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網營救鄉村教師李田田

0

微言微語 RFI

每年的聖誕節12月25日,曾經遭受或正在遭受共產極權奴役的人們會關注三個事件:1978年12月25日,波爾布特下台;1989年12月25日,齊奧塞斯庫被他的人民槍斃;1991年12月25日,流氓帝國蘇聯解體。這三件事像上帝贈予人間的禮物,每年被網友做成圖片在牆內牆外廣泛轉發,圖片上還有一行文字寫道:這個日子值得紀念和慶祝,更值得期待。

網友@汐顏發帖說: 平安夜,很想念在牢獄中的朋友們,願他們平安,身心無恙。無論黑夜多麼漫長,朝陽總會冉冉升起,我們還有時間,仍有希望。網友@冷萬寶2017發帖說:祝張展女士、沈良慶、王炳章、任志強、耿蕭男、許志友等所有國內為爭取自由而陷入牢籠的朋友們平安夜及聖誕節快樂!並祈禱他們早日獲得真正的自由!

俄羅斯作家托爾斯泰有句名言:“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麼你還活着,如果你感受到他人的痛苦,那麼,你才是人。”

在過去的一周,一位中國湖南鄉村女教師的痛苦被全體中國人感受到了,這位懷有身孕的女教師李田田,因為在微博聲援被學生構陷的上海震旦學院女老師宋庚一,被當地縣政府縣公安局強行扭送精神病院 。一場營救李老師的輿論戰在網絡空間強勢展開。最終迫使縣政府將李老師從精神病院轉入縣人民醫院監視治療。

網友@谷風發帖說:習近平的國防部媒體說:“世界上沒有哪國像中國這樣尊重民眾的人權和自由”。我不得不說,我黨明明可以把懷孕的李田田老師抓進監獄也不抓,只放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療,世界上還有比這愛人民的政黨嗎?

網友@Harry發帖說:短短几年中國司法界發生了多少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醜事惡事:林清盜卷;任志強被貪污;潘瑞被網上通輯;

李田田被精神病;雷洋許章潤被嫖娼;李文亮八名醫生被訓誡;公民記者陳秋實張展方斌被禁聲、判刑或失蹤;更別提呼格吉勒圖、聶樹彬等被冤殺的無辜百姓;

網友@秀才江湖發帖說:宋庚一老師被無辜開除,李田田老師為之鳴不平,被精神病,網友又為李田田呼籲。如此前赴後繼的一幕,我想起了春秋,崔杼殺死齊莊公,太史伯如實記錄“崔杼弒其君”,被崔杼殺死。太史伯的弟弟太史仲接替哥哥,依然在史書上記錄“崔杼弒其君”,崔杼又殺了太史仲。面對威脅與殺戮,太史仲的弟弟太史季仍然毫不畏懼,仍書“夏五月乙亥,崔杼弒其君”。面對太史氏一門前赴後繼的赴死,崔杼徹底崩潰,只好放了太史季。

網友@陋蘭發帖說:在烏鴉的世界裡,潔白的羽毛是有罪的。在精神病人的世界裡,清醒的人是有罪的。

伴隨人們對李田田的關注,這位曾經在詩刊發表詩作並已經出版個人詩集的九零後詩人的創作也同時獲得空前關注,人們通過讀她的詩作發現了一個精神世界無限豐富正常的天才詩人。不幸的是,她生活在一個被洗腦一個世紀之久的閉環人文世界,她的正常與當今中國逆淘汰官場的反智反邏輯反常識形成鮮明反差。作為詩人,她並沒有獲得當下文聯主席的關注,也許被延安文藝精神重新洗腦的中國官方文壇是沒有勇氣與理解力去捕捉李田田詩歌中的偉大人文精神的,但這並不妨礙牆內眾多普通文人用詩文向李田田的創作致敬,正如一位名叫後現代牛氓的作者在詩中所寫的:

在14億雙目光下

一個正常人

突然成了精神病

沒有診斷書

沒有任何羈押手續

就被強制送進了精神病院

他們要她自己證明自己

不是精神病

否則,她就是精神病

幾雙手在她拱起的腹部亂摸:

如果你不是一個精神病

怎麼就這麼輕易地懷孕了?

如果你不是精神病

為什麼能寫出那麼多詩歌

為什麼會將手機放在內褲內?

李田田,今年已有27歲

卻一直隱於山村荒野

誰知道她是不是一隻狐狸呢

只有狐狸才每天對着

天上的月亮

和地上的野花野草說話

狐狸愛留守的孩子

狐狸愛這個世界

狐狸這些天勾引了無數中國男人

唉,這隻時代的狐狸

讓我今天享受了詩歌的盛宴

讓我試着逃離這個正常的世界

最後,我們就用詩人李田田的幾首詩來照亮當下這個病態的世界

[01]春天,我看到了父親

春天,我看到兒時死去的父親

和他在雷聲滾滾的夜裡相遇

我不說話,他也不說話

我微微點頭,他也微微點頭

我們只是站着

站着。卻擁有世間最近的距離

回家的小路,青草蔓延

門前的梔子花,被風吹散

“你不是早就死了嗎?”

“不,那不是我

你愛上的每一個男孩

都是我”

(02)像星星一樣多的孤獨

我曾到過一座擁擠的城市

那裡常有老虎出沒

還有狐狸偷我的尾巴

於是我把自己藏在樹上

我借片片楓葉與月光編製衣裙

用一整晚的歌聲餵養螢火蟲

它不再發光

我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

只愛數人們臉上的孤獨

一張,兩張,相同的面色

風吹落葉

星星般密集的孤獨

(03)我的學生

張三父母離婚

李四父母離婚

王二父母離婚

麻子是留守兒童

全班學生同病相憐

可是在作文里

他們都很熱愛這個偉大的時代

(04)孤獨的寨子

自從許多人搬離寨子

春天就變得空大

漫山野花沒有人看

小鴨子的水塘安安靜靜

一隻野白鶴休息

扛柴的爺爺也不會在意

通往山上的泥路上

只有牛草橫行霸道

那些吊腳樓,很多不冒煙

只剩下骨頭

(05)一頭好豬

給它什麼就吃什麼

被欄杆包圍,什麼都不想

有時忘記餵食

它叫幾聲就打鼾了

大家都說這是頭好豬

到年底,拖出來,按住,一刀下去

將準備的香紙沾上豬血

它才發出響亮的尖叫

最後我們把香紙插在豬圈旁

[05]母親帶我去桃溪洗澡

夏天的晚上

母親帶我去桃溪洗澡

臨近水邊

她故意咳嗽幾聲

只有風吹草動

母親脫了上衣

露出碩大的乳房

而我全裸,毫無羞恥

溪水齊腰,月亮爛在水裡

雙腿流過魚兒的快樂

連苦難也流走了

洗着洗着

母親也變成了孩子

作者: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