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民之心:又一房产巨头欠千亿不还 应对房市危机党国有高招

0

前天,11月29日,著名的房地产企业环京霸主华夏幸福发布公告披露了最新偿债进展。目前累计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约为1000多亿元,它的全部金融债务大约2200亿元。华夏幸福的主要投资都集中于环京区域,也就是北京周边地区。在2016年,它的销售额曾经进入中国房企的前10名。然而,由于近年来这些地方的房价大幅度下跌,房子卖不出去,导致华夏幸福陷入绝境。华夏幸福表示,将坚决恪守诚信经营理念,积极解决当前问题,落实主体经营责任,以”不逃废债”为基本前提,稳妥化解债务风险。华夏幸福10月8日最近一次公布的《债务重组计划》,它的2200亿元金融债务将通过五种渠道清偿。其实,无非是变卖资产偿还债务。只是,华夏幸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它的这些承诺基本上都是画饼充饥,根本就缺乏可行性。事到如今,变卖资产并不容易,整个房地产业都处在低潮,打算出售资产的企业很多,打算购买资产的企业却很少。事实上,自2月2日爆雷后首次公告债务违约至今,华夏幸福逾期债务规模由52亿元暴涨了将近20倍。这10个月的时间里,基本上只有欠债,而没有还债。所以,债务越积越多。原因就在于,华夏幸福根本就没有还债的能力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债务仅仅涉及银行和金融机构,并不包括华夏幸福欠下的其他企业的款项。华夏幸福欠下的上下游企业的材料费、工程款,恐怕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也就是说,华夏幸福公开承认的只是它欠了超级大债主多少钱,至于欠下普通债主多少钱,根本就没提。就在今年1月起,华夏幸福就不再给供应商兑付到期商票,许多小企业主焦头烂额,一些商票持有人陆陆续续地去了华夏幸福河北公司、北京公司讨要说法,基本上都毫无结果。华夏幸福账面上的资产大约是4000多亿,至于它的全部债务是多少,外界并不十分清楚,最大的问题就在华夏幸福欠下的其他企业的款项上。目前,华夏幸福连银行的贷款都还不上,欠下其他企业的工程款、材料费,就更没有可能归还了。像华夏幸福这样的企业,如果在香港,或者,在其他法制国家,早就该破产清算了。

 

在类似的企业中,比华夏幸福影响更大的,无疑就是恒大集团了。恒大欠下的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贷款,在恒大的全部债务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恒大欠下的上下游企业的款项,肯定大大超过银行贷款。恒大的全部资产大约2万亿,而恒大的全部债务可能超过3万亿。从这一点来看,恒大其实也已经到了破产清算的地步了。

 

面对恒大数万亿的债务,当局没有出手相助,实际上,当局也没有能力相助。因为,欠下巨额债务的房地产企业太多了,根本就帮不过来。有消息说,中共当局敦促许家印用个人财富缓解恒大的债务危机。实际上,从7月1日至今,为了维持集团流动性,许家印已经通过变卖个人资产或出售股票的方式,累计拿出近100亿的资金。只是,许家印即使把全部的家财都拿出来,也只有500亿,相对于恒大高达3万亿的欠债,只是杯水车薪。当局迫使许家印这样做,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大家都知道,房地产市场有金九银十的说法,然而,九、十这两个月,房地产的黄金季节,恒大的销售额已经跌到了二、三十亿,相比过去高达1000多亿的销售额,根本就不值一提了。这点收入,连银行的利息都不够,更不要说还债了。当然,不仅恒大的销售额急剧减少,绝大多数的房地产企业的销售额也都大幅度减少了。像恒大这样出现严重债务危机的房地产企业,基本上失去了自救的机会。走到这一步,这些企业的倒闭已经不可避免。当局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确保人们已经付了钱的房子能够得到交付。目前,恒大预售了100多万套仍未完工的期房,如果这些期房不能完工,将带来极大的不稳定因素。为了避免出现正在建设的住宅项目烂尾的情况,各地方当局已经控制了恒大在当地的银行账户,确保资金用于在建的住宅项目的施工。在这种情况下,恒大根本不可能拿出钱来还旧债。

 

2021年的冬天,来得比往年更晚一些。但楼市却提前跑步进入冬天。特别是房产税扩大试点的消息,给本就失温的楼市又泼上一盆冷水。大批房地产企业已经陷入困境,年关将到,为了扩大销售,收回现金,很多企业准备降价促销。然而,已经有20多个城市,先后推出了禁止房地产企业降价的行政措施,也就是所谓的限跌令。只是,这样做的结果只会加速局势的恶化。另外,一些房地产企业,由于没有现金支付工程款和材料费,只得用一些建好的房子抵债,这就是所谓的”工抵房”。对开发商来说,”工抵房”就相当于变相的商票。”工抵房”大多是滞销的楼层、房源。对于建筑商来说,也只能拿这种房子,否则更拿不到钱。到目前,不仅是在三四线城市有很多”工抵房”,就是在广州、厦门、成都、南京等一二线城市也出现了很多”工抵房”。这反映出,整个房地产业十分困顿,资金严重短缺。

 

去年,网上曾经流传过一封恒大请求广东省政府给与帮助的信,虽然,恒大否认这封信的真实性,但是,外界普遍都认真看待这封信。在这封信中提到,如果恒大现金流断裂、无法偿还债务,将严重影响上下游8400多家企业的经营。其实,还有很多和恒大有关系的”编外”相关联的企业。例如,承包恒大工程的总包单位,会把部分标段或工程转包给其他的分包商,还有为总包单位提供土建材料的材料商等等。如果算上这些”编外”的企业,恒大的整个上下游体系可能超过数万家。

 

恒大在支付上下游企业工程款和服务费的时候大多都不是直接付款,而是以开商票的形式支付,然后再拖个一年半载再来兑付商票。总包建筑公司每年从恒大那边拿到大把的商票和少部分的现金工程款,建筑公司再拿恒大的商票给供应商,来抵他们的材料款。恒大通过商票欠下了这些企业天文数字的债务。所谓商票,说白了,就是”欠条”、”白条”。恒大利用它的强势地位,不向企业支付现金,而是开出商票。很多企业不喜欢,然而只能被迫接受。

 

事实上,早在恒大财富暴雷之前,就已经有多家企业起诉恒大没有按时兑付商票,没有按时支付欠下的工程款和材料费。然而,在今年8月初传出消息,最高院发出通知,所有涉及恒大集团及其关联企业的案件都统一移交至广州中院受理。据说,这样做是因为诉讼实在是太多了,为了统筹资产和债务,防止出现先起诉的拿到100%的本息和违约金,后起诉的什么也得不到。说白了就是防止恒大万一真破产,出现一部分人的钱全还了,一部分人的钱一分都没还的情况。有报道说,有的企业向法院起诉恒大,讨要欠款。但是,由于所有的案件都统一由广州中院处理,几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与恒大的情况类似,所有涉及华夏幸福的案件,也统一由廊坊中院集中管辖。实际上,所谓的统一受理,就是受而不理。这根本不是依法办事,而是政治操弄。

 

不难想象,恒大上下游企业有几万家,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企业起诉恒大,广州中院也难以应付。当局这样做,明显是在拖延恒大正式破产清算的时间。去年,已经有500多家房地产企业倒闭,今年的形势可能会更加严峻,房地产企业如果出现大范围的倒闭,特别是类似恒大、华夏幸福这样的大型企业倒闭,无疑会带来巨大的冲击。显然,当局还没有做好恒大、华夏幸福这些大型房地产企业破产倒闭的各项准备。或许,当局只是想推迟恒大、华夏幸福破产倒闭的时间。但是,这样拖下去,社会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几天前,网上有一篇文章,谈到了恒大的承包商、供应商的真实处境。由于恒大停止兑付商票,停止支付欠款,很多承包商、供应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了。这篇文章详细介绍了两家企业的情况,一家企业向恒大的建筑承包商提供材料,只得到了恒大给出的商票,为了尽快变现,只得折价卖掉,一千万的商票只能拿回700万的现金。导致这家企业欠下的银行贷款无法归还,而被银行起诉。这个企业的老板说,不行就去坐牢吧。

 

另一家企业是恒大的建筑承包商,也是拥有大量的恒大开出的商票。由于恒大停止兑付商票,这家企业也陷入绝境。即使起诉恒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处理。到了这个地步,完全无可奈何了。这家企业的老板说,上边让我们开工,材料商、分包商问我们要钱,下边工人马上要过年要工资,我们能怎么办?我们现在连申请破产可能都不让。几十年白干了。公司很可能熬不过这个春节了。

 

可以推断,恒大的数万家上下游企业的情况,应该和这两家企业相类似。很多企业恐怕已经在生死边缘了。如果当局能够及时清算恒大,或许,可以救下很多相关企业。当局这样拖下去,或许可以推迟恒大的倒闭时间,但是,将会导致成千上万家相关企业破产,成为推迟恒大倒闭的代价。当然,这些企业的知名度肯定无法和恒大相比,他们倒闭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这些企业的倒闭,对社会的冲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很多人可能会家破人亡。当局为了掩盖问题,结果却造成了更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