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源:1980年參與競選時的聲明

0
劉源參加高考時照片
已過的世代 無人記念 2021-12-22 11:30
作者簡歷
劉源,男,漢族,1951年2月生於北京,籍貫湖南寧鄉。1982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學院(現首都師範大學)歷史學專業。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上將軍銜。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之子。現任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原編者按:1980年,全國高校師生掀起了一場競選人大代表的風潮。1980年11月1日,剛剛被平反的劉少奇之子、首都師範大學歷史系的劉源率先貼出《競選聲明》,本文是他在競選答辯時的演講。文中對“文革”的批判有着切膚之痛,讀來感人至深。
王光美捧着劉少奇骨灰盒,劉源站在後面
這十幾年,我與全國人民共同經歷了一場可怕的大災難。我的家中死了四個,六個進監獄。我自己,起碼可以說不比任何人受的苦再少了。我甚至都不敢完完整整地回顧自己的經歷,那太令人不寒而慄了。但是,那一幕幕、一場場景色都深深刻在我心裡,不時地浮現腦際,不讓我安寧,我想任何一個曾無言地與父母生離死別的孩子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我走過唾棄和侮辱的狹道,曾幾次被拋入牢房,在那裡埋葬青春;在餓得發瘋的日子我像孤兒一樣生活過,像狼一樣憎恨世界。那些年,我咬着牙活下來。誰曾目睹過父母在侮辱的刑場上,在拳打腳踢中訣別?誰曾親眼見過有人往才九歲的小妹妹嘴裡塞點着的鞭炮?大家能想象我心裡的滋味。我咬着牙,一聲沒吭。
從十幾歲起,我就在鞭子下勞改,在鐐銬的緊鎖中淌着鮮血;多少年,在幾千個日日夜夜裡,每一小時我的心都在流着血和淚,每時每刻都忍受着非人的待遇和壓力。我緊緊地咬着牙,不使自己變瘋。為什麼?就是為了看到真理戰勝邪惡的一天。在人民中,特別是到了農村,我受到了農民的關心、幫助和養育。正像我父親和我們分別時說的那樣:“人民會做你們的父母。”是的,人民做了我的父母。
今天,回顧以往的苦難,我絕不允許讓別人,讓我們的子孫後代再經歷這樣的痛苦!我必須站起來為人民說話。為了避免災難重演,就必須剷除產生封建XXX的土壤,實現民主,不管有多難,路有多長,我們必須從現在起就去爭取民主。
使我宣布競選還有另一個個人動機。今年我父親正式被昭雪。許多同志都祝賀我,為我高興。我很感動。壓在身上的包袱被卸掉了,我也的確輕鬆許多。然而,恐怕誰也不會想象的,在這一時期,我心裡有多麼痛苦,其程度恐怕與“文革”開始時差不多。

 

1965年8月,劉少奇聽劉源彙報在部隊鍛煉情況
“文革”開始時,我一下墜入深淵,成了最黑最臭的“黑崽子”,人們避開我,朋友們幾乎都背過臉去。在我眼中,彷佛一朝之間世界全顛倒了,大家能想象出那時我的心情。
後來,是人民做了我的父母,拯救了我,培養了我。而今,我又一躍而成為“最高”的高幹子弟,一種典型的隔閡又把我與人民分開,不少人們又避開我,猜疑我,誤解我。這兩次重大的變化,都不是因為我自己有什麼過錯,只因為出身,可以說,在平反後,我千方百計與大家打成一片,消除誤解,但是不行。“文革”初,我還能用內心的高傲、用恨來麻木自己,今天都沒有支撐了。我眼看又要與我的父母——人民生離死別了。這種痛苦恐怕不是每位同志都能感受的。
我本是一個普通的人,四歲進幼兒園,十五歲成了“黑崽子”,我就是人民中的一員。而今,一種無形的東西卻非要把我與人民分開,我願與大家一樣做一個普通人都不行。為什麼?
我苦思苦想,這絕不是任何人的過錯,更不能責怪誤解我的同志,這是社會造成的,是社會中那些封建等級觀念要把我與人民隔開,這種隔閡必須靠我自己來打破。我不首先站起來還靠誰呢?
只有與封建專制殘餘去搏鬥,與人民一塊,一鍬一鍬填平封建觀念的鴻溝,我才能永遠在人民的懷抱中;只有我主動讓人民審視、檢查我,拋掉榮辱雜念,為民主而戰,才能贏得人民的信任,才不愧為人民養育的兒子。
因此,我出來爭當人民公僕,義不容辭!

 

1979年1月,王光美出獄後參加人民大會堂的春節聯歡晚會,劉源(左1)和萬里的兩個兒子攙扶王光美
有人問我:你是不是要走你父親的路。現在開始往上爬?我想,我確實面臨著走什麼路的選擇。如果我想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好吃,好穿,好工作,做點學問,建一個美滿的小家庭,是容易的。
如果我有野心,想往上爬,也不是沒有投機的條件。但我不能走這條路,我不能忘了人民,人民才是我的基礎。因此,我謝絕了要給我的職務,甚至放棄了擺在眼前的出國學習的機會,選定了一條艱苦、漫長的路。今天,我出來競選就正是把自己擺在人民之中,和人民一樣爭取,運用我應有的權利,這是條堂堂正正的路。

捧着劉少奇骨灰盒的劉源
在我父親的追悼會上,在我父親的骨灰前,我們全家曾發誓說,絕不躺在他的功績上,要靠自己的力量去生活。我父親是來自人民的,正是億萬普普通通的人培養、教育、鍛煉了他,作為人民的好兒子,他曾為人民的解放拋棄自己的一切,出生入死,到死也沒在特權面前摧眉折腰,人民也為了他的解放而英勇奮鬥,付出巨大的犧牲。
我父親二十三歲時,挺身而出,代表一萬多工人鬥爭,替人民說話,大大發展了黨;我三十歲了,今天才有條件。我也應該當仁不讓,替人民說話,幫助党進行艱苦卓絕的改革。
中國要民主,一定要實現民主!我們每個人必須為民主而努力,我更責無旁貸。我願意打這個衝鋒,向封建殘餘和一切惡弊宣戰,與特權決裂。只有我們大家都動起來,中國的前途才能是光明的!否則,不堪設想。
作為我個人,我也希望每位同志能伸出手來,幫我打碎我們之間無形的隔閡,讓我們永遠和人民在一起,永遠不和你們分開。
退役後的劉源向首都師範大學捐贈上將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