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士林:鄭重聲明 【2021年12月18日】

0

鄭重聲明

 

李澤厚師逝世後,騰訊新聞“穀雨實驗室”一位叫張月的女士采寫了一篇報道,題為《李澤厚走完了他自由的、孤獨的、美的歷程》。張月女士為撰寫此文,也曾電話採訪我一個多小時,但發文前沒和我打任何招呼更沒讓我過一下目。最近看到該文,其中有大量錯訛舛謬不實之詞。該文實際上就是把採訪對象提供的信息做素材,然後憑藉想象編故事。該文號稱“原創”,裡面的錯訛舛謬不實之詞確乎是她的“原創”。

我曾指出該文幾例完全違背事實的敘述,如:

1陳明不是李師弟子。

2關於李師去世原因的敘述有誤。

3我只去過李師美國家中兩次,不是“經常”。

這裡要重點澄清的是,該文關於劉東和李師來往的敘述,完全是編造。

該文把劉東渲染成李師最親密的學生,稱十年間李師每天和劉東通兩個小時電話,這完全是造謠。真實情況是:由於劉東散布了大量關於李師和他交往的不實之詞,甚至造謠說李師的很多觀點受他啟發,李師數十年前就已和他摔茶杯斷交,以後再無來往。

為說明問題,下面引述李師2015年11月17日對劉東言論的一個公開澄清:

“近日,劉東做《孔子思想的西方回應》演講,在演講最後回憶起當年馮友蘭先生彌留之際,李澤厚及陳來先生守在床邊,馮先生睜開雙目大聲說到:’中國哲學,必定在世界大放異彩!李先生打電話給當時還是博士生的劉東問:’劉東,你說,如何大放異彩’,劉東不假思索大聲答到:’無宗教,有道德!

李澤厚先生聽聞此事後,答覆五點如下:1)我去看望過馮先生,但並非在臨終時。2)陳來也去過,但並非同時。我與陳也從未在馮病房中會面。3)當時並無手機,何來電話問劉之可能?4)還有人告我好些劉東談我的話語,但百分之九十五均虛構。5)劉自稱我與他是“兩代思想家”的差異,聽了吃驚不已。”

李師逝世後,作為媒體人的張月女士采寫有關報道,不做功課,不加核實,傳播不實之詞,違反職業倫理,更嚴重的是對逝者缺乏起碼的尊重。

作為李師身後權益的受託人,特做澄清,以正視聽。

趙士林

2021年12月18日

附聲明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