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美台經濟繁榮對話可為美台自貿協定開一扇門

0

第二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華盛頓時間2021年11月22日晚間、台北時間23日在早上在兩地通過視頻方式舉行(台灣外交部照片)

華盛頓 —美台在上星期舉行的“經濟繁榮夥伴對話”中討論了被拜登政府視為優先政策的供應鏈韌性、數字經濟、5G網絡安全及如何應對中國經濟脅迫等重要議題,雙方經濟領域的接觸正在深化中。專家認為這個對話有可能為美台協商自由貿易協定開啟一扇門,與此同時,一份新發布的報告也說,與中國相較,後疫情時代台灣在全球供應鏈中最大的競爭優勢就是“信任”。

拜登政府延續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在美東時間11月22日晚間與台灣舉行了第二屆“經濟繁榮夥伴對話”(EPPD)。美方主持對話的國務院經濟增長、能源及環境事務副國務卿何塞·費爾南德斯(Jose Fernandez)在對話結束後接受美國之音駐國務院記者專訪時說,雙方進行了很好的對話,從華盛頓時間晚間6點一直進行到11點才結束。

“我們與台灣有非常強勁的關係,它是我們第10大市場。”費爾南德斯說,會中討論了對彼此都很重要的議題,例如供應鏈、經濟脅迫及科技的改變等,這些意見交流可以深化彼此人民間的關係及美台經濟夥伴關係。

第二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華盛頓時間2021年11月22日晚間、台北時間23日在早上在兩地通過視頻方式舉行,右3為美方主談者副國務卿費爾南德斯(台灣外交部照片)第二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華盛頓時間2021年11月22日晚間、台北時間23日在早上在兩地通過視頻方式舉行,右3為美方主談者副國務卿費爾南德斯(台灣外交部照片)

“我想,你會看到這次對話中的一些建議得到實施。例如,我們將開始在兩個私營部門之間建立私營部門的聯繫,以確保台灣和美國都能從我們深厚的經濟聯繫中受益。”

關於如何應對中國的經濟脅迫,費爾南德斯說,人們已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過去多年來在許多地方的施壓作為,因為它不滿意那些地方採取的一些經濟行動,例如在日本、澳大利亞,以及最近的立陶宛,美國能做的除了首先對那些被施壓的國家提供道德支持及發表支持聲明外,還可以提供被中國取消的出口信貸。

“所以,我們能做的事情很多。我們與台灣討論的要點之一是,美國在今後可以做些什麼來預測並試圖反制中國方面的經濟脅迫。”

拜登政府上台後持續支持擴大台灣國際空間,除了透過美台之間的《全球合作及訓練架構》(GCTF)擴大台灣的多邊參與外,也力挺台灣有意義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他聯合國體系。

第二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華盛頓時間2021年11月22日晚間、台北時間23日在早上在兩地通過視頻方式舉行,中間穿白衣者為台灣主談人經濟部長王美花(台灣外交部照片)第二屆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華盛頓時間2021年11月22日晚間、台北時間23日在早上在兩地通過視頻方式舉行,中間穿白衣者為台灣主談人經濟部長王美花(台灣外交部照片)

美台雙邊關係在經濟領域停滯不前是特朗普政府最受到國會和政學界人士批評的地方,拜登政府今年夏天恢復了與台灣停頓多年的《貿易及投資架構協議》(TIFA)諮商,也再次舉行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這些政治動作使得一些擔憂台灣被中國孤立、被地區經濟體系邊緣化的人開始對美台經濟關係的前景感到樂觀。

美台自貿協定有可能

在全球台灣研究所上星期針對擴大台灣經濟空間舉行的視頻論壇上,創辦GC3全球商業諮詢公司的前美國在台協會商務組組長古孟德(Terry Cooke),在答覆美國之音關於“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是否有助於美台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提問時就認為,“這是有可能的。”

古孟德說,拜登政府一直都清楚表明,疫情後對全球和美國的經濟復原來說,最重要的議題就是健保、應對疫情的準備、供應鏈韌性、數字經濟及半導體等,台灣在這些領域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拜登政府也體認到台灣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因此我認為,是的,這將開啟可能導向自由貿易談判的一扇門。”

哈德遜研究所日本項目副主任萊利·沃特斯(Riley Walters)也說,他希望EPPD能促成美台自貿協定,他期盼這個對話與之前的美台之間的TIFA諮商能夠“說服拜登政府扣下扳機”與台灣進行自貿協定談判,他認為“國會將非常支持美台之間有一個自由貿易協定。”

不過沃特斯也警示說,他希望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EPPD不會成為一個美台自由貿易協定的替代品,因為以TIFA的例子來說,這個框架就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視為美台正式貿易協定的替代品,認為有了TIFA雙方即無需啟動正式的自貿協定談判,因此儘管他希望EPPD能夠通往美台自貿協定的目標,但他也擔憂,或許有人會認為EPPD已足夠作為自貿協定的替代品。

沃特斯說,雖然美台在TIFA及EPPD外還欠缺一個自貿協定,但美國仍然可以在台灣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申請過程中發揮支持力量。他說,台灣的申請案面對中國因素的政治挑戰,雖然美國不在CPTPP當中,但美國可以扮演一個支持角色,因為華盛頓與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等CPTPP成員都有很強健的關係。

經濟對話平台未來發展

在美台透過EPPD深化經濟關係的同時,一些人也在思考這個經濟對話平台的未來發展。

威爾遜中心亞洲項目代主任後藤志保子(Shihoko Goto)說,EPPD是美台雙方在許多實質議題上對話的平台,但這個對話本身也具有極為重要的象徵意義,例如這次對話討論了半導體及對疫情的防控,這些是被拜登政府視為重要的優先事項,也是台灣有出色表現的領域,特別是台灣在疫情初期的防控作為以及對世界各國捐口罩和個人防護設備等,都“證明了台灣在全球舞台的存在。”

她說,當世界還在抗擊疫情的時,台灣卻被國際組織,不僅是聯合國本身,還有世界衛生組織邊緣化,“這已經被全世界視為是一個損害。”

後藤志保子說,EPPD不僅是一個提供美台強化雙方關係的平台,同時它也凸顯出台灣的民主治理模式,它允許政府對人民的聲音做出回應,這切合了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期望和目標,因此她預期未來將見到美台更全面的夥伴關係,因為台灣在半導體生產能力、科技與專業知識的優勢都使更多人意識到灣的本體性,以及它的興盛民主,因此她也希望未來這個對話能擴大到超越國務院或商務部的其他部門。

哈德遜研究所的沃特斯則對EPPD是否如美台GCTF雙邊機制擴大到加入其他成員有所猶豫。他說,一旦有更多成員加入就必須考慮到所有參與者是否能對討論議題和結論有共識,他認為EPPD應該專註於美台雙邊關係的合作,如果要在一個更多成員的平台上討論相關議題,“四方安全對話”(Quad)會是一個更適當的機制,因為它是一個非正式框架,未來應該可以考慮擴大規模讓更多有興趣夥伴參與。

不過沃特斯也提到,其實在EPPD涉及的議題中已經有一些是可以擴充參與者的,例如國務院的“潔凈(可信)網絡”(Clean Networks, Trusted Networks)倡議,這是美台這次對話中一個重要的討論議題,也是美國希望能在地區拓展的倡議。

信任是台灣的競爭優勢

就在美台EPPD討論供應鏈合作之際,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一個新發布的報告指出,未來台灣在全球供應鏈中比中國更具競爭力的優勢就是“信任”。

這份關於台灣在全球供應鏈出現的新機會的報告說,後疫情時代全球供應鏈的逐步重整將為台灣帶來一些新機會,相較於已經廣為人知的半導體而言,台灣最具潛力卻尚未取得更多市場的兩個重要領域是“生命科學”(life science)及“更安全軟件”(safer software),前者包括生物技術及精準藥品,後者包括軟件測試、驗證及發展。

報告作者之一,卡內基基金會副總裁方艾文(Evan Feigenbaum)星期二在報告發布會上說,在美中競爭的大格局下,供應鏈是否安全也涉及政治風險,在這種考量下,“信任”將是台灣最大的競爭優勢。

他說,“我們的核心論點是,對台灣來說,信任將是最關鍵的變數及競爭優勢。為什麼?因為舉例而言,中國正在進行令人印象深刻及大規模的生物技術擴張,那嚴重依賴它在規模上的優勢,這是大約只有2400萬人口的台灣不可能複製的。不過信任就是台灣最有價值的貨幣了。”

與中國對比,方艾文說,這就代表台灣的良好治理,信任來自於對台灣完善的民主運作,包括對思慮周全的法規和行政程序的信任,以及對高質量公共數據的透明化搜集、使用及管理的信任,因此報告從台灣如何擴大國際夥伴關係為出發點,對台灣如何在政策及法規的改善提出建議。

在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結束後,美國國務院在一個聲明中說,美台雙方都歡迎這個對話,它是一個“深化彼此合作並加強兩個經濟體間經濟夥伴關係的機會。”

台灣外交部也表示,美台都認為有必要加強與理念相近國家的協調合作,“共同應對違反國際貿易規則的經濟脅迫”,雙方也決定明年在EPPD框架下舉行第四屆美台“數位經濟論壇”,並在美台科技合作協議框架下舉行首屆雙邊科學技術會議。

對於美台舉行“經濟繁榮夥伴對話”一事,中國政府表達一貫反對華盛頓與台北交往的立場。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11月24日的例行記者會上針對這個對話表示,中國一貫堅決反對建交國“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與台灣當局展開官方往來,美方應該“立即停止提升美台實質關係,停止與台灣進行任何形式的官方交往與接觸,停止向‘台獨’勢力發出任何錯誤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