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召開“網絡文明大會” 何謂“網絡文明”?

0

中國國家網信辦公布新版的網路新聞稿源“白名單”,並宣稱推動網路文明、凈化網路空間,外界質疑是下一階段加強網路監管內容的手段。 (路透社)

中國對互聯網的管制動作日新月異,日前還舉辦首屆“網路文明大會”。在此之前,中國國家網信辦還公布了新版的網路新聞稿源“白名單”,試圖壟斷中國網絡上的內容。這難道就是中國所謂的“網絡文明”嗎?

中國政府繼整頓網路大平台、政商娛樂演藝圈大V微信、微博、飯圈之後,19日在北京召開首屆“中國網路文明大會”。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賀信中指出,近年積極推進互聯網內容建設,弘揚新風正氣,深化網絡生態治理,網絡文明建設取得明顯成效。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擔當責任,廣大網民等要發揮積極作用,塑造和凈化網絡空間。

習近平下令“凈化網路空間”

中宣部長黃坤明說,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在網上大力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營造更加清朗的網絡空間,涵育廣大網民特別青少年愛國情懷,凝聚強大精神力量。

中央網信辦副主任盛榮華也指出,要讓中共的創新理論透過網路“飛入尋常百姓家”,之前已經推出一系列專項整治行動,像“清朗”、“凈網”、“護苗”這些專項行動,“將堅持不懈地抓下去”。

陳破空:當局搞極左路線的新招

對此,旅美中國時事評論員陳破空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所謂是否符合網路道德文明的標準,都是以共產黨標準說了算。

陳破空說:“就是接受黨的領導,要這些小粉紅、老粉紅去幫助黨清網。這是另一種文革、網路文革,就是要互相監視、舉報,按照黨的要求去互聯網發表言論,這是習當局搞極左路線、搞閉關鎖國新的一招,加強言論管控、加強互聯網屏蔽,進一步把中國互聯網當成一個區域網,跟文明世界切割。”

中國國家網信辦公布新版的網路新聞稿源“白名單”,並宣稱推動網路文明、凈化網路空間,外界質疑是下一階段加強網路監管內容的手段。(路透社)

中國國家網信辦公布新版的網路新聞稿源“白名單”,並宣稱推動網路文明、凈化網路空間,外界質疑是下一階段加強網路監管內容的手段。(路透社)

陳破空認為,中共官員善於使用厚黑學語言:“他們講出來的話都是很高大尚的,什麼‘飛入尋常百姓家’,意思就是怎樣把黨的語言化作通俗語言讓老百姓接受。以民間扮演宣傳機器第五縱隊,在微信、微博上編故事,要接地氣。”

中國網信辦再公布1358新聞稿源“白名單”

中國政府向來以官媒“新華社”控制中國媒體報導角度和內容,中國國家網信辦10月進一步公布《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名單》,涵蓋1358個單位,被稱為新聞稿源“白名單”,以此限制網路新聞採用範圍。中央網信辦新聞發言人謝登科說,這份名單將采嚴格動態管理機制,對新增申報單位,將按照“成熟一批,增補一批”的原則,及時在中國網信網上更新發布。

德國之聲另報導,中國國家網信辦11月14日公布一份法規徵求意見稿,其中提出數據處理企業赴香港上市,應按規定申報網路安全審查。此外,草案還明確提到,任何個人和組織,不得提供翻牆工具,否則將面臨高額罰款,甚至刑事責任。

江雅綺:雙管齊下打壓百姓知的權利

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副教授江雅綺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過去中國政府對網民翻牆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則要收緊翻牆行為,讓中國使用者無法從中國內部新聞報導得知的訊息,也不能從外部獲得。

江雅綺說,“這事看來一個對內、一個對外,內部的資訊,我就是整頓只能有白名單上的資訊,你想對外找資訊也不讓你出去,內外雙面都加強管制。你不能出去只能看內部訊息,內部訊息透過白名單或打假訊息的法律管控,你能看到的內容當然是經過過濾的、所謂非常良善、正確的內容。”

江雅綺指出,中共的說法是“凈化”、比較乾淨、健康、打假等等,而“內容治理”就是由政府治理、政府控制,恐怕將以“打假新聞”之名,行更嚴厲的網官之實。

江雅綺質疑:“網信辦會說什麼是白名單,白名單之外就是假的、黑的。誰決定白名單?政府、網信辦決定什麼訊息正確、真假,如果去傳播政府認為真實正確訊息之外的內容會被處罰,就變成政府控制網路內容。”

江雅綺認為,這表明了中共對網路加強控管的趨勢。從先前以網路安全為理由,對數位大平台進行整頓;加上近期公布“個人訊息保護法 ”,加強管控資料出境;現在則針對論壇內容的提供者,如媒體、內容業者或個別使用者進一步在企業網安之外控制“內容”。

江雅綺提到,中國政府目前看來是局限在管理新聞內容,要注意的是未來會不會進一步對學界、企業對外的資訊交流設限或審查?

劉維公:強化司法獨立有助改善網路亂象

台灣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劉維公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指出,全世界政府都受到假新聞、網軍攻擊威脅,網路倫理該如何規範?相當棘手。“管理”涉及“言論自由”,但網民往往強調網路言論自由,卻忽略應負起的言論責任,包括杜絕假新聞的攻擊,或針對帶有特別政治目的的網路言論的操控。至於中國大陸使用“文明”兩字,常有他特有時空脈絡,是不是變成威權統治的方式?值得關注。

劉維公提醒,網路社群媒體已變成所謂宣傳機器,透過演算法,造成同溫層、極端化、兩極化的問題。臉書近來就出現吹哨者指出,臉書往往為了公司集團的龐大利益,將假新聞、對傷害青少年身心的內容等嚴肅課題擱置起來。

劉維公說:“社群媒體或是網路,事實上是非常大的生意,它不是單純言論表達的園地,不是完全沒有商業介入和資本主義邏輯在,它事實上是有的。它常為了想刺激點閱率,透過演算法放大,它知道偏激的言論、尤其是負面的言論,可引發更多點閱、按贊數,它就利用這個方式賺取更多媒體廣告的收入,媒體經營者必須落實他在公司治理上被賦予的責任。”

劉維公並指,最終應做到司法獨立,強化司法層面,對逾越法律規範的行為應該予以嚴懲,網路霸凌、獵巫不應被視為常態。政府該不該以及如何去規範,都是應該嚴肅面對的課題。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