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竞争:具中国特色的新香港选举 缺民主派 料投票率大降

0
33

全港约470万名选民下月19日可于153名候选人中选出90人成为新选举制度下的立法会议员,但当中不会包括传统的主流民主派候选人,只有逾十名被归类为非建制的自称或曾经民主派人士在建制派帮助取票或中联办「关心」后获得提名,其中一人甚至曾上载被港府视为「港独」的图片,仍获资格审查委员会「开绿灯」,使选举可以一如中港官员事前强调般,区区有竞争,并非「清一色」。但舆论一般估计,投票率可能会较上届大跌一半至二、三成。

身兼资格审查委员会主席的李家超,今(19日)早公布审查154名参选人的资格审查结果,出乎意料地有一人不获通过审查,因为一般预料,以新选举制度需要在建制派天下的选举委员会各个组别均至少取得两人提名的情况下,只有获北京认可的「爱国者」方能成为参选人,理论上不会有非爱国者可获提名,结果发现,被裁定资格无效者是参选功能界别医疗卫生界的刘子进,原因是他受雇于政府部门当兼职工作,按立法会条例,身为公职人员是没有参选资格的。

现时未知刘子进为何在法例订明临时公务员亦不可参选的情况下仍然参选并获得提名,而另一个不清晰的,则是参选九龙中地区直选、「自称非建制派」的前不同民主党派成员谭香文获通过资格审查。翻查资料,谭香文在2019年12月曾于在社交网页上载「五大要求,缺一不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图片,而早前数十名区议员因曾展示相同口号而被指不符合效忠特召政府和拥护基本法的标准而褫夺区议员资格。李家超被记者要求解释时表示,会综合考虑事发时的环境和法律等因素,强调每宗个案有其独特的事实与环境,没有一宗个案会与另一个案的情况完全一致,而港府引用的标准是一致的,否认是为了令选举不是「清一色」而放宽入闸门坎。

他坚持,通过资格审查的候选人,有建制、非建制及独立人士,亦有来自不同不同政治光谱、背景、阶层的人士,符合均衡参与及广泛代表性的原则。结果亦反映,资格审查工作并非搞「清一色」,令反对修改选举制度的抹黑不攻自破。

通过资格审查的153名候选人,将会竞逐90个议席,竞争率为2.2人争一席,较上届的3.4人争一席,竞争激烈程度大减。有关结果与新选举制度大幅减少功能组别选民和为民主派人士设限而达致,主流民主派政党成员因不满制度或预计难以取得提名而缺席是次选举,但李家超表示,市民可以有不同想法,有一部分人因为自身政治立场而反对新选举制度,但他认为,完善后的选举制度能选出真正为香港解决问题、做建设而非破坏的立法会议员,更非以「两制」抗拒「一国」的破坏性议会。

计划竞争 田北辰指所谓非建制只是在建制插多支旗

早在上周五结束的提名期内,非建制派争取提名的消息已打破不少民主选举常规。首先是离选举尚有不足两个月,参选人仍不愿透露参选意向,原因之一可能是操盘人未拍板;其次是选举工程迟迟未有展开;再者是「非建制」政团和人士需要在提名期后期「告急」,最后有逾十名非建制派或自称独立人士成功取得足够提名票。结果,地区直选中,除了新界北之外,出现区区都有「自称非建制派」人士参选,不少报章以区区「有竞争」作为标题。

但曾是政协的实政圆桌议员田北辰报名时公开质疑「非建制派」的定位,声称对他而言,这班「非建制,只不过喺建制入面插多咗支旗,改咗个名。」

这便难难怪这班曾经或自称民主派的「非建制派人士」在提名期最后一星期获建制派襄助下取得足够提名票,例如遭民主党开除党籍的黄成智,是在全国侨联副主席卢文端协助下获得提名,而在此之前,北京政府驻港的中联办官员曾两次致电他,关心他是否参选;2019年以素人姿态胜出区议会选举的刘卓裕,声称有知名商界人士联络他,他获对方「接见」及解释理念后,对方称已提名他人,但就「转介好多提名给我」;而作为特首智囊的汤家骅所创立的民主思路,原拟派出四人参选,但首星期仍没有一人取得足够提名,他其后公开呼吁选委「给他们一个机会」,之后有一名成员入闸。至于建制派的胡定旭则表明,会预留提名给非建制派,故此提名揭露沙中线铁路丑闻的潘焯鸿。

地区直选若只有半年时间宣传已属仓卒,但在新立法会选举中,在离投票只有一个多月时,一些非建制派人士突然改变空降的选区,例如民协的冯检基、新思维的黄俊琅和潘焯鸿,都曾经表示有意循九龙西出选,但后两者最终分别改为空降新界西和港岛东参选。另外,民主思路成员黄颖灏亦承认,有人游说他转区。

经过一轮操作,终于达到区区有竞争的计划目标。当然,其竞争激烈程度与上届立法会是不可相提并论,例如上届地区直选,一区可出现二、三十人混战争五个议席,今届「最激烈」的选区,是四人争一席。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撰文称,中国基本上是「等额选举」和竞争性十分有限的「差额选举」,故此选举是未投票已知结果,以此反观今次立法会选举,其选举结果亦早在提名完结时大致抵定,各种政治计算和交易、讨价还价等,皆在提名拍板前于黑箱里操作,因此,「提名而非投票,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选举』最关键和决定性的部分」。

作者: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