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习近平——脆弱的超级强人

0
 粤语组制图

2018年年初,习近平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并为此修改了宪法。从那以后,没有人能制约他,也没有任何规则能限制他。他已经不仅仅是政治强人,而且是个人专权专断专制的超级政治强人。

习近平和大多数中共领袖一样,害怕混乱、害怕动荡、害怕不稳。但和邓小平、江泽民与胡锦涛不一样的是,习近平把所有党无法控制的地方和人员,都看成是必然产生混乱的来源,包括官员腐败、科企暴富、房地产危机、媒体曝料、金融圈钱、娱乐圈的「娘炮」等等,都是中共失控造成的混乱。因此为了治乱,党必须在一切领域说了算。习在执政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把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共曾经放开的党对社会的控制,统统收回。他坚信「东西南北中,党应该领导一切」。他还坚信,「逢乱世统治者必需用重典」。因此,习近平在过去的几年中,用极为严厉甚至严酷的手段,压制党内和社会上所有不同声音,有时甚至赶尽杀绝。习一方面用重典治乱,另一方面自诩核心,用「两个维护」、「四个意识」,要求党内高层无条件拥护他甚至崇拜他。海外对他的批评铺天盖地,但是他不在乎世界会如何解读他成为中国极权统治的超级强人。

但是习近平的超级强人统治,不可能没有裂缝和缺口。一个掌握大权近十年的强人,从未间歇地清洗党内高层,而且还变本加厉地要求全党「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这只能说明,他统治的裂缝和缺口是真实存在的,是始终存在的。他自己内心的担忧与恐惧,也是真实存在的和始终存在的。正是这些裂缝和缺口,制造了习近平的强烈不安全感。

他的不安全感首先来自党内。他担心党内有人不服从他的强人统治,担心他的亲信和小圈子里的人马对他不够忠诚或者不是绝对忠诚,唯恐他的下属会像裂缝的鸡蛋,被苍蝇盯住不放。尽管他现在已经在党内建立了至高无上的权威,但是这种担心和恐惧,并未离他远去。当他破坏了邓小平的废除中共领袖终身制和主张集体领导的规则和秩序,立了自己的独裁规则和秩序之后,他知道,党内绝不可能没有反对声音。但是任何反对声音和反对势力,要么被湮灭或剪灭,要么以反腐的名义被拿下,要么以反对习核心的理由被废黜,要么就是被说服或被绑架在习近平民族复兴的战车上。

此外,习近平还担心党内有能力并且有不同想法的人对他的强人统治不利,所以声讨党内野心家和阴谋家,总是时不时地挂在他嘴上。这显示了他外在超强,内心脆弱的一个方面。有不少迹象显示,曾经为习近平打老虎反腐立下汗马功劳的王岐山,最近日子有些不好过。敲山震虎历来是王岐山当习近平反腐钦差大臣时惯用的手段,如今习近平用它来「请君入瓮」以整肃王岐山势力,并且步步紧逼,似乎王也处于危局之中。和王岐山有密切关系的航空公司、媒体、金融界、中纪委、中央巡视小组等部门,都受到威慑和整肃。至于王岐山是否赞成习的超级强人统治?是否赞成习用重典治乱?是否赞成习民族复兴的timeline?则需另文讨论。

当然,习近平也担心党内民意反对他。《人民日报》最近关于第三份历史决议的文章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文章称在闭门举行的全会分组讨论中,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之间发生激烈辩论,争辩的焦点就是如何看待关于前两份中共「历史决议」的问题;由于党内各派对前两份决议争持激烈,最终习近平明确表示,「第三份历史决议」不能否定前两份「历史决议」。有人因此而分析说,最后通过的「第三份历史决议」是习近平不得不妥协的结果。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

总之,一边清洗党内高层,一边要求全党维护自己的核心地位,这样的人只可能是一个脆弱的强人。而这个人的不安全感,主要来自于党内,特别是来自那些跟他关系密切并且有想法、有能力的人。这让人联想起斯大林(港译史太林),他晚年总是疑神疑鬼,每天都活在恐惧之中。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