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瓦解30周年(一)】 前蘇聯領導人汲取六四教訓 拒鎮壓人民最終導致倒台

0

學者 : 習近平最終選擇走回頭路 AFP

1991年12月25日,蘇聯末代總統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為蘇共69年歷史畫上句號。有學者分析,要回顧這段歷史,便要從1989年中國天安門事件說起。一個超級大國一夜之間宣告瓦解,對於國際秩序、中國日後發展有着怎樣的影響呢?我們將會一連兩天和大家一起回顧這段歷史,看看能為我們帶來怎樣的啟示。

天安門事件見證者長平:“當時沒有意識到自己,可以説是參與了一場改變世界歷史的抗爭運動。”

1989年6月3日晚,中國解放軍從北京天安門推進,槍口指向街上的群眾,之後的一整夜,北京城內槍聲不斷。這夜,徹底改變中國之後32年的命運,也徹底改變整個國際形勢。

“記着天安門!記着天安門!記着天安門!”六四事件發生後四個月,在和北京相距七千多公里的東德第二大城市萊比錫也發生一場規模龐大的和平示威。

程翔:“中共副總理姚依林去了柏林,向柏林當局傳授中國天安門鎮壓的經驗。(東德領導人)昂納克也是準備這樣做,派了很多警察、軍警。東德老百姓一點不怕,他們高高舉起‘坦克人’的照片,還喊‘天安門 、天安門、繼續天安門’的口號。來自老百姓勇敢的氣概,加上天安門屠城以後,中共受到全世界的譴責,使得當時準備下令鎮壓的警官,沒辦法下令向群眾開槍。”

1989年11月9日,民眾從東柏林攀登柏林牆進入西柏林。(路透社)

1989年11月9日,民眾從東柏林攀登柏林牆進入西柏林。(路透社)

 天安門事件的花果結在東歐土地上

同樣親身經歷過天安門事件的前記者程翔,在2009年趁着柏林圍牆倒塌20周年,走訪柏林以及前蘇共管治過的國家,希望了解柏林圍牆是怎樣倒塌。他在抵達萊比錫之後,找到當年領導這場示威的牧師克里斯提安 ‧富勒 (Pastor Christian Führer),卻意外發現,天安門事件和蘇聯解體的一些關連。

程翔:“以柏林圍牆為象徵的那種禁錮老百姓自由的制度,隨着抗議浪潮越來越龐大,最終衝垮這種制度。很多共產主義國家的人紛紛受到鼓舞,起來向政府抗爭,結果這些國家一個接一個倒下來了,到最後,輪到蘇聯,也倒下去了。天安門事件在中國被鎮壓了,但它的花果是結在東歐土地上。”

蘇聯前總統戈爾巴喬夫(左)與美國前總統里根(右)簽署《中程導彈條約》(美聯社資料圖)

蘇聯前總統戈爾巴喬夫(左)與美國前總統里根(右)簽署《中程導彈條約》(美聯社資料圖)

戈爾巴喬夫汲取六四事件教訓避免流血

1989年末至1990年間,波蘭、匈牙利、羅馬利亞、保加利亞等共產政府逐一倒台,柏林圍牆更被拆毀。蘇聯加盟國包括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亦相繼宣布獨立,讓蘇共政權變得搖搖欲墜。最後,1991年8月19日發生的軍事政變,給蘇共送上致命一擊。

在俄羅斯修讀國際關係博士學位的王家豪,也曾經研究過天安門事件對於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的影響,他認為,蘇聯領導層就是汲取了天安門事件的教訓,令他們儘力避免了重蹈復轍。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博士生王家豪:“戈爾巴喬夫在訪問中國的時候,他親身看到八九年那場運動,讓他更加堅持推行他的‘改革重組’,讓他覺得更加要用溫和手段去處理政治危機,而不是透過出兵武力鎮壓一些示威。”

時至今日,談起六四,很多人想起的是中共怎樣血腥鎮壓。對於長平來説,六四的結局雖然令到很中國人沮喪,但也因六四事件拉開東歐劇變的序幕,最終導致蘇聯解體,反而讓他看到希望。

長平:“感覺到世界充滿希望,看到民主對專制的勝利。但現在回頭看,其實,它(蘇聯解體)的確是二戰以後,人類展現的最大一次希望和機會,但遺憾的是,人類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專制極權國家包括中國、普京領導的俄羅斯,還有其他專制政府都得到很大喘息空間。”

冷戰結束後國際步入單極秩序

蘇聯末代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1991年12月25日宣布辭職,意味着有着69年歷史的蘇共政權正式瓦解。

王家豪:“研究冷戰、蘇聯和美國的一些學者,其實都沒有預期到蘇聯會解體,80年代的時候,很多人都覺得蘇聯國力有機會比美國更強。”

不過現實是蘇共末代領導人辭職、蘇聯解體、冷戰結束,這一連串的歷史時刻又怎樣影響之後的國際格局呢?

王家豪:“由兩極世界,也就是蘇聯和美國並駕齊驅,變成只有美國唯一的超級大國,冷戰之後,很多人覺得是邁向一個單極世界。從蘇聯的角度,其實沒有預期到解體之後,世界秩序會變成單一國家、單極世界。”

蘇聯解體、冷戰結束 中共如何應對?

程翔:“中共的制度也是執行、沿襲蘇共的制度,所以蘇共這樣的崩潰,對中共來説,震撼非常大。”

蘇聯解體震驚整個西方社會,但對中國的衝擊更加大。失去了共產陣營龍頭老大,中國共產黨又會如何回應國際格局“變天”呢?

中央電視台紀錄片:“1991年蘇聯解體,在這樣動蕩多變的時期,鄧小平明確指出‘不管蘇聯怎麼變化,我們都要同她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從容地發展關係,包括政治關係,不搞意識形態的鬥爭。”

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中共面對國內、外的管治危機。一方面,中共不僅面對國內人心不穩、黨內出現各種管治路綫的政變,同時物價改革失敗,通脹高企,導致經濟開始走下坡。另一方面,中共備受國際社會輿論指責,西方社會紛紛暫停與中方交往,加上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的衝擊,讓中國陷入外交孤立的困局。

蘇共倒台後 中共極左派曾提出取代蘇共領導位置

在這個時候,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方針,強調要“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着應付”,最終達到“韜光養晦”。程翔說,當時黨內有人曾經提出,中共應該當頭帶領世界共產主義運動。

程翔:“黨內有一些很頑固的極左派覺得,將來要我們中國共產黨扛起共產主義的大旗,要中共出來代替蘇共。但那個時候,鄧小平還算是比較穩當的人,看到在共產主義低潮的情況下,中國還沒這個實力來挑這個頭。所以他就説十六字方針,要求全國搞經濟,不要搞意識形態鬥爭,學會夾着尾巴做人,讓中共安然度過這個衝擊。”

在鄧小平一錘定音後,往後幾十年,中國在經濟上向西方國家全面靠攏,因此創造了經濟奇蹟。國內生產總值(GDP)由1978年的三千六百多億元人民幣增至2003年的十一萬六千多億元,踏入習近平年代,GDP更急升到2018年的九十萬億元人民幣,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次美國。

程翔 :習近平最終選擇走回頭路

一個超級大國在30年前宣告瓦解,30年後過去,一個新的強國崛起。信奉同一個思想體系的中國,又會不會走回蘇聯的老路呢?

程翔:“從習近平很惋惜蘇共崩潰這個感情,我就判斷,他是會走回頭路的。”

到今天,這類抗爭歌曲,東歐民眾仍然牢記在腦海里。但引發這場革命的中國,卻要重走蘇聯老路,這條老路,在二十一世紀可以怎麼走下去呢?明天我們會繼續探討。

記者:鄭日堯 責編:胡力漢、許書婷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