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蔡霞:中共党内民主声音一再遭淹没

0
28

资料照:浙江省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的两名工人在墙上漆一面中共党旗。

台北 — 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周二(12月7日)举办“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出席的多位两岸三地学者与民主人士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建党百年来对中国、台湾和世界所带来的影响。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旅美学者蔡霞以视讯的方式参与论坛时指出,中共内部其实一直都有追求“民主的声音”,可惜这个声音一再被淹没,现在党内“一滩死水”,让人无法表达任何意见。

中共当局藉建党百年自我宣传美化,近期更通过第三份“历史决议”巩固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权力地位。对此,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与光传媒周二(12月7日)共同举办“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请来对话中国智库创办人王丹、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伊利夏提等意见领袖,来深入解析中共的本质。

光传媒的创办人王安娜于开场引言称,中共自1921年创党迄今一百年,是中国历史上最血腥和动荡的时期,尤其中共1949年建国70年来,中国的历史文化遭到全面性的破坏。习近平时代,中共更透过高科技数字极权统治,向世界推广中国模式,给世界文明带来极大的威胁和灾难。

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于周二(12月7日) 举办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

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于周二(12月7日) 举办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

中共党内从不放弃民主?蔡霞:六大阶段

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旅美学者蔡霞分析了百年来中共体制内民主思维的演变。她说,中共内部追求民主的声音其实从未间断,共分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1921年建党初始,中共当时打着“通过暴力革命,实现人民民主”的旗号,吸引大批知识分子和青年,怀着理想入党,蔡霞称这是一股以“理想主义情怀为动力的党内民主力量”。

第二阶段为经过1976年十年文革,特别是中共党主席毛泽东去世以后的时期,蔡霞以“面对现实的现实主义党内民主动力”形容之。她说,此时出现“反对个人崇拜、破除两个凡是”的思潮,而当时推动自由和民主的动力也存在本质性的分歧,那就是救党,还是救民?

蔡霞说:“邓小平他之所以破两个凡是,之所以要走出毛泽东那个时候推动中国的经济改革,其实他主要的根本的目的是为了维持这个党的统治。所以,他是救党,而党内,还有另外一批真诚地追求民主政治的人,以胡耀邦为代表。他是为了救民。而这两个根本性的分歧,从八十年代初就已经埋下了在中国共产党党内。所以,80年代,我们可以看到,邓小平一方面要推动改革开放,一方面在政治意识形态做严厉的控制。”

救党与救民 极权或民主?

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旅美学者蔡霞(12月7日)以视讯方式参与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所举办的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

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旅美学者蔡霞(12月7日)以视讯方式参与位于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所举办的中共建党百年批判论坛。

第三阶段则以1989年的六四事件为分水岭。蔡霞说,当时北京的大学生跟市民从悼念胡耀邦去世到提出反腐败、争民主,是将“为党还是为民”的问题,更尖锐地摆在中共眼前。

第四阶段为1990年到2006年间。蔡霞表示,当时邓小平为了稳定89年后的人心和党心,把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建立在利益交换的基础上,大力推动市场经济,给人民看得见的经济红利。蔡霞认为,中共在2000年前后曾有过民主转型的机会,当时的江泽民差点步向民主社会主义,但终究被党内保守势力阻挡。

蔡霞说:“当时我因为在党校工作,所以我知道一些个情况,或是说我直接介入或者参与了某些个方面的工作,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本身没有文化,没有理论积累。所以,当它原有马克思的理论和列宁主义的毛泽东思想理论资源枯竭了以后,它(中共)就无所依凭。因此我们讲说没有(民主)文化,它就无法往前走。所以2000年曾经有可能推进中国民主改革的希望破灭了。”

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后的“反民主”

蔡霞说,第五阶段从2008年北京奥运开始,中国向世界展现了中国特色,做足大外宣,让国际社会以为中国真的脱胎换骨。蔡霞称此阶段为“民主停滞不前期”。

蔡霞说:“共产党的经济建设搞好了,社会矛盾减少,日子好过了。它觉得搞不搞民主就无所谓,反正就这样能过下去,而真正到了社会的矛盾比较尖锐,群体事件多的时候,人们要求自己的民主权利和权益的时候,它又不敢搞民主。”

第六阶段则是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的“反民主时期”。不过,蔡霞表示,中共党内仍保有两股民主动力,一股动力来自始终怀抱希望的政府官员,他们希望借鉴台湾的民主化和苏联的解体经验,来推动中国的改变,另一股动力则来自被习近平打压的一群人,他们希望制约习近平的权力扩张或追求法治,以保自己平安。

蔡霞说:“习(习近平)又是藉反腐,选择性反腐清除异己,同时又是无法无天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就使得中国共产党党内人人自危,个个没有安全感。这个时候,这些人为了保自己的安全。反过头来,希望对习(习近平)有所制约,这个时候他们就希望能不能有民主政治或者宪政民主。过去他们曾经对宪政民主相当反感的,而这个时候,他们觉得保自己平安,也得讲一点法治吧。所以,我觉得在党内有这种情况。但是这两部分人,谁都不能讲话。现在因为整个中国共产党是被压成了一滩死水,就是你无法表达你的意见。”

习近平大权在握 反对力量式微

资料照:六四学运领袖王丹

资料照:六四学运领袖王丹

中国智库创办人兼所长王丹也从美国参加了视讯论坛。王丹指出,中国目前看不出有任何有力的反对势力和社会秩序崩溃的迹象。他说,表面上,中共百年执政的基础还是稳固的,尽管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指日可待,而且中国日渐威权的态势对邻国乃至全世界都构成威胁与挑战。

王丹说:“习近平一心要重新加强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全国的控制,所谓的‘全国姓党,全党姓习’这样的一个格局正在全面打造中。对于习近平来说,他的‘中国梦’主要是建立在取消公民社会,重新通过党组织与全社会和每个国人进行连结的基础上。”

王丹表示,明年二十大之后,习近平或许一如外界预测,更巩固强人统治,习近平的思想表述很可能进一步强化到“毛泽东思想”的高度。

未来中共武力犯台要件?

位于台北的两岸政策协会理事长谭耀南则着眼于两岸关系的前景。他认为,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迈向所谓的民族伟大复兴目标的一大里程碑,因此,中共尤其关切台美的互动。

谭耀南说:“美台关系逐渐发展的方向和美中关系变成几乎是两条平行线。纵然不是绝对的平行线,但两者之间的连动性会变少。这个到底是不是一中政策延伸,延长线上的擦边球?美国是不是会进一步跟台湾发展出‘类国家主权关系’?这个是中国现在最关切的两岸议题的重中之重。”

谭耀南表示,中国目前的主要重心是处理内部问题和经营大国关系,但若出现所谓的“侵台三条件”,对台动武也并非不可能。

谭耀南说:“(第)一个,(中国)经济问题会引发内部的矛盾加剧,乃至于对社会控制跟政治权力基础的进一步侵蚀。第二种情况,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持续大幅度地恶化。第三个情况,美国出现不可控的政治变化和极大的内部动荡。如果说,上述这三种情况不同程度地同时发生,那么中国利用国际局势的缝隙,对台湾使用武力,造成既定事实,这个机会就会明显的增加。”

维吾尔人呼吁台湾觉醒

资料照: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伊利夏提

资料照: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伊利夏提

曾历经文革和中国对维吾尔族殖民政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Kokbore)在论坛中,以自身经验提醒台湾人“一国两制”不可行。

伊利夏提认为,台湾还有很多人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够,还抱有幻想。现已流亡美国的伊利夏提说,新疆自治区其实就是“一国两制”的另一种实践,有了维吾尔、蒙古与西藏自治区,以及香港惨痛的实践经验,他认为台湾民众应该断然拒绝“一国两制”。

伊利夏提说:“像我们家破人亡,我自己的经历就是一个受害者,我自己母亲死活不知道,两个妹妹在集中营,一个妹妹失踪,弟弟被杀。这一切都可能会落到每一个台湾人的头上。那么现在香港已经在经历了,有那么多年轻人在监狱里都被判刑、被抓捕,所以对台湾,我最后的忠告还是,希望认清共产党的本质,一定要建立自己的自信防线,才能指望别人的援助能够帮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