告篇幅的一半以上,從13個方面詳細記載了自從中共18大上習近平接班以來,中共在堅持黨的領導、從嚴治黨、經濟建設、深化改革、政治建設、依法治國、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國防和軍隊建設、維護國家安全、推動統一以及在外交工作上所取得的“重大成就”,詳細列舉了習近平的“豐功偉績”。

“習近平同志對關係到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進行了深邃思考和科學判斷,就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什麼樣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等重大時代課題,提出一系列原創性的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主要創立者,”決議說。

在中共的百年歷史中,以歷史性決議名義通過的文件並不多。1945年抗戰勝利前夕,毛澤東領導的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第6屆7中全會,通過《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為在隨後召開的中共7大上重組和鞏固自己的權威和權力發揮重要作用。

1981年,鄧小平主持中共第8屆6中全會,審議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除了否定文革、對毛澤東的功過作出三七開的評價外,同樣也藉此決議鞏固了自己的權威和權力,同時確定和堅持了中國改革開放的路線。

如果按照鄧小平設定的領導人任期不超過兩屆的慣例,習近平現在關注的應該不是通過百年重大成就決議,而是安排在明年的20大上的交接班問題。但是,早在2018年就通過修憲廢除領導人任期不超過兩屆限制的習近平,卻一心嚮往絕對權威和第3或更長任期。多位政治觀察家都認為,現年68歲的習近平主持通過百年重大成就決議,很明顯就是效仿毛澤東和鄧小平,利用一個歷史性的決議,拉抬自己的身價和權威,為在明年的20大上力排異議、成功連任而鋪平道路。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代精華,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的飛躍,”決議如是說。

自從鄧小平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來,特別是美國等西方國家接納和支持中國融入國際體系以來,在勤勞的中國人民辛勤奮鬥下,中國的經濟的確發展迅速,目前已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但是自從習近平主政以來,中國與包括美國和歐洲在內的許多國家的關係卻急轉直下。習近平自認為中國的治理模式優於西方,口口聲聲要探索不同於西方的發展模式,在國際事務中放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時時處處強勢衝撞,連外交官都要扮演戰狼角色。而在內政上,更是強調一切聽命於黨,一切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打壓懲罰異議,在新疆、香港等地以各種借口侵犯人權。習近平在內政和外交上的魯莽作法,不僅在國內外引發民怨,讓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而且在南中國海和台海等地引發和升高緊張情勢,讓很多國家的很多人產生對擦槍走火的嚴重擔憂。

中共百年重大成就決議不僅沒有提及中國近年來在習近平主導下的政策給中國的內政外交帶來的困難,反而對習近平極盡吹捧拔高之能事,讓人不得不聯想到毛澤東時代曾經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個人崇拜是否在習近平手上再次死灰復燃。

“黨確立習近平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反映了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心愿,對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對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具有決定性意義。”

決議承認腐敗是中共長期執政的最大威脅,聲稱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也決不能輸的重大政治鬥爭,“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敗分子,就要得罪十四億人民”,必須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依紀依法設定、規範、制約、監督權力…要有案必查、有腐必懲…堅定不移“打虎”、“拍蠅”、“獵狐”。

決議提出,要警惕和防範西方所謂“憲政”、多黨輪流執政、“三權鼎立”等政治思潮的“侵蝕影響”;鼓吹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兩手抓、兩手硬,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發展,振奮“民族精神”,凝聚“民族力量”。

決議強調中央對港澳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聲稱要堅定落實所謂“愛國者治港”和“愛國者治澳”。決議還表述要堅決反對所謂“台獨”分裂行徑,反對外部勢力干涉,牢牢把握兩岸關係主導權和主動權,一定要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

雖然決議的重點是總結中共百年的重大成就,決議中也提到中共犯過的一些錯誤,例如當初錯誤發動“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被嚴重擴大化的反右派運動以及毛澤東錯誤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決議將“六四天安門慘案”輕描淡寫地描述成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導致的一場“嚴重政治風波”,而“黨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幟鮮明反對動亂,捍衛了社會主義國家政權,維護了人民根本利益”。

決議雖然總結的是中共百年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其實主要篇幅和重點還是將習近平量身打造成可以和毛澤東和鄧小平並駕齊驅的中共最高的政治領袖和權威,為他明年在中共20大上成功謀取第3任期、甚至更多任期做理論和輿論鋪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