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吿外界書

0
圖片來自網絡

連續兩天沒有合眼之後,剛剛終於睡了幾個小時,精神多少振作了一些。有幾件事說明:

第一:這一天來,從臉書和推特等社群媒體,到私下的簡訊和電話留言,我收到數不清的慰問。在此,我自己,也代表我家人,向所有表達慰問的人表示由衷的感激。這麽多人的祝願,我相信我媽媽的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欣慰。非常抱歉,我無法在第一時間一一回覆感謝,還請大家體諒;

第二,我在北京的家人,同學和朋友在安排我母親的後事,北京時間29日下午就會舉行告別儀式。我的高中,大學同學,朋友和外地趕來的親屬,會代我送我母親最後一程。我了解我母親,因此希望後事能夠簡單溫馨,家人和同學們也都同意。我雖然不在北京,但相信後事會一切順利。

第三,感謝很多朋友和網友對我的關切,我要告訴各位:悲傷是一定無法剋制的,兩天了,我的眼淚就沒有停止過,而且我也不想壓抑自己。但請放心,我會逐漸好起來的。我同意一些朋友告慰的話:我母親過了精彩的一生,走得突然但平和,她這麽多年太辛苦了,內心也太悲苦了,現在終於可以解脫,她是應該好好地休息了。這一點是最值得我自我安慰的。

我母親雖然不在了,但肉體的束縛打破,她現在,終於,可以每天都在我身邊了。我不用再每個星期通過電話跟她說話,現在,我可以隨時隨地跟她講話了。所以,我一定會慢慢想開的,也許沒有那麽快,但我會努力。我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那些事情都是我母親支持我做的,我不會沉浸在傷痛中太久。我現在身邊也有朋友陪伴,大家請放心,也請相信我會度過人生這一關的。

第四,從美東時間12月27日到2022年2月2日,按照習俗,我會為我母親守喪七天。在這七天裡,我不會再發新的推文或臉書帖子,不會參加任何公共活動,暫停一週直播節目和專欄寫作,暫停一些事情的主持工作,請相關各方多多體諒。

在這七天裡,我要做六件事:1. 一一回覆和答謝很多朋友的來信和慰問;2. 整理我身邊的我母親的遺物;3. 安撫目前精神狀況還可以的87歲的老父親;4. 在家中安靜的環境中平復心情;5. 與家人朋友共同處理其他後事安排(包括在《世界日報》上發表正式訃告);6. 籌備“王凌雲人道救助基金” 的具體工作(第一筆款項已經決定,給兩位香港流亡出來的抗爭者做安置費用)。

最後,2022年2月3日我會出關。希望那時候我已經走出傷痛,可以重新開始“對話中國”智庫“的憲政項目,六四紀念館”和“六四特展”的籌備工作,以及“王凌雲人道救助基金”的啟動;也會重新回到公眾面前,重新開始寫作等各項事務。

請各位網友給我七天時間。不要走散,等我回來。

再次鞠躬感謝所有人的慰問和關心🙇‍♀️🙏我們2月3日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