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新疆:維吾爾人捐建穹頂被毀;萬豪向世維會道歉

0

新疆的一個清真寺。(Public Domain)

中國當局拆毀了一名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在他的故鄉新疆所建造的公園內的穹頂,該處為當地人提供了一個露天場所,可以安靜地沉思古蘭經。而萬豪酒店就拒絕舉辦布拉格會議向維吾爾倡導組織道歉,該酒店一位發言人並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拒絕與連鎖酒店的政策不符。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有關情況。

據買買提土赫提.伊敏說,他支付了 31,300 美元在中國陷入困境的西部地區托克扎克鎮楞格爾村建造了這個公園,政府當局已在那裡推動消滅維吾爾人的宗教和文化影響。

買買提土赫提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想給當地人,包括他的孩子和孫子,一個祈禱的地方,並作為他與祖國分離的悲痛的發泄口。穹頂位於他在布維赫尼姆公墓的墓地旁邊,他在公園裡種滿了鮮花和果樹。他還在現場建造了幾棟房屋。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我聽說他們把它拆了,”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買買提土赫提使用衛星定位地圖確認穹頂已被拆除。他原希望該遺址將成為他在喀什的最後安息之地。

中國政府發起了一場運動,以消滅居住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 1200 萬穆斯林維吾爾人的宗教和文化遺產。

買買提土赫提在土耳其生活了半個世紀,他說他被告知,他的 10 個孩子和孫子,他的第一任妻子的後代,被帶到“再教育”營或被判入獄。自由亞洲電台聯繫到的楞格爾村官員說,買買提土赫提的七名子女和孫子女仍在監獄中。

買買提土赫提參加了維吾爾人在中國駐伊斯坦布爾大使館前舉行的示威活動,要求得到新疆失蹤家庭成員的消息。他說,

“因為我在 土耳其,他們說我是恐怖分子、分裂主義者,”他說。 “他們說我試圖分裂祖國,說我去了廣播和電視台,說我在廣播中分享了新聞,他們說了很多無意義的話。”

一名在楞格爾村 2 村工作的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警方沒有參與拆毀買買提土赫提建造的穹頂。她說,

“警方不知道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而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長說,穹頂被拆除的那天下着雨,他在公園裡,當地警察沒有介入。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在一次會議上,他們說穹頂將被拆除,”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這個命令來自鎮政府。第二天,我們沒有進入辦公室,而是去穹頂拆毀了它。”

他補充說,工人們拆除了穹頂的最高部分,帶走了木頭,並清理了該區域。

買買提土赫提的祖先安葬在楞格爾村,他和第一任妻子的五個孩子都在那裡出生長大。

儘管他離開了該地區,但他說他仍然感到對社區有義務。此前,他曾在楞格爾村建過一所小學。

他的公園坐落在靠近山坡的 150 畝土地(25 英畝)上。 2009年,買買提土赫提出資修建了花果樹園和四邊開放的穹頂。他表示,

“穹頂在河岸邊,距離河水大約 10 到 20 米(33-66 英尺),所以我們會去取水,然後用鍋和桶把它帶回來。我的孩子和孫子會幫忙。”

在穹頂旁邊,買買提土赫提為自己建造了一塊墓地,象徵著他打算在家鄉安息的夢想。他說,

“我在花園上取得成功後,穹頂成為人們想要來坐坐的那種地方。人們會說,他們想去哈吉的花園裡坐坐。” 哈吉是對完成在沙特阿拉伯聖城麥加的朝聖的穆斯林的敬稱。

2017年,買買提土赫提察覺到自己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便回到故鄉,期待他能在那裡度過人生最後的日子。但他遇到了過去自己從未經歷過的情形。

以前曾表揚他在鄉鎮的金融投資的地方當局,現在把他軟禁起來,不准他離開自家的院子。他最終被迫離開曾經打算回到那裡度過餘生的喀什。

在過去的四年里,買買提土赫提曾多次試圖返回喀什,以便將自己的資產分配給孩子們,但中國大使館拒絕了他的簽證申請。

此外,布拉格的萬豪酒店以“政治中立”為由,拒絕舉辦最近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不過近日已向該組織道歉。

據美國阿克西奧斯新聞網Axios十一月十八日報道,布拉格萬豪酒店拒絕舉辦 11 月 12 日至 14 日的活動,該新聞網並引用了萬豪酒店於 10 月 1 日發送給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 (WUC) 代表的電子郵件。

總部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倡導維吾爾人的權利,並譴責中國系統性地虐待新疆西部地區的少數民族,政府當局在該地區由“再教育”營和拘留中心組成的龐大網絡中,關押了多達 180 萬人。

最終,來自 25 個國家約 200 名維吾爾流亡人士出席了在布拉格舉行的會議,討論中國當前的局勢並選舉新領導人。

布拉格會議召開前,中國駐捷克大使館譴責世維會是散布宗教極端主義、煽動恐怖分裂活動的反華組織。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項目和宣傳經理祖姆特·艾爾肯 Zumreay Arkin於十一月十九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她相信萬豪屈服於來自中國的壓力。艾爾肯說,

“它給我們的理由不是正當的,因為酒店確實舉辦政治活動。 因此,我們認為一定是中國當局施加了壓力,因為中國大使館發表聲明譴責在布拉格舉辦世維會大會。所以,我們認為肯定有中國的壓力。”

艾爾肯告訴美國阿克西奧斯新聞網,她的團隊已派代表訪問了布拉格萬豪酒店,詢問酒店價格。酒店的活動經理隨後向該代表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拒絕在該酒店舉辦會議。電郵指出,“出於政治中立的原因,我們不能提供具有政治主題的此類活動。”

艾爾肯表示,該組織接觸過的其他酒店都沒有表達過類似的擔憂。萬豪企業媒體關係經理班.傑洛 Ben Gerow 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酒店的回應與我們的政策不一致。”

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我們從事酒店業,歡迎來自世界各地和各行各業的人們,他們代表着許多信仰。我們正在與酒店團隊合作,為我們長期以來的包容性做法提供額外的培訓和教育。”

他說,在阿克西奧斯新聞網的消息公開後,連鎖酒店的一名代表致電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在布拉格的代表並道歉。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稱酒店拒絕舉辦會議“應受譴責、並是懦弱和歧視”。她指出,

“這正是公司不僅需要對供應鏈、業務運營或投資進行調查,而且還需要對有關向誰提供,或在什麼情況下提供,或拒絕提供服務的決定,進行人權盡職調查。”

理查森補充說,這是萬豪第二次“明顯屈服於中國政府的壓力,並因此做出了糟糕的商業決策”。

2018 年,在北京政府關閉其網站後,萬豪國際向中國道歉,並譴責了中國的“分裂分子”。該網站針對將西藏、台灣、香港和澳門列為國家而不是中國地區的客人進行在線問卷調查。

萬豪國際總部位於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在中國經營着 56 家品牌酒店,並在中國另外 有44 個已確認的項目正在開發中。

此外,據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表示,中國當局在全球範圍內對維吾爾人的騷擾越來越嚴重。

一個維權組織的一份新報告稱,中國對維吾爾人的打擊遠遠超出了國界,該組織稱,中國特工追蹤、騷擾和威脅了 22 個國家的穆斯林社區成員。

維吾爾人權項目執行主任奧馬爾·卡納特 (Omer Kanat) 表示,“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跨國鎮壓規模驚人”,從個人被引渡到日常在線威脅,生活在海外的維吾爾人沒有平安。

該報告還表示,私營部門應以所有相關語言(包括維吾爾語、漢語和土耳其語)監控在線平台上的數字威脅,並開發工具來識別國家行動者的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