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分析:2022华盛顿与北京继续若即若离

0
10

2021年11月16日,中国北京的一家餐馆内的电视屏幕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通过视频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虚拟会晤。(路透社照片)

华盛顿 —关注美中关系的资深专家说,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里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将会持续紧张而且难以预测,使得两国间任何重大的“再挂钩”变得更加困难,总趋势可能将是走向持续脱钩。

自从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初在全球爆发以来,美中关系一直处于严重低迷的状态。华盛顿和北京就新冠病毒起源问题相互指责,中国官员称新冠病毒是由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带入中国的,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则一直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和“功夫病毒”。

在全球新冠疫情的笼罩下的2021年即将过去。对于关注美中关系的人们来说,除了期待新冠病毒疫情早日烟消云散之外,他们仍然继续着过去12个月以来不断的拷问:华盛顿与北京在2022年究竟是否能”重修旧好“、进入新的正常轨道?

2022年美中关系将走向何方

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世界即将进入2022年,人们似乎对美中修复关系普遍不抱乐观态度。分析人士说,尽管美中两个世界大国之间肯定有余地去学习如何避免意外和额外挑衅,并制定方法来限制不必要的危机升级;然而,人们过去关于美中正常关系的概念,可能已经过时了。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认为,明年的美中关系与今年类似,将会非常糟糕,而且大多情况下是激烈的竞争。 他说:“也许美中两国可能会在朝鲜、伊朗、阿富汗、新冠疫苗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看到一些合作,但即便是如此,都也是不确定的。”

华盛顿非党派、独立研究机构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中国研究资深专家傅瑞珍(Carla Freeman)博士告诉美国之音,她认为2022年美中关系,总体上仍将会持续紧张而且难以预测。

在傅瑞珍看来,其中的稳定因素包括,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影响,加之中国国内政策驱动的经济挑战,这些将为至少有限的美中经济“再挂钩”(recoupling)增添一些动力。此外,中国将寻求在中共举行“二十大”之前,缓和与美国在其它方面的紧张关系。

国际舆论和分析普遍认为,在中共举行二十大期间,习近平笃定将被确认为执掌第三个任期的中国党、政、军最高领导人。

“然而,因为台海摩擦加剧,美国再次确认与台北的特殊关系,以及美国面临国会中期选举,台湾仍将是美国和中国之间令人担忧的爆发点。另外,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可能因台湾未来的不确定性加剧美中之间双边安全紧张局势,” 傅瑞珍说。

曾留学中国、美国国防语言学院(Defense Language Institute)前“文化意识”教官白伊丽博士(Elizabeth Bowditch)则认为,因为2022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年,2022年的美国国内政治将会对美中关系的改善造成重大影响;。

她说,预计共和党人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会胜过民主党。在美国历史上,在大选中失去白宫权力的政党,通常会在下一阶段的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其权力也将会通过在一些州重新划分选区而得到巩固。

在美国的选举中,抨击中国也是共和党人拉选票的做法。在2020年大选时,就有人在德克萨斯州竞选国会众议院席位时,称“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伪装成政府的犯罪阴谋”。

“在这样的国内政治环境中,拜登为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所做的任何尝试,甚至就连暗示美中两国可以在某些问题上进行合作,都将被谴责为是对中国的绥靖政策,”白伊丽说。

华盛顿与北京之“脱钩”与“再挂钩”

自从特朗普政府后期,华盛顿与北京在众多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大,但美中双方都对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进行合作、避免公开冲突。

舆论和分析人士在谈论了一段时间的美中全面“脱钩”之后,又在开始谈论美中“再挂钩”,那么华盛顿与北京应该在哪些领域继续脱钩,在哪些领域再挂钩?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商业联系在一定程度上让两国互惠互利,但是美中经济关系的安全层面已成为美国国会和政界人士关注的焦点。美国国会设立的独立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向国会提交的2021年度报告中指出:中国在努力使中国的资本市场成为资助中国共产党技术发展目标和其他政策目标的工具的过程中,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正在积极吸引外国资本和基金经理人进入。

国际研究机构“亚洲世纪研究所”(The Asian Century Institute)的创办人和执行主任约翰·韦斯特(John West)日前在网络媒体Brink News上撰文说:“虽然国会可能希望剪掉华尔街的翅膀,但是脱钩是困难的,特别是考虑到金融业对美国政治的影响。” 韦斯特是前澳大利亚财政部官员,在日本和法国的高校担任客座教授。

美国和平研究所中国研究资深专家傅瑞珍则认为,尽管美中两国全面脱钩是不可能的,但是华盛顿与北京之间持续的紧张关系,以及两国的国内政治环境,将会使得两国之间的任何重大“再挂钩”变得更加困难。

“不过,正如在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上所宣布的那样,全球气候的不稳定性在2022年只会更加恶化,美国和中国将在气候问题上采取一些再挂钩行动和措施。”傅瑞珍说。

傅瑞珍对美国之音表示,2022年美国将寻求维持并可能会扩大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但前提是在华盛顿认为可以安全、公平地做到这一点的情况下。就中国而言,北京也将欢迎在它认为风险较低的情况下,与美国进行选择性的再挂钩,而继续在其它行业进行脱钩:例如,将其高科技数据驱动的公司从美国股市撤出,并寻求对美国半导体市场采取分散投资。

“然而,从总体平衡的角度来说,美中之间关系的总趋势将是持续实行脱钩。”她说。

美国是否能接受中国崛起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23日的一则报道说,“英国可以成为中美和平的缔造者”。报道引用英国前内阁办公厅负责人,伦敦国王学院客座教授奥利弗·莱特温爵士的话说,西方应该努力管理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冲突野心” ,即获得和保留权力之间的权衡。他认为目前的二十国集团(G20)机制是一个有希望的平台,但美国必须做出“非常非常大的调整”,接受自己不再是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现实。

不过,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鉴于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分歧的广度和深度,“英国或者任何其它的国家都不具备成为和平缔造者的影响力”。

观察人士注意到,中国在过去的若干年里,采取了多项举措来重塑一个有利于其自身利益的世界秩序。例如,通过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新开发银行(The New Development Bank)、“一带一路倡议”、金砖国家峰会,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的17 + 1倡议,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大等。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傅瑞珍博士说,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和伙伴各自都与中国有着复杂的关系,而且它们还明确表示,尽管它们与美国一样,都担忧中国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化和政治开放社会的影响;但它们也同时认为,中国是一个需要管控、而不是被征服和击败的挑战。

傅瑞珍同时指出,但与此同时,美国仍然是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全球领导者,也是国际经济增长的核心来源。

她说: “拜登政府与盟国和伙伴的接触,以及对多边主义的强调可以解释为,美国已经认识到,应对全球挑战需要的不仅仅是单一国家的回应,美国首先要与朋友一起维护政治和经济原则;而这些原则当然能够调动美国的力量,同时也为长期的全球繁荣创造了条件。”

美国国防语言学院前“文化意识”教官白伊丽告诉美国之音,在美国内部将会有许许多多的政治压力,使得拜登不可能对中国做出任何让步,其中甚至包括要求北京承诺允许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

“但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我认为美国也不太可能与中国开战。 而另一方面,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北京有计划武力入侵台湾。”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