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催生措施失靈,中國人口出生率和結婚率跌跌不休

0
北京一所家政服務培訓學校的學員們正學習如何照看嬰兒(路透社2018年12月5日)

星期天(11月21日)公布的《中國人口年鑒》還顯示,去年結婚登記人數較2019年減少113萬對,呈現2013年以來連續7年下降,創下自2003年以來近17年中的新低。中國官媒《新京報》指出,中國結婚登記人數連年下跌首先是年輕人數量下降,其次由於結婚成本升高、工作壓力大、女性的教育水平和經濟獨立程度大幅提高等原因,中國當代年輕人的結婚意願普遍下降。

人口出生率和結婚登記人數的雙雙下降讓已經缺乏勞動力和社會老齡化問題雪上加霜。

曾經長時間嚴格實行一胎化政策的中國政府,面對日益迫近的人口危機,已經改變政策,開放二胎和三胎,但是由於生活成本暴增,房價居高不下,醫療保健不足等多方面原因,中國民眾的生育意願仍然很低。

《中國人口年鑒》沒有解釋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原因,但是人口學家此前曾表示,育齡婦女人數較低以及育兒養兒成本高企可能是民眾不願生育的原因之一。

人口年鑒指出,去年中國城鄉人均教育、文化和娛樂開銷以及健康醫療服務支出有所下降,而家庭收入卻有所增加。此外,住房成本也有升高。

英國衛報在報道這一新聞時指出,中國的人口困境的起因還是始於1980年的一胎化政策,這一政策一直延續到2015年前後。但是在很多沒有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其實人口出生率也一直在下滑,尤其是在東亞國家,所以出生人口減少也可以說是一個全球性的趨勢。

為了提升人口出生率,中國中央政府以及全國各地的地方政府放寬了二胎與三胎的政策,減輕育兒與教育的成本負擔,甚至對尋求離婚的夫婦實施一段強制性的“冷卻期”。

人口年鑒顯示,去年中國的離婚率出現了至少自1985年以來的首次下降,達到430萬對。但是登記結婚的人數也在下降,去年共有814萬對新人領取結婚證,比前一年的927萬對減少113萬對。

英國衛報引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研究員易富賢博士的話說,在鼓勵生育問題上,中國政府正在做日本政府已經做過的事,“而前者並沒有後者那麼有錢”。

“日本可以提供免費的醫療照顧和教育,但是中國卻不能,”易富賢說。

曾經著有“大國空巢”一書的易富賢認為,中國的低生育率受到很多社會習慣和意識的影響,而政府長時間的一胎化政策也固化了一些大眾的思維。

“絕大多數人像政府曾經推動的那樣,只想要一個孩子,他們也習慣於只要一個孩子。雖然政策已經發生變化,但他們就是不想要第2胎或第3胎,”易富賢告訴衛報。

“在可預見的將來,中國政府能做的並不多,因為日本能做的全都做了;而中國如果要做根本的改革,也必須考慮社會和經濟承受度。這裡的難度比1979年的改革開放還要大,我不清楚中國政府是否有這麼大的魄力,“易富賢說。

星期天公布的數據沒有包含各個省市自治區的分類人口出生率數據。彭博社報道說,過去公布的數據曾顯示新疆的人口出生率也有顯著下降。彭博社說,一位當地官員今年早些時候說過,新疆人口出生率下降是因為控制“計劃外生育”政策的影響。但是有分析人士認為,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人口出生率不合比例下降是北京打壓的結果。

中國政府否認這些指控,強調全國的少數民族父母生育意願下降是因為包括尋求更好教育以及迅速城市化等因素所致。

彭博社說,新疆的人口出生率也可能在新疆公布其自己的統計年鑒時得以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