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元宇宙”化,中共新規嚴禁網上傳教

0

北京郊區一個天主教教堂舉行復活節彌撒。(2021年4月3日)

台北 — 中國最近制定宗教新規,除非獲得許可,否則嚴禁任何組織或個人在網路上傳教,境外組織或個人也不得在中國境內通過互聯網傳教,自明年3月1日起實施。分析人士表示,從政治層面看,中共特別擔心新興宗教跟異議人士結合,共謀反叛,影響中共政權,重蹈太平天國的覆轍;從經濟層面看,宗教這一塊其實已進入所謂的元宇宙和區塊鏈,其去中心化、分散式的傳教和募捐,使得中共難以掌控實際的宗教稅收,因此必須嚴加控管。

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12月20日公告“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這項由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以及國家安全部等5個部門聯合制定的辦法,明文規定除非取得許可,不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在互聯網上傳教,不得開展宗教教育培訓、發布講經講道內容或者轉發、鏈接相關內容,也不得在互聯網上組織開展宗教活動,並不得直播或者錄播宗教儀式,不得以文字、圖片、音視頻等方式直播或者錄播拜佛、燒香、受戒、誦經、禮拜、彌撒、受洗等宗教儀式。新規自明年3月1日起實施。

該辦法也規範境外組織或個人及其在境內成立的組織,同樣不得在中國境內通過網絡傳教,也規定任何組織或個人不得在互聯網上以宗教名義開展募捐。

雖然中國政府聲稱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堅持保護合法、制止非法、抵禦滲透、打擊犯罪”,也強調從事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應當遵守中國法律規章,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宗教獨立自主自辦原則,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然而,在新冠疫情期間,不少實體的宗教聚會紛紛改成網上傳教,中國政府的這項新規,無疑在宗教人士心中產生不小的壓力。

美國豐收華夏教會美東母會牧師燕鵬

美國豐收華夏教會美東母會牧師燕鵬

美國豐收華夏教會美東母會的牧師燕鵬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每周通過視訊軟體ZOOM來舉行查經班,教友來自中國、台灣、日本都有;平時有講座或是錄影、活動等信息,則是通過微信聯繫。

他說,目前可以用ZOOM開設查經班,這是因為在同個時間點,大家同步都在線上,這對中共而言比較容易掌握。事實上,燕鵬相信,他們在ZOOM的言行早已被中共監控,但這麼多年下來,特別是中國教友, 早已練就一套功夫,知道如何在網上發言才能明哲保身,“很多事情就點到為止”。

習近平扮演上帝?

燕鵬表示,新規對於中國國內教友影響最大,如果他們遭到監聽、監看,可能會有人身安全顧慮,這對於基督教義的傳播和教徒學習也會形成障礙。至於像他們在中國境外的宗教人士影響較小,因為中共也拿他們沒辦法。

燕鵬說:“中共這樣一搞的話可能就很麻煩了,因為中共做事情,它們是沒有底線的,看它們要怎麼樣去對待,我想目前大家很可能還是不會理會這個規定,但是肯定會有人為此付出代價。”

燕鵬表示,中共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國家意識形態的安全和統一,但以基督信仰為例,它強調人人平等、互助、公平和公正,這跟中共推展習近平造神運動的意識形態完全不同,中共是不可能允許的。

燕鵬說:“所以中共它一直扮演上帝的角色,它以為它可以呼風喚雨,它可以改變一切,所以它不可能允許任何高於它地位的東西,所以它是把自己凌駕於上帝之上的,所以它也會打壓宗教。”

台灣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進一步分析,中國共產黨是無神論者,所以基本上對宗教持比較負面的看法,但近些年已有逐漸開放的趨勢。大體而言,基督教因為沒有一個所謂的中央領導者,所以在中國的傳布相對容易。但天主教因為有一個地位尊崇、實體的教宗存在,就比較令中共擔心。

台灣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

台灣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

施正鋒說,中共害怕萬一在緊在關頭,教宗所領導的天主教與中共領導者之間存在不同意見時,中國人民會有“雙重效忠”的問題,尤其現任教宗方濟各來自於拉丁美洲的阿根廷,傾向支持社會改革,這令中共有點擔心。施正鋒說,因為過去在1970、1980年代,阿根廷是西班牙殖民地,當時的軍事政權戕害人權時,當地的天主教神父、修女跟當時的社會運動結合在一起,是具有社會改革色彩的。

施正鋒對美國之音說:“那還有一個就是說,因為教堂通常從過去到現在有一個傳統,就是他們24小時庇護異議分子,任何人只要到裡面,就算是警察也不應該去抓,他們有保護的義務。”

分析人士說,中國一直希望能跟梵蒂岡建交,關於主教任命的問題雙方持續在交涉中,因此,當異議分子跑到教堂尋求庇護時,中共陷入抓與不抓的兩難。另一方面,中共也擔心,在走向具有中國社會特色主義的民主化進程中,外來宗教會造成干擾。

“最令中共最擔心的其實是新興宗教,而且異議分子也在這個宗教裡面,例如法輪功,”施正鋒說。

去中心化

施正鋒說,從歷史經驗得知,清代末年的太平天國之亂,一開始就是藉著宗教旗號開展各種各樣的活動,後來結合農民起義,所以中共十分警惕宗教和異議分子結合,也最擔心那種無法定位是哪種宗教的宗教,因為它不像佛教、道教,或者是基督教、天主教有一個固定的神學基礎,這些新興宗教反而是相當地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分布在世界各地,而且各自獨立,彼此未必有隸屬關係。

新頒布的“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強調國家安全,規定互聯網上的宗教信息不能有利用宗教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破壞社會主義制度、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或者有宣揚極端主義、恐怖主義、民族分裂主義和宗教狂熱的內容。

施正鋒從防禦和攻擊兩個面向來解讀中共頒布新規的目的,他說:“防衛性的意思就是比較傳統的,他們擔心異議分子會跟宗教團體結合,特別是那個新興的宗教;那攻擊性的就是說它想要控制所有的大大小小,包括私人企業、宗教等等這些東西,所以它基本上就是希望都有監控,能預先防範。”

習近平在12月初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提到要堅持宗教中國化,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有評論稱,宗教中國化就是要求宗教要增加“愛國主義”的教育訓練,支持中國共產黨統治以及習近平的“領導核心”。

對於宗教中國化,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17 年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漢傳佛教和道教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制度化的宗教,並指中共是傳統中華文化的掌旗手和宣導者。

宗教資金流通難查

台灣中華道家文化推廣學會副理事長陳升宏。(美國之音 陳筠攝)

台灣中華道家文化推廣學會副理事長陳升宏。(美國之音 陳筠攝)

曾任中華道教清虛道派掌門主持、現任台灣中華道家文化推廣學會副理事長的陳升宏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認為,中共打擊宗教是因為它怕無法制衡這些零星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宗教,擔心宗教的力量會加深政治權斗的衝突。

陳升宏說:“事實上它是要為了每一個區塊都能夠掌握,因為中國最近在拓展元宇宙的過程當中發現,這一群人全部進去元宇宙了,元宇宙就是查不到頭,所以才很擔心。”

除了政治上維穩的考量,追查宗教資金流向也是中共整肅宗教的重要因素。陳升宏說,宗教也在區塊鏈,先是小群體聚集,然後變成大群體,當它大到連國家都無法管的時候,甚至資產都可能富可敵國,或者衍生出各種幫派問題,就會變成社會隱憂,因此中共要嚴格控管,也要截斷宗教區塊鏈,讓宗教方面的稅賦能夠真正上繳到國庫而不是在民間流通而已,但政府卻收不到、查不到,也掌控不了。

洗禮兼洗錢?

一位不願具名的宗教人士告訴美國之音,從台灣帶一團宗教團到中國進行宗教洗禮,台灣教友幾乎都會捐錢給中國廟方,但對方為了不想將宗教募捐所得的稅賦上繳國庫,很可能就乾脆就不申報這筆款項,而是直接將紅包收入放進自己的口袋裡;到了晚上,他們就會把廟方的幹部全部召集起來開會,將募款所得分掉。

這名人士說,中國非常喜歡台灣的宗教去中國進行宗教洗禮,幾乎所有吃的、用的、花的、住的全都免費招待,這是因為他們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將自己平日的開銷也統統放進去核銷,“洗禮兼洗錢”,一次就可以“洗”到上百萬人民幣。

台灣中華道家文化推廣學會副理事長陳升宏表示,兩岸宗教人士只要經過審批,就可以進行交流,2019年時就有多達27位的中國各種道教協會的會長來台,但這兩年因為疫情停滯,改成在網絡討論,或將台灣的活動錄影后做成光碟,寄到中國。

他認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中共雖然不允網上傳教,但中國的道士會收台灣的學生,台灣的老師也會收中國的學生,所以還是可以透過這種“地下管道”,請雙邊的學生夾帶資料往返,繼續傳承道教文化,並不會因為中國政府的政策而中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