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报道:2021新冠病毒溯源:趋势大逆转 源头仍是谜

0
39

2021新冠病毒溯源:趋势大逆转 源头仍是谜

纽约 —2019年底从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大流行肆虐全球已经两年,夺走超过530万人的生命。但这场瘟疫的源头至今仍是一个谜。

2021年,中国政府继续拒绝对溯源进行独立透明的调查;与此同时,全球从科学界到民间到各国政府,要求找到源头以防止下一次大流行的呼声持续不断。

这一年,全球新冠病毒溯源有哪些重大发展?预计2022年又会如何?

实验室泄露理论:从阴谋论变为多数美国人的共识

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认为,2021 年新冠病毒溯源的重大发展之一是美国新闻界和公众已不再认为新冠病毒自然溢出是唯一肯定的假说。

“2021 年的一个重要发展是,认识到了它(自然溢出论)是不正确的。 我认为,媒体和公众普遍认识到,前一年的叙述是错误的。这是一项重大发展。”

2021年初,当世卫组织的国际专家组前往武汉进行病毒溯源实地调查时,“实验室泄露假说”仍被认为是一种 “阴谋论” 。

3月30日,世卫组织正式发布调查报告,列出新冠病毒传播的四种情况,概括起来:动物传染给人的可能性最大,从实验室泄漏 “极不可能” ,并增加了从 “冷链产品传播” 的新假设,以便将调查方向转向中国以外。

“当全世界科学家看到了这个最糟糕的讯息时,你等于告诉世界,这个大流行是从冷冻肉类开始的。” 11月出版的新书《病毒:新冠肺炎溯源(Viral: 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 )》的共同作者、亚裔科学家曾昱嘉(Alina Chan)告诉美国之音。

调查报告发布当天,美国和其它十三个国家发表声明,对世卫组织的新冠溯源报告“缺乏获取完整和初始数据与样本的途径”表达了“共同的关切”。声明说,“像这样的科学访问团应当能够在做出客观和独立的建议与发现的条件下进行工作”。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时则直接表示,他相信新冠病毒是从武汉一家实验室泄漏出来的。

5月5日,前《纽约时报》记者、科学作家尼古拉斯·韦德 (Nicholas Wade) 撰文论证了新冠肺炎的进化历史和解剖结构,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和安全记录,表明该病毒是被人类改造过的,并逃出了实验室。他的论述同月以《新冠病毒从何而来》为名出版。《华尔街日报》的书评说:“ 他的书使得质疑既有共识变得可以接受。”。

5月14日,十八位科学家,其中包括曾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的美国科学家北卡罗来纳大学病毒学家巴里克(Ralph Baric),在《科学》杂志发表一封联署公开信,呼吁对病毒溯源重新进行评估,认为未给予 “实验室泄露理论”以足够考虑。巴里克教授后来成为中国虚假信息攻击的目标。

5月23日,《华尔街日报》根据一份未披露的美国情报报告说,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在中国报告首例新冠病例前一个月出现严重病情并去医院医治。报道认为,这将促使发出更多要求全面调查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的呼声。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就新冠溯源问题收集信息和进行分析,并在90天后向白宫报告有关调查结果。5月27日,美国呼吁世卫组织展开第二阶段溯源调查。

6月11日,欧盟对美国总统拜登推动的重新调查新冠病毒的来源表示支持,并敦促中国给予研究人员“完全的准入”。与此同时,一份泄露的会议公报草案显示,七国集团峰会领导人呼吁世卫组织对病毒来源进行一次新的、透明的调查。

7月15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布第二阶段溯源计划,其中包括要求中国提供 “大流行初期的信息和原始数据” ,以及新的调查将包括 “实验室和对研究机构的审查。”

中国政府立即拒绝了这一溯源计划。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说:“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溯源计划的。”

至此,美国公众对新冠病毒起源的看法开始发生戏剧性转变。年初仅三分之一美国人相信新冠病毒可能是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泄漏出来,到7月增加到52%,到年底变成了超过三分之二。

11月,《里根国防调查》(Reagan National Defense Survey)显示,72%的美国人相信这样一种理论,即新冠病毒是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开发并意外泄露的、随后中国政府对此进行了撒谎;其中认为非常可能的达42%。调查还发现,86%的共和党人、67%的独立人士,以及61%的民主党人都持这种看法。实验室泄露说从最初更多是右翼人士未入主流的观点,现在已成为跨党派共识。

11月16日,亚裔科学家曾昱嘉和英国科学作家马特合著的《病毒》出版。《华尔街日报》的书评说,这本书 “集结了可能是目前已知实验室泄漏理论最全面的案例。”

该书评说,作者还揭露了自然起源论点的缺陷,即2003年在中国发生的萨斯(SARS)大流行,发现其动物来源仅花了两个月时间,“但新冠病毒的情况却非如此。今天,距离疫情爆发已近两年,有了更先进的技术和类似的爆发情况,但我们仍然不知道第一批患者在哪里感染了Covid-19”。

曾昱嘉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这本书向我们表明,有越来越多的间接证据支持新冠肺炎( Covid-19 )来自实验室的理论,我们必须调查这种可能性。”

溯源调查:从中国拒绝合作转向调查与中国合作的机构

罗格斯大学化学生物教授埃布赖特说,2021年溯源第二个重大发展是,在中国政府拒绝合作的情况下,溯源调查开始指向美国一些曾资助过武汉实验室并与之合作多年的机构,并根据《信息自由法》(FOIA)获得越来越多的相关信息。

“重要的是,今年人们认识到中国以外的信息可能会揭示新冠肺炎的起源。特别是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中有很多信息,它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和武汉大学就 SARS 相关冠状病毒研究上是合作伙伴。” 埃布赖特博士说。

生态健康联盟是位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彼得·达萨克 (Peter Daszak) 是该组织的负责人。15年来该组织一直将其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获得的部分资金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达萨克是世卫组织赴中国进行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的专家组成员。

9月6日,美国新闻网站The Intercept披露的900多页文件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曾经通过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 “生态健康联盟” (EcoHealth Alliance) 得到资金,从事过改造蝙蝠冠状病毒的试验,从而使实验室制造的冠状病毒能够感染人类并使其致病性更强,给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提供了新的有力线索,同时反驳了中国官方的说法。

7月22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告诉记者:“武汉病毒所没有开展过冠状病毒增益功能研究”。

10月28,《华尔街日报》报道,国家卫生院官员指责生态健康联盟违反了向资助方提供生物安全预防措施的规定,并且未按时提交年度报告。生态健康联盟则辩称,在中国的研究活动 “符合所有要求” 。这篇报道称,“这是就实验室泄露理论进行的辩论的最新进展”。

莎莉·马克森(Sharri Markson)在《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书中写道:“更可怕的是, 国家卫生院不仅资助了美国的功能增益性研究,而且还资助中国的这类研究,而在那里它既没有监督,也不知道进行这些危险实验的实验室是否安全。”

12月2日,美国知情权(US Right to Know)组织根据《信息自由法》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自1986年以来一直帮助武汉病毒研究所培养科学家的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部(UTMB)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前主任詹姆斯·勒德(James Le Duc),早在2020年2月疫情爆发之初,就写信给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负责人袁志明,提出九个问题敦并促其调查实验室泄露的可能以便争取主动。但袁志明没有回复他的电邮。两个月后,德勒在给美国科学家同行的邮件中明确表示,“完全可能是实验室事故导致了疫情,”并指出,“我们不能相信中国政府。”

“我认为最近所有这些泄漏的文件、或是根据《信息自由法》获得的文件,都表明了武汉和世界其它地方实际上正在合作进行相当多危险的病毒研究。” 曾昱嘉告诉美国之音。“在我看来,现在新冠病毒从实验室逃逸的可能性比它起源于天然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更大了。两者至少是平等的,都需要继续进行调查。我们不能再说,只要调查一个,不调查另一个了。”

埃布赖特教授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政府司法部和国会通过发传票进行调查,将有可能从这些美国民间和联邦机构获得更多指向新冠病毒源头的直接证据。

中国制造虚假信息在境外完全失败

2021年,随着国际社会对病毒溯源呼声的持续提升,中国政府一方面强硬拒绝合作,另一方面则密集散布虚假信息以扰乱外界溯源视线,尤其是当溯源朝着对其不利的方向发展时。

今年5月,拜登总统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开展对“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后,中国再次发动美军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是新冠病毒源头的虚假信息攻势。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捍卫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10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那时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和官员发布了超过1000条有关德特里克堡的推文、文章和视频。

从7月到8月,世卫组织宣布第二阶段溯源计划,以及即将成立新的溯源小组。面对日益增大的国际压力,中国一方面拒绝合作、坚持“第一阶段溯源结论”,即 “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另一方面开足马力传播虚假信息。

8月10日,瑞士驻华使馆辟谣中国官媒大肆报道的“瑞士生物学家爱德华兹的新闻”。这则假新闻称,爱德华兹在其脸书上指责世卫组织第二阶段溯源计划是美国恐吓的结果。瑞士驻华大使馆说,瑞士并不存在这样一位科学家,他7月才注册脸书账号似乎专为发这条假新闻而设。12月1日,脸书表示,这个虚构的瑞士生物学家的账号属于一个与中国有关的虚假信息网络。

8月11日,官媒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朝闻天下》重提美国运动员在武汉军运会期间将新冠病毒传入武汉的阴谋论,节目内容随即被新华社、人民网、环球网等中国官媒相继转载。8月19日,央视《世界观》栏目再出专题视频进一步推行美国军人为武汉肺炎“零号病人”的阴谋论。8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只要调查巴里克团队(美国北卡大学科学家)及其实验室,就可以澄清对冠状病毒的研究有没有、会不会产生新冠病毒。”次日,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陈旭致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正式要求该组织调查巴里克的实验室。

9月中旬,中国驻印度加尔各答总领事查立友转发题为《重大线索!华南海鲜市场疫情前收到可疑美国海鲜》的中文推文暗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从美国缅因州运送到中国的冷链龙虾,但没有提供切实证据。他用英文写道:“经由冷链的新冠重要嫌犯确认:MU298航班2019年11月运载美国缅因州的海鲜,经由上海达到湖北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接下来的几周,搬运这批海鲜的许多工人感染。”

10月26日,在世卫组织组建新的专家组重启溯源调查之际,牛津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在推特等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新一波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虚假信息,数百个“亲中账号”试图将新冠病毒源头导向冷链美国龙虾。牛津团队的发现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与中国有关联的新冠虚假信息传播链条。

“全世界都知道,疫情发生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或其附近。” 埃布赖特教授说。“因此,除了无法获得其他信息源的受众之外,病毒起源于其他地方的消息传递根本不起作用。它被制造出来可能对国内受众有效,但它在中国境外完全失败。”

独立法律学者虞平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虚假信息很大程度上是对内的。“其实中国的宣传对世界各国的影响是不大的,国际舆论他是没办法操纵的,他关键的做法本身是要在国内‘提前消毒’。”

2022新冠病毒溯源前景

2022年,无论这场大流行在全球会式微还是继续肆虐,人类如果仍无法找到这场瘟疫的源头,将延迟对防范下一次大流行的准备。

10月29日,美国情报机构发表的有关新冠起源更新的更详细解密报告为拜登总统下令情报机构90天审议画上了句号。

报告说,情报部门可能永远无法确定新冠病毒究竟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还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但他们认为,这个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研发出来的,而且中国官员在爆发疫情之初对病毒没有事先的了解。报告说,中国政府继续阻挠国际调查,拒绝分享信息并怪罪于美国等其他国家。

一直关注病毒溯源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中国方面不配合,不拿东西出来,加上一大堆甩锅,很明显都是站不住的,现在就卡在这儿了,他不协助,你就得不到最后的结论。”

但他认为,从逻辑上已经坐实了北京的责任。“现在说有可能永远找不到,话又说回来,如果永远找不到,那更证明这是人为的事故,因为只有人类才会‘毁尸灭迹’,大自然不会。”

新冠病毒溯源真的永远是个谜吗?

美国休斯顿贝勒医学院国家热带医学院院长、德克萨斯州儿童医院疫苗开发中心联席主任彼得·霍特兹(Peter Hotez)认为,溯源的最终完成离不开美中科学家的合作。

“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停止谈论实验室泄漏和功能获得。” 参与美中医学科学合作交流数十年的霍特兹医生说。他提出建议:“中国科学家和美国科学家,或中国科学家和国际科学家之间的联合科学合作,在湖北省中部地区工作一年,对蝙蝠和动物宿主做深入研究。并发现谁是中国中部可能始于 2019 年夏天的索引患者。”

但实际上,美国在这次大流行之初就希望与中国合作。根据《纽约客》劳伦斯·莱特(Lawrence Wright)六万字的《美国疫情纪事》,特朗普政府的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一直跟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保持密切联系。

2020年1月3日,雷德菲尔德建议美国科学家组团访问武汉。但高福表示,他未获授权提供帮助;雷德菲尔德接着又向中国政府提出正式要求,并组织了20多人的专家团。但他的要求石沉大海。文章说:“雷德菲尔德相信,如果疾控中心的专家团队能够在1月初访问中国,他们就会了解世界正面临着什么。” 当时美国的第一个感染者还未出现,美中之间就疫情的冲突也还未开始。

事实上,就在他们通话的同一天,北京最高当局已经下令武汉病毒研究所销毁所有病人样本或转移到指定机构。《财新》报道,有病毒学家透露,为执行中国卫健委的3号文件,““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英国记者贾斯珀·贝克尔( Jasper Becker)在《中国制造:武汉、Covid 和对生物技术霸权的追求》一书中写道,即使 SARS-CoV-2 是在中国实验室开发的,北京也永远不会承担责任。 “民族耻辱可能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七十年统治的终结”。

“这将引发一场政治地震,从中国开始,但会蔓延到世界各地。” 曾在北京为《南华早报》和其他出版物担任记者 18 年的贝克尔说,“现在世界不太可能确定地知道真相,但一个可信的叛逃者可能会引发一场动荡。”

比起这些悲观看法,《病毒》一书共同作者、美国亚裔分子生物学家曾昱嘉则对溯源前景仍抱持乐观态度。

“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答案,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几乎所有事情都被记录下来的世界里。你有电话,你有互联网,你有电子邮件,就像所有东西都以数字方式存档在某个地方。”她告诉美国之音。

曾昱嘉相信,在中国至少有一些人掌握着病毒来自哪里的证据。“实际上我非常有信心有人知道这种病毒是从哪里来的。也许他们今天觉得告诉我们不安全,但也许再过 5 年、10 年,或 50 年,最终会有人告诉我们。这是本世纪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它不可能被遗忘,不可能永远只是个谜。“

罗格斯大学的埃布赖特教授认为,在预计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合作的情况下,2022年溯源重点将再次聚焦那些资助过中国冠状病毒研究的美国机构,以及资助过这些美国民间机构的联邦机构上。

“他们有重要的信息来源。欧洲与武汉实验室合作的组织中也有类似的重要信息来源。” 埃布赖特教授说。“

“令人惊讶的是 2021 年有多少信息是在没有(政府)搜查令或没有(国会)发传票的情况下获得的。我相信,我们将继续看到根据《信息自由法》提出要求和提起诉讼而获得的点点滴滴的信息,以及来自吹哨者的额外信息。” 他强调,只要一名吹哨人的出现,“就可能颠覆整个讨论,并极大地改变这个故事。”

埃布赖特教授预计,2022年,病毒溯源将成为美国两党竞选中的议题。他相信,赞成溯源调查的党将在中期选举中取得民意优势,

“ 2022 年 11 月将举行中期选举,并且对国会两院其中至少一院的控制权可能会转移到另一个非常非常强烈地赞成以传票权进行调查的党那里。”

埃布赖特教授说,到目前为止,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多数党领导层都拒绝通过传票批准调查。“我认为这是一个政治错误。我认为这不仅是不履行宪法责任的错误,而且是政治错误,因为这是不受欢迎的,是个非受迫性错误,会使多数派在 2022 年中期选举后继续成为多数派的使命变得复杂化。” 他特别提醒白宫和民主党,“要意识到推进而不是阻挠这一调查是符合他们的政治利益的。”

12月1日,四名美国参议员——两名共和党、两名民主党——在《华盛顿邮报》刊文呼吁国会成立跨党派新冠肺炎(Covid-19)委员会,调查包括新冠病毒源头在内的一系列问题。

“我们不能等待下一次危机来袭。“ 代表堪萨斯州共和党人罗杰·马歇尔(Sen. Roger Marshall, R-KS)、代表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人黛安·范斯坦 (Sen. Dianne Feinstein, D-CA)、代表爱荷华州的共和党人乔尼·恩斯特(Sen. Joni Ernst, R-IA)、代表纽约州的民主党人克尔斯滕·吉利布兰德(Sen. Kirsten Gillibrand, D-NY)在文章中说。

文章说:“正如美国在 9/11 之后成立了一个独立委员会一样,由专家组成的跨党派 Covid-19 大流行国家委员会是加强我们国家对未来任何公共卫生危机的应急准备、响应和弹性的最佳方式。”

“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疾病的起源。” 四位参议员说。“自两年前中国首次报道疫情以来,中国政府官员一直隐瞒信息,拒绝全力配合国际实况调查工作。美国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和盟友一道,应敦促中国政府提供充分的透明度,并允许该委员会获取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