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前第一个可能的爆点来临

0

两宋遗风 (诸君北面,我自西向。)

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前,中国政治最大的看点就是皇帝能否连任,没有之一。这确实是非常非常重大的事件,对于博弈的双方,都是生死存亡之战,没有后退和妥协的余地。

虽然说最终结局尚未出现,但一直以来,海内外的舆论普遍认为,皇帝的连任之路会有一定程度的波折,但总体无大碍,最终他可以得偿所愿。但是,随着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公告的出台,这种看法开始出现变化,而最近一系列事件,更加凸显不确定性的增加。

六中全会到底谁赢了,各种说法莫衷一是。我觉得,是双方的平局,而且不是零比零的平局,而是一比一的平局。

中共的前两次历史决议,可看作是太祖(毛)和太宗(邓)留下的两条家训,后一条在很大程度上是否定了前一条。现在皇帝要搞第三次历史决议,其意图是要打出「太祖训」这张牌,最终树立自己的「成祖训」;而反习派则坚持打出「太宗训」这张牌,以此来对抗可能出现的「成祖训」。如果皇帝全胜,则应该是「太宗训」被全面批判甚至否定;而如果反对派全胜,则应该是「太宗训」受到强化肯定,即进一步确立对「太祖训」的否定。所以,焦点不在于「成祖训」说了什么,而是原先「太宗训」的地位如何。

结果呢?第三次决议依旧把文革定性为「灾难」,也没有批判邓江胡的「错误路线」,那就是「太宗训」的基本地位仍在,没有被全面批判,更没有被打倒,从这点上来说,皇帝是失败的;但是,决议中毕竟用极大篇幅来歌颂皇帝,且把邓的地位降格到等同于江胡,那也算是皇帝扳回一城,等于是双方都往对方门里进了一个球,却也都未能打破均势。

最近的两件事,显示双方都在试图进一步打破这种僵局。

其一是双方的宣传战,即曲青山那篇鼓吹改开且完全不提皇帝的《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和江金权那篇只捧习毛而不提邓江胡的《全面坚持党的领导》。这两篇正式檄文的背后,各有《解放军报》的《勇当「咬牙干部」》和中纪委的《旗帜鲜明地坚持党的领导》作为跟班小弟而为之摇旗呐喊。

这件事,可视为反对派主动发起攻击,而皇帝一方予以坚决反击。联系到12月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多项经济政策有纠偏的意味,且李相破天荒地被提及「作重要讲话」,反对派看起来是以经济议题作为跳板,转向对皇帝发起政治攻势。因为当前中国经济问题很严重,是最容易下手的突破口,且可以关联到改开的路线,并可由此撼动皇帝的政治地位。而皇帝一方,一如既往地以政治话题予以还击,即「党要领导一切,这是长期执政的根基」,这也是毫无疑问的政治正确。

简言之,反对派说:「太宗训」不能改;而皇帝则反问:难道「太祖训」就可以不要了吗?

其二,是12月20日,皇帝在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上指示,要「发挥好党内法规在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保障党长期执政和国家长治久安方面的重大作用」。这说明皇帝已经意识到危机在加深,应该是在考虑动粗了。

上述两件不是小事,是要出大事的前奏。

为什么我说今冬明春是二十大前第一个可能的爆点?这是基于世情分析和卦理推测两方面的原因。

世情而言,冬春季节疫情反覆,摧毁经济更甚,民生更加艰难;支柱产业房地产摇摇欲坠,各大房企开始出现外债违约;国库空虚,吃皇粮的都开始减薪,年关难过,所以最近屡屡痛下杀手横征暴敛,一个网红就可以罚她13亿,这是已经不顾吃相了;加之冬奥遭受各方抵制,外部压力不断加大,由此,春节前后各种社会矛盾和经济风险急速堆积,为引爆高层矛盾增加了很多导火线。

卦理而言,我之前说过,今年中共的运势是「夬卦」,这是五阳决阴,激烈斗争的卦,尤以上爻为什,所以年末高层博弈会异常激烈,不排除出现重大事件。而另一些朋友从干支纳甲的角度分析,辛丑年的腊月是辛丑月,而壬寅年的正月是壬寅月,年月的干支完全一致,冲得厉害,故岁末年初,不得太平。

有朋友可能说,中共内斗向来是「斗而不破」,这次也不会例外,此话也不绝对。太祖时代,内斗都是死人的,连刘少奇、林彪都死得那么难看,林彪甚至都叛逃出国了,还能说是不破吗?太宗时代,内斗固然温和很多,直接死人是没有了,但连废华、胡、赵三位大佬,皆软禁至死,天下共知,又岂是不破?只不过当时对底层百姓生活影响不大而已。再往后,江胡时代,经济日盛,高层为了共享盛宴,博弈也越发有了底线和规则,才会有「斗而不破」的局面。

为何斗争会逐渐温和?就在于权力是逐渐分散的。太祖完全独裁,所以断然不会容忍其他人分享他的权力,故他的对手都得死,他也确实有能力搞死所有对手;太宗没那么强的实力,只能分一部分权力给其他人,有「二元」乃至「八老」之说。所以他既无完全搞死对手的实力,也无这种必要(能接受别人分享一部分权力),他的对手能分到一部分权力,也无性命之忧,故也无需拼死;而江胡时代,权力更散,一代弱于一代,数龙治水,总书记只不过是天下共主,并无绝对实力,各方诸侯也都没彻底弄死对手的实力和必要,所以看上去会更加和谐。

今时则不同往日,皇帝登基以来,已经完全打破太宗朝以来四十余年的游戏规则,向太祖朝回归,他要独享天下,唯其独尊,那斗争方式和结局,又怎么会延续太宗朝乃至江胡时代的风格?简言之,他要独吞,不能容人,那就是不给人家活路,同时也断了自己的退路,结局必定是要死一方的,绝无「不破」之可能。

讲到这里,再说说台海。为什么我说只要皇帝在位,台海就必有一战,原因之一,就是皇帝无威望,他急需功绩来立威。

中共五代领导人,就吹捧程度来说,目前皇帝已经是第一,但就实际政绩来说,却是倒数第一。太祖立国,太宗拨乱,江胡时代,港澳回归,加入世贸,首办奥运,欧美渐亲。这些事情虽然和民主宪政无关,但中共要拿它们当政绩吹,从一个政权的角度来说,场面上还是过得去的。反观现在的皇帝,一事无成,空耗祖业,蠢如晋惠,狂如隋炀,以致民生凋敝,天下围堵。如前所说,他之所以现在还只能用实际上已经被否定的「太祖训」来反击「太宗训」,是因为他自己根本没什么东西,他不抱紧腊肉的大腿,自己就啥也不是。腊肉好歹还有肉,他自己真是啥也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要说兼具树立威望、加强集权、激发民粹、转移矛盾、煽动愚民等一系列的效果,还有比出兵台海更好的选择吗?

那么,皇帝和反对派,谁会赢?

目前还不好说,还需要再观察。

很多人可能担心,如果皇帝失败,那中共是否就此得以续命了?这个不会,我一直在说,若皇帝失败,则「八王之乱」不远了,具体分析见去年的推特文字(我回头可以去找一下,若找得到,可以发在这里)。

简单总结一下吧:最近高层博弈激烈程度是近三十年来所未有的,双方皆无退路,没什么「斗而不破」,最近的一个大概率爆点的时间段,在今冬明春,大家不妨拭目。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