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新疆:摩洛哥法院裁定有利中國以“恐怖主義”為名引渡維吾爾人

0

34歲維吾爾青年艾山(Yidiresi Aishan,又譯伊德里斯‧哈桑 ,Idris Hasan)。(國際特赦組織圖片)

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歡迎您與我一起解讀新疆。據人權組織稱,摩洛哥法院近期的一項裁決,有利於中國政府引渡被控“恐怖主義”的維吾爾人。人權專家呼籲摩洛哥政府阻止法院的裁決,因為這位名叫伊德里斯·哈桑(Idris Hasan)的計算機工程師可能會在中國遭受酷刑。而一位以感人的方式描述了中國統治下維吾爾人生活的維吾爾女詩人古麗尼莎·艾敏(Gulnisa Emin),也在中國新疆以分裂國家罪名被監禁判刑,長達十七年零六個月。古麗尼莎的詩歌,描述了維吾爾人在中國鎮壓下所面臨的絕望。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新疆地區的近況。

摩洛哥法院近日批准了中國對一名被控從事恐怖主義,並在五個月前被拘留的維吾爾人的引渡請求,該請求基於國際刑警組織隨後撤回的逮捕令。

33 歲的伊德里斯·哈桑 (Idris Hasan) 曾在土耳其擔任翻譯,記錄中國西部新疆針對維吾爾人的罪行,他於 7 月 19 日飛往卡薩布蘭卡機場尋求庇護後被捕。在國際刑警組織向成員國發出紅色通緝令後,他被帶到蒂夫萊特鎮附近的監獄。

中國當局指責哈桑是恐怖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TIM)的成員,並積极參与恐怖組織內部的活動。但在媒體對此案進行廣泛報道後,國際刑警組織於 8 月暫停了通緝,理由是其章程禁止基於政治、宗教或種族原因進行迫害。

據監督此案的人權組織保障衛士稱,摩洛哥最高上訴法院在沒有權衡恐怖主義指控是非曲直的情況下就引渡請求作出裁決。而摩洛哥沒有內部法律程序來質疑該決定。保障衛士在近日的一份聲明中說,

“我們對摩洛哥最高上訴法院決定無視辯護律師提供的大量證據深感失望,這些證據表明伊德里斯·哈桑被引渡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後會面臨某些酷刑、不公平審判和強迫失蹤的高風險,尤其是在國際刑警組織撤回紅色通緝令之後,突顯了他被迫害的政治理由”。

保障衛士表示,國際刑警組織未能向法院提供據報道在哈桑被拘留後收到的新信息,導致法院重新審查其紅色通緝令。

取而代之的是,根據摩洛哥和中國之間的雙邊引渡條約的條款,該案件被允許繼續進行。該條約於 2016 年 5 月簽署,作為兩國戰略夥伴關係框架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在經濟、金融、工業和旅遊領域開展合作的協議。

保障衛士的活動主管勞拉.哈斯 Laura Harth 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法院的判決可能與該條約對摩洛哥的重要性有關。

哈斯表示,哈桑的法律團隊尚未收到書面判決,說明法院決定不考慮他在中國面臨的風險的證據的原因。她說,

“我們還不知道為什麼法院決定忽略這一點”。

人權組織表示,國際法禁止驅回、或將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強行遣返到他們可能遭受迫害的國家。總部位於倫敦的國際特赦組織在推特上回應法院的裁決時指出,

“摩洛哥官員已決定驅逐維吾爾人伊德里斯·哈桑。他即將被引渡等同於驅回,因為伊德里斯返回中國後,面臨遭受酷刑的嚴重風險,”。

自 2017 年以來,北京在中國西部新疆地區的龐大再教育營網絡中拘留了約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中國憤怒地拒絕了對其在該地區做法的批評,美國和少數歐洲國家將其稱為種族滅絕。中國當局辯稱,這些營地是旨在打擊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職業培訓中心。

哈桑,又名伊迪熱斯·艾山,2012 年移居土耳其,在當地擔任計算機工程師,並與妻子和三個孩子住在一起。據保障衛士稱,他為維吾爾流亡社區的成員與地方當局打交道時提供翻譯服務。

擁有中國國籍和土耳其居留證的哈桑還活躍於土耳其的維吾爾僑民報紙,幫助活動人士進行媒體宣傳,收集新疆暴行的證詞,並在維吾爾僑民活動中擔任公眾演講者。

他在 2016 年至 2018 年期間被土耳其當局三度拘留,並關押了幾個月。由於害怕被驅逐回中國,這位計算機工程師在 7 月 19 日在卡薩布蘭卡機場被捕前曾三度試圖離開土耳其。

8 月,北京要求摩洛哥當局“臨時逮捕逃犯艾山·伊迪熱斯以引渡並拘留他,直至引渡完成”。

為聯合國日內瓦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工作的四名人權專家呼籲摩洛哥政府阻止法院的裁決,因為哈桑在中國將面臨風險。

他們在一份聲明中說:“作為摩洛哥的尋求庇護者,艾山先生應該受到保護,不會被任何形式的引渡或被迫返回中國,直到他的難民身份得到確定。”

保障衛士和麥納人權團體 Mena Rights Group 是一個總部位於日內瓦的組織,專註於保護中東和北非的人權,已向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提交了一份呼籲,要求採取臨時措施阻止引渡的發生。

聲明說:“摩洛哥將受到此類決定的約束,我們寄希望於他們將發布此類臨時措施作為緊急事項。”

此外,自由亞洲電台證實,一位寫了一系列詩歌,以感人的方式描述了中國統治下維吾爾人生活的維吾爾女詩人古麗尼莎·艾敏因分裂國家罪被判處 17 年有期徒刑。

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策勒縣的古麗尼莎·艾敏(Gulnisa Emin)以一系列題為“一千零一夜”的詩歌而聞名,她於 2015 年開始以筆名古麗罕 Gulhan 的形式在網上寫作和發布這些詩歌。

在她發表第345首詩的晚上,古麗尼莎·艾敏突然斷網了。據記錄新疆失蹤和被監禁的維吾爾人的挪威活動家及語言學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 說,維吾爾族社區流傳着謠言,稱她被判處長期監禁。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在他的自由亞洲電台節目中說,

“在 2019 年 5 月的一次抗議活動中,我看到了使用古麗罕筆名的詩人的照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在他的自由亞洲電台節目中說,“我和拿着她照片的抗議者交談,並發現了我們敬愛的詩人古爾尼薩·艾敏 (Gulnisa Emin) 於 2018 年 12 月被拘留的真相。”

一名流亡在外並了解情況的來自策勒縣的維吾爾人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古麗尼莎被判處在穆什監獄服刑 17 年半,因為中國當局稱她的詩歌散布了“分裂主義”的思想。

這位消息人士稱,45 歲的古麗尼莎從 2014 年中國當局開始“反恐”運動到 2018 年最後一次被捕,遭到多次任意拘留和審訊。

消息人士指稱,在被拘留期間,古麗尼莎目睹了當局以“執法”為幌子使用的野蠻政策。消息人士並稱,密友被“失蹤”,法庭定罪導致大規模處決。

當自由亞洲電台聯繫了古麗尼莎工作過的策勒縣法院和策勒縣高中的工作人員時,大多數人表示他們無法對此事發表評論。但一位高級法院的官員表示,古麗尼莎是近年來被捕和被判刑的近三打數目的縣教師之一。當被問及古麗尼莎的刑期時,他說,

“十七年零六個月”。

策勒縣的一名中國政府官員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古麗尼莎曾於 2017 年被拘留一次,2018 年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一年,並於 2019 年被判入獄。

這位官員無法說出古麗尼莎的哪一首詩讓她被捕、古麗尼莎被指控犯了什麼罪、或者她是否受到審判。但他明確證實古麗尼莎正在喀什地區的托克扎克鎮的穆什女子監獄服刑。

多年來,中國當局針對和逮捕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眾多維吾爾商人、知識分子以及文化和宗教人士,作為監視、控制和同化少數民族成員的運動的一部分,據稱是為了防止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活動。

據信自 2017 年以來,有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被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網絡中,前述許多人是其中之一。 北京表示,這些再教育營是職業培訓中心,並否認廣泛和有記錄的指控稱其虐待生活在新疆的穆斯林。

古麗尼莎是策勒縣與和田地區作家協會的成員。她的一些詩成為歌詞,另一些被翻譯成中文和日文。據挪威活動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稱,她於 2015 年 12 月 4 日開始創作她的“一千零一夜”系列,並於 2018 年 3 月 28 日發表了她的最後一首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