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DNA之间的常识防栏

0

美中首脑会谈之前,拜登强调:「人权是美国的基因」。在视像中习近平回应:中华民族血液中没有侵略他人、称王称霸的基因。

有朋友传来旧文,温馨提示:还记得多年前一次有人对你关于「民族基因」的狂妄挑战? 「你始创的的民族DNA论,不知不觉,已经全球引用」。

哦。不敢当。

民族当然有文化基因,如果这就是「种族主义」,拜登首先就是种族主义者,因为他说的Human rights part of US DNA,暗示美国国民性的人权自由DNA ,中国人天生缺乏,中共更不懂,有一种独特性(exclusivity)。以左胶标准,这是暗中强调美国立国时华盛顿杰弗逊等人权宣言中流露的白人基因,当华人和黑人也移居美国之后,宣誓入籍,亦须后天认同美国十三州独立时此一初心。因此,引用某在中国教书的白左教授,攻击袁国勇之中国人不应该食蝙蝠,拜登之言,是一种「文化殖民主义」,更是一种「基因优越论」。

至于「小农基因」,我早已设计了陷阱:「小农」一词,与「小资产阶级」(Bourgeoisie)一词一样,只是一种客观陈述,本身不带贬义。小农勤劳于耕种,喜欢进食,因为恐惧饥饿,也努力赚钱谋生。中国人的思想行为有小农DNA,只须看一次中国社会学家费孝通的「乡土中国」就明白,根本不必费唇舌解释。一见「小农基因」就自觉「受辱」而哗哗大叫的任何中国人或香港知识分子,他们自己的潜意识中歧视农民阶级。

二十年来,我见到周围此等小脑条件反射的中国人或香港人很多,他们每测必中的族内阶级歧视和民族自卑感,早已见怪不怪。

或许太多人感觉到这个名词简洁准确的威力,曾挖尽心思加入反驳。有的人说这是生物遗传学的名词,从事文学的人没有资格借喻。有的人声称此说「过时而不严谨」。可惜,经历时间考验,在美国自由派总统拜登一言九鼎的宣言面前,种种半桶水的无力「反击」,全部不攻自破。

一个世界公民的文化人,在全球化之下,当然对不同肤色的民族的世代遗传的固有行为大感兴趣。民族性永远是文化比较学的核心课题。中文的著作和论述我不想再引述,在英语世界里,以欧威尔最有趣味:
Spaniards are cruel to animals, Italians can do nothing without making a deafening noise, the Chinese are addicted to gambling. Obviously such things don’t matter in themselves. Nevertheless, nothing is causeless, and even the fact that Englishmen have bad teeth can tell something about the realities of English life.

当然,证诸今日之网民,中国人普遍之缺乏逻辑思考,比起嗜赌和食猫狗蝙蝠,是内向的,也不Causeless。

所以我强调:要以常识(Common Sense)为经、理性为纬 —— By the way, 拜登也刚训示,美中关系须要建立多重「常识防栏」(need to establish “common-sense guardrails”)。这一点,对于四周你发现越来越多的愚人和蠢话,不论是政客还是所谓学者,在一个网络病毒蔓延的世代,每一个人都要建立自己的常识防栏。

Common-sense guardrails 这个新名词的始创权,我会很高兴地让给拜登。

对,我知道他称黑人为Negro,会见英国首相约翰逊时疑似大便失禁,国际气候会议时也放了一个响屁,但我对拜登一向根据事实判断。 In a sense, I just sort of begin to like this guy. 他的拥趸例外。
抗御愚昧,建筑常识和理性的防卫栏,如同打两针辉瑞还不够,还要再加一针(Booster), 不断巩固你的思维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