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節

0

宋尚節(1901-1944)一九零一年九月廿七,恰是農曆辛丑年的中秋節,在福建省興化縣之一小村莊里,有位宋學連牧師家中,他們第六個孩子呱呱墮地了,這時正逢宋家之境最蕭條,生活最貧寒的時代,這孩子的誕生可說又增加一分家中的困難,但因宋家有基督豐盛的生命,反把這初生的男孩賜以嘉名――主恩,這便是後來被視為“中國使徒”――宋尚節博士。

中文名宋尚節別 名小牧師國 籍中國民 族漢出生日期1901年逝世日期1943年畢業院校協和神學院職 業牧師出生地福建省興化府蒲田縣信 仰基督教

宋尚節生於1901年,在福建省興化府的蒲田縣出生,父親宋學建是中國第一代基督徒,他是一位牧師。他有十一個兄弟姊妹,排行第六。當時興化一帶教會大復興,有二、三千人信主,因此他父親的工作十分繁忙,十三、四歲的宋尚節已開始代父講道,當時有“小牧師”之稱。十八歲那年,他去了美國念化學,並且考獲第一名。但他後來放棄了深造和留美工作的機會,去了協和神學院攻讀神學。那時他才真正重生得救,心裡很歡喜快樂。不久他乘船回國,當船抵達中國海岸時,他把獎狀、博士證書等全部拋下海去,表明他輕看世界名利,立志作個傳福音的使者。

宋尚節於九歲時參加家鄉舉辦的一次盛況空前的奮興會,在他生命中是神為他開映劇本的第一幕,十三歲開始隨父下鄉佈道。由於他的學習成績超人,後得多人之助到美國留學,假期中也常下鄉佈道,得到很好的效果。直到他得到化學博士榮銜之後,才決志獻身傳道。宋博士是窮牧師之子,父親希望他回家能替他肩負經濟重任,誰知回國東渡之際,將七年用血汗換來的文憑獎狀,金錢等都拋入太平洋,以示獻身的決心。

在宋博士一生的十五年工作中,共分五個階段,每階段各為期三年的聖工。其表徵是“水”“門”“鴿”“血”“墓”五個時期。

第一階段是“水”:即預備的時期,從一九二七年十一月由美國回中國途中,好像施洗約翰用水施洗,是為了“預備主的道”。

第二階段是“門”:從一九三零年十一月起,他離開福建家鄉,主為他開了福音之門。

第三階段是“鴿”:由一九三三年十一月開始,中國教會得聖靈的澆灌,好像鴿子的降臨,只在這階段的三年中,宋博士帶領十萬人悔改歸主,其中有許多人獻身於聖工上。

第四階段是“血”:從一九三六年十一月起,正是日本攻打中國時期,到處都有流血事件,宋博士本身的痔漏也在出血。

第五階段是“墳墓”:從一九三九年開始,他因病被關閉在醫院裡,恰好當時中國所有港口也都被日本人封閉,這階段正應驗了他的預言:他再不能四處奔跑傳福音,有許多人時常到他家中尋求神智慧的言語,查考聖經要道。到了一九四二年八月十六拂曉,他對宋師母說:“上帝已指示我,我就要回去了。”十八日凌晨,他便安息主懷。正應驗神早先所應許的,他只能為主工作十五年的啟示。

成功要素

(1)他是神特選的僕人:在他到美國留學期間,神使他經歷貧病交困,雖拖病工作而學年考試仍是名列前茅,他懂得是神格外的恩惠。在假期中他常下鄉佈道,悔改人數逐增,使宋尚節在美國報紙上巍然出頭露面,然而他後來回憶當時的情況,承認自己只不過是倚靠他的學問、才幹、口才,並沒有經受聖靈充滿。他雖多次得到神的異象和指示,但生命尚未完全更新,在美國榮膺博士之後,進入知識代替信仰的“協和神學院”,使他在信仰上神魂顛倒,莫衷一是,自覺如一葉扁舟,在渺茫的苦海中漂泊。既無羅盤針,也無心靈上的掌舵人。直至一次奮興會後,他開始悔罪人生,因此他得到了“靈洗”,神的靈運行在他的心中,因此赦罪的喜樂使他長歌不已,時高時低,時而流淚,時而歡笑感謝神,加上一些令人誤解的言行,致被誤送入瘋人院一百九十三天,是神使他學習十字架順服之路,關在醫院中用神所示的四十種方法,把全部聖經讀了四十遍,使他深刻領會神所啟示聖經真理何等珍貴。神屢次藉著異象異夢啟示和呼召他完全獻身,向萬民作見證,但世界的誘惑也非常強烈,兩者之爭戰,直到歸船駛近中國時,他把箱中的文憑,金鑰匙,榮譽獎章等等,一概拋入海中,以表示把世界和世界得來的榮名厚利,拋棄得乾乾淨淨。難怪他成了神重用的器皿。然而主替他改名為約翰,意味着施洗約翰是主耶穌初次降世時的開路先鋒,而宋尚節可以說是主基督再來的先鋒之一。

(2)密室靈交是他成功的訣竅:他每天必須有數小時的讀經禱告,很少閱讀其他參考書,唯一的書就是聖經。深夜還常雙膝跪在桌旁,把從主所啟示的亮光速記,晝夜沉浸在神話語中,難怪他的靈力充沛,雖然他的語言帶着難懂的福建口音,講道卻是生氣勃勃,使聽者聚精會神,聚會場所總是水泄不通,此乃靈交中從神得來超人的靈力。

(3)為信徒們代禱工作的徹底,是他工作效果持久的要因:他不但毫無保留地講道給渴慕主道的人聽,又在會後向大家調查常犯的各種罪惡,使各人審查自己,徹底認罪悔改,然而最難得可貴的是他在百忙之中,既要為自己的工作禱告,還為數千人代禱,他都把這些須代禱的名單,裝在兩個大手提箱內,隨身攜帶,每天熱切為他們代禱,這種與眾不同的禱告生活,正是他的偉大恩賜之一,保證了他有持久的聖工果效,使他所到的任何地方,都有許多持久守住真理和信心的基督徒,傳宗接代,結果累累,這也是他成功的因素之一。

(4)宋尚節對中國教會的貢獻和影響是好大的。開始時,他在家鄉一帶佈道,三年後往全國各地佈道。1935年,開始到南洋一帶佈道,他所到之處,教會復興、罪人悔改。他講道有兩個特點︰在內容方面,特別重視“罪”的問題;在形式方面,他習慣在講台上演戲。

(5)在中國佈道家中,他是具有代表性的傑出人物,風格和能力都是獨特百出眾的,為中國傳道人樹立榜樣,並且探索出一條道路。其著作包括有《查經集》、《我的見證》,《工作的回顧》等。宋尚節的脾氣很大和任性,很難與人相處。他於1943年患肺癌去世。

個人性情

宋尚節的性情顯然有別於眾,按他的本色特性,表面看來是矛盾的,實際上卻毫無圓鑿方柄之處。例如:他有如火如荼熱愛靈魂之心,卻缺乏一般信徒的和顏悅色。外觀不修邊幅,所講的道理只是簡明之十字架福音,從不揚才炫學,內在卻是造詣絕高的學者。在台上講道是手舞足蹈,大聲疾呼,一下講台則沉默寡言,特喜離群索居。對罪攻擊不遺餘力,卻傳神之仁愛道理。他有卓越的領導才幹,卻不願立宗派做領袖。他是大膽無偽、專一信靠神的人,受人的愛,也遭到多人之憎。他把生命和學問完全放在神的祭壇上,毫無為己留下分毫,確是一個優美而和諧的靈魂,在世只寄居四十三年,一生為神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社會影響

宋尚節博士確是不平凡的一生,他所到之處,聽道者常是摩肩繼踵,匯成人海,有的為了佔有座位,得提早二、三個鐘頭先到會場,會畢仍留場不去。在聖靈澆灌的三年期中,就有十萬人悔改歸主,其中不少是掛名基督徒,無靈命的教會領袖或飽學之士,卻因宋博士的講道悔改更新,變為生氣勃勃、忠於基督的傳道人。宋博士在他短短的十五年聖工中,震撼了中國和南洋教會,尤其許多人以後雖歷各種患難,仍能屹然獨存;經他復興的教會,也靈命久留不絕,都看見這位配稱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中國佈道家宋尚節博士,完全彰顯聖靈充滿的大能,使他的勞苦功效永銘人心。

傳記
——《失而復得的日記》

內容簡介

二十世紀上半葉,著名的奮興佈道家宋尚節主為奮戰,足跡遍及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等地,為華人教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復興,其影響力延續至今。

本書的摘錄整理自他四十多本失而復得的日記、許多珍貴的資料及老照片,帶我們進入宋尚節那短暫卻為主燒盡的一生……深夜蒙主呼召、入精神病院、拋世上的尊榮於太平洋、主領無數激勵人心的奮興會、硝煙中南下北上、飽受疾病無情的煎熬……他生命中的軟弱與失敗、剛強與得勝,一一展現人前。

當你打開這本靈程實錄時,會看到:

捨棄榮華,決不後退的非凡心志;

四齣佈道,不辭辛勞的瘦弱身影;

痛斥罪惡,使人悔改的生動講章;

靠着聖靈,顯明治病趕鬼的大能;

無數信徒得救重生,振奮人心的見證事實……

宋尚節在世時大聲疾呼,曾使無數人悔改得重生;

如今,他仍藉本書向你發出呼喊,要你徹底認罪、復興成聖!

《失而復得的日記》信息摘要

本書即宋尚節日記摘抄,原名《靈歷集光》

作者:宋天真

出版策劃:尼西書屋

出版:團結出版社

書號:978-7-5126-0588-6

頁數:464頁(普通書的二本厚度,配有宋尚節一生中相關的珍貴照片)

定價:39.80元

包裝:40本/件

訂購聯繫方式:尼西書屋/全恩

誕辰感言

主僕宋尚節誕辰110周年感言

文/宋天真

2011年是主僕宋尚節誕辰110周年,國內出版社為配合這周年紀念,將《失而復得的日記》一書出版發行,我心萬分感恩。

我父親的日記是我在文革抄家歸還物品中神跡般地復得的。這些日記實在太寶貴了,是我父親的靈歷集光,也是中國教會歷史的寶貴文獻。日記中有他個人向神的禱告、有他讀經和講道後的心得、有信徒蒙恩得救的感人見證、有他個人靈程的經驗教訓、還有許多他每日代禱的人名。這些日記幫助他每日與主同行,也幫他記下了每日靈裡面的得着和看見。

從我父親的日記中我看到了以下四要點,願與大家分享。

第一,他與神每日有親密的靈交。

他時常在日記中寫道:”天破曉,起來儆醒懇切禱告。”每天早晚的禱告已經成為他每天生活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每天讀十一章聖經,每章聖經他都寫出一節鑰句,寫出自己的心得,並求聖靈光照,看他還有哪些罪沒有對付。每天再忙,他都堅持讀經、禱告、記日記。

第二,傳悔改之道、竭力追求聖潔。

1927年2月10日的晚上,是主僕宋尚節的重生之夜,他經歷了聖靈的洗、重生的洗。聖靈感動他改名叫約翰、傳悔改的道,做中國的施洗約翰。他不盡口傳悔改之道,而且也把這悔改之道活化在他每天的生活里,他深知只有罪污倒出,活水才能進來,倒空罪污,是聖靈充滿、成為聖潔的必要條件。他常講的話就是:罪惡出去,活水進來。他常講的道就是”打開棺材”。他在每天寫日記的過程中,必要回憶自己一天的言行。日記中常出現:”神示我不潔凈”,”昨夜的夢不聖潔”,”想起該還借人的錢未還”,昨天對同工說的話不誠實”。1931年6月8日他在日記中寫道:”神尚未給我非常的靈力,因我尚未完全潔凈。罪對工作影響甚大,如我真認罪,神也必令聽眾認罪,真悔改的傳道人,才能帶出真悔改的信徒。如我真是完全聖潔,則所在之處必結非常佳美之果。今後只當每日省察己罪,求神示我之罪,求神赦免,則不難領全中華歸主。奮興己,則自能奮興一切。”

第三,聖靈充滿使他有一顆火熱愛人靈魂的心、充滿了福音的大能。

當他被聖靈充滿後,神使他有一顆火熱愛人靈魂的心,他常在日記中寫道:”渴望中華歸主”,”中華歸主吧!”1931年1月1日,他在日記中寫道:”金錢、名譽非我所求也,求主在這一年內,使我能領十萬人歸主。”在他的日記本里夾着一張1932年3月22日的天國銀行支票,他親自用毛筆寫了“100,000 souls”,他向神求十萬靈魂歸主。1932年終,他又向神要二十萬靈魂歸主。他常說:聖靈充滿最大的果子是愛,愛人的靈魂,看一人不得救,心中難過。有哪個工作比傳道、救人靈魂更快樂呢?做傳道比做總統還光榮,如能多救靈魂,短命也無妨。他的日記中常常寫着許多信主者的名字,他每天都為他們點名禱告。他的講道很普通,卻滿有聖靈帶出的能力,使人歸主。

第四,神藉著苦難來煉盡他身上的渣滓。

我的父親有內痔,他常說:”保羅身上有一根刺,神也加給我一根刺,免得我驕傲。”正如1940年他所作的”釘死肉體”這首歌的歌詞所寫:”磨難使你認識自己,磨難使你治死肉體,磨難使你得着恩惠,神的作為今不知道,將來見主必要明白。”1940年12月我父親在治病期間,在給新加波弟兄姊妹的信中寫道:神讓我經歷十字架的痛苦,甚至是長期的痛苦,當我注目十字架時,我就取得了忍受痛苦的力量,我是神的僕人,當我經過火的洗禮時,我只能閉口,在塵土中謙卑。一個真正神的僕人,越受管教越好,還有一種人不是神的僕人,一打就倒。要作神的僕人,若要他的每一句話有驚天動地的能力,他就必須先為他所傳的信息吃苦,沒有大患難,就沒有大光明,沒有大磨鍊,就沒有大托咐。

1943年7月28日我父親在他的日記中畫了春蠶這幅靈意圖畫。蠶代表基督徒,桑葉代表聖經、神的話,一個基督徒生命要成長,一定要常常讀神的話,生命成熟了,就要吐絲-分享神的話,從他的口裡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當他吐盡了絲,他就安息、隱藏在主的繭里,有一天他要飛出生命的母殼,成為一個滿有復活生命、帶有新榮形的基督徒。宋尚節的一生就像這幅靈意圖畫所畫的那樣: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兩頭燃,文章雖短內涵深,留取丹心耀神國。

我父親的一生是蒙神改變、經歷神同在的一生,最後,他把學問和生命完全放在主的祭壇上,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點甚麼。他是大膽,無畏,無偽,無飾的人,除了信主、靠主以外,便一無倚傍。他看重信徒生命改變的見證,他認為這些見證是一本活聖經,他也用自己生命改變的見證詮釋了這本活聖經,他從過去的驕傲、追求世界的學問和財富、壞脾氣、待人冷淡的怪人變成了一個謙卑、酷愛人靈魂、常常為人代禱、清廉佈道的傳道人和奮興家。

今天的教會需要興起更多像宋尚節一樣的傳道人,傳悔改之道,來複興教會。

願充滿宋尚節的靈,今天加倍地來充滿我們,願充滿宋尚節的愛,今天能加倍地充滿我們,願我們新一代的傳道人和基督徒靠着神的大能,繼續撰寫宋尚節曾經寫過的這本活聖經。

宋天真(宋尚節之女)

2011年8月於美國、底特律

屬靈前輩回憶宋尚節

滕近輝牧師

1934年,我十二歲時過宋尚節博士講道,那是他來青島主領奮興佈道大會。大會借一間浸信會禮拜堂舉行,聽眾甚為踴躍。宋博士身穿藍布長衫,短髮垂在額前,在講台上跑來跑去。我記得他帶領會眾唱:“東也空,西也空,南也空,北也空,愛主不落空。”有一次,他將一個彈性很強的膠球摔在水泥地上,因為摔下去的力量很大,球反彈得很高。他說:“教會也是這樣,愈受迫害,靈性就愈升高,教會就愈興旺,福音就愈廣傳。”他呼召時,數百人到台前來,或決志信主,或認罪悔改,或獻身。他一連講七八天,每天三堂,堂堂滿座,盛況空前,聖靈大大作工。大會結束後,他乘坐人力車往火車站去時,許多弟兄姊妹依依不捨地送行。有的人騎着自行車跟在車旁,甚至有人跑步跟着。有人唱詩,有人抹淚,情景感人。

(摘自滕近輝《滕近輝回憶錄》)

陳終道牧師

1936年夏天,在我十二歲那年,我有機會聽到福音,宋尚節博士到香港堅道浸信會主領佈道會,那時先母身子有病,請宋博士為她禱告而立即病癒。於是在第二個晚上,她把我也帶去聽道。宋博士用一個小棺材來作比方,指罪惡就像棺材裡的東西,他把那些東西一樣一樣地拿出來。神的靈在我心裡作工,使我知道自己是罪人,我不但是小偷,心裡還充滿憎恨和各種比我同歲的孩童所懷更壞的惡念。當晚我向主認罪,接受主耶穌做我的救主。那是1936年6月14日晚上約九至十時的事,也是我一生不忘的日子和時刻。第三晚我繼續去聽道,之後就參加了謝顧靈女傳道(宋尚節博士的翻譯員)主領的查經班,又參加了佈道隊。

(摘自陳終道牧師蒙恩見證《遊子遲遲歸》)

於力工牧師

1936年3月17日下午宋尚節博士在守望樓為許多病人禱告,他先讓病人認罪悔改,再為他們抹油按手禱告,他的同學告訴於牧師,當他一進到那屋子裡,即感到神榮耀的同在。當時於牧師的英文老師棣慕華師母也見證說:當她一走進禱告室,就感到神的榮耀充滿那房間,就像進入雲中霧中,全人站立不住,她即刻向神認罪。

於牧師還見證說:一天晚上他本想早早上床睡覺,不去參加宋博士的奮興會,忽然他聽到外邊似乎有烈風颳起的大響聲,再細聽,原來是一千五百多人在同聲開口禱告,於是於牧師立刻起來去奮興會,這次聚會一共組織了53個佈道隊。

(摘自於力工牧師《夜盡天明》)

王永信牧師

1935年,雖然我才11歲,卻永不能忘記宋尚節弟兄在北平交道口大二條長老會的奮興會,我雖生長於信主家庭,但是在那晚我才真正遇見了我的主,真正重生得了救,真的在我的神面前淚下如雨!

那晚講道後,悔改的人到處都是,台上台下以及通道滿了痛哭禱告的人!聖靈的同在使人感覺簡直是在另一個世界,不時可以看見人們站起來互相認罪、握手,言歸於好。整個禮拜堂像是在融化!空氣都不同了,好像在剎那間,人們脫離了地上的束縛,嘗到了天上的自由與釋放!神的心在那寶貴的一瞬間必定得到了滿足!

啊!何等奇妙的復興!每天三次聚會,每次兩小時多,人們全家老幼攜飯而來,早晨的會完了,吃些東西,然後禱告、唱詩,直等到下一個聚會,座位和一切通道都擠滿了人,講台上坐着數百兒童,人們心門大開,搶着接受福音,直到散會後許久,才慢慢地唱着短詩回家。在街頭、衚衕口都可聽見人們在唱:
主斷開一切鎖鏈,主斷開一切鎖鏈,主斷開一切鎖鏈,主使我釋放!

啊,禱告通了,罪認凈了,人們能夠活在屬天的釋放里,是何等難以描述的快樂!走在街上覺得萬物都可愛(自私之心拿走了),覺得滿身輕鬆,好像可以飛起來(罪擔脫落了),遇見每一個行人都想走上去抓住他的肩膀問他說:“朋友,耶穌愛你,為你的罪死了,你願相信他嗎?今天你就可以得救。”復興之火蔓延到各教會。

(摘自樓鎧著:《曠野呼喊》代跋)

吳恩溥牧師

年輕時一次我特意跑了一百多里路來到汕頭參加宋博士的奮興會,從外表看他沒什麼特殊,每日穿着藍布長衣,頭髮蓬鬆,一口興化腔國語,半點不動聽,另外宋博士講道是一面講、一面跳,口講指劃,一點沒有傳統”大牧師”的那種莊嚴。可是聽眾如有神助,跟着他一場一場地聽,一點沒有倦容,並且越聽越興奮,聚會過後,大家忽忽若有所失,這種奮興的景況,是今日所見不到的。宋博士總是嚴厲地攻擊罪惡,他常常收到許多蒙恩者的來信,見證他們從前如何犯罪、受苦,現在如何蒙恩、喜樂。於是宋博士找到一個結論:罪叫人痛苦,罪叫教會荒涼,若要教會復興,必先除去罪惡。他將那些信件予以綜合,找出什麼是人常犯的罪,他就向那些罪攻擊。所以他的講道藉著聖靈常常能觸動罪人的心,使人來到神的面前認罪悔改。當宋博士快講完道時,許多聽眾已禁不住內心的責備,有的流淚、有的哭泣,等到宋博士吩咐大家認罪祈禱時,聽眾的情感就好像決堤一樣,爭着把內心的痛苦向上帝吐訴,禱告的聲音真叫人震動。

有些人是為著慕名或者好奇而來。他們準備好抵抗,決定不認罪、不悔改,可是抵擋不住聖靈的感動,最後只好向上帝降服。某醫生從一百五十里外前來,一聽不對頭,決定不再來,可是內心不安,只好勉強來。過了幾天,聖靈在他心中工作,當宋博士吩咐認罪悔改時,他不由自主地站立起來,向講台走去,這時撒旦阻擋他說:你是醫生,為著面子,你不能認罪!可是他的內心受不住,竟跪下放聲大哭,為著自己的罪向神傾訴。事後他見證說:那時我的心幾乎破裂,什麼面子都顧不得,倒空了罪,心中立刻充滿了平安喜樂。在奮興會中,不但見人在聖靈光照之下,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赤裸着心向神俯伏,更見人決心向人賠罪,清算罪賬。有一位醫生在宋博士的聚會中得到復興,回去後首先向他醫院當局認罪賠罪,因他曾偷了不少的藥物和醫療器材,接着他向每一個他所虧負的人認罪,解決罪債。

(摘自吳恩溥牧師《在宋尚節博士的奮興會中》一文)

吳靜聆牧師

1935年宋尚節博士來新加坡開奮興佈道大會,他聽我會講廈門話,又看見我佩戴着金陵女子神學院的徽章,就請我作翻譯,在大會即要結束的前夕,我又被選為新加坡佈道團團長。在與宋博士同工這幾年,我從宋博士那裡學到了讀經禱告。1)宋博士每天要講道三次,每次約三小時,有時還要為人按手禱告,他這樣忙,每天還要堅持讀十一章聖經,他每逢要去別處,就先擠時間讀聖經。2)你若聽宋博士禱告你一定會深受感動,留下很深的印象,我每次聽他大聲開聲禱告,我也開聲禱告,現在我學會開聲禱告,這樣能幫助我專心、恆切地禱告。

我也親自看到宋博士為主不為己,拚命冒險為主工作而不顧一切,在經濟上他又是非常地節儉,坐火車只坐三等位。有一次從持泰國返星,眼睛給煤屑弄得很難過,我不禁問他為什麼這樣吃苦,他回答:免得給人說傳道人想享福!他實在太能吃苦、太節儉了。

(摘自吳靜聆《與宋博士同工的一段經歷》)

杜祥輝牧師

1935年我15歲那年,宋博士來新加坡開奮興佈道大會,他穿着白長袍,黑髮斜垂在前額上,聲音粗啞,操着美式英語,相貌古怪,他邊講邊走動,從講台這一遍走到講台那一邊,那天當他講到神降火於所多瑪和蛾摩拉之前,亞伯拉罕為那城裡的人代求時,宋博士嚴肅地問聽眾:“新加坡是否比所多瑪邪惡?新加坡是否比蛾摩拉聖潔?在新加坡能否找到十個義人?我們沒有一個人能站在聖潔、公義和發義怒的神面前……”神的信息如雷似電的攻破了罪惡之城,也開始粉碎了我們那抗拒的心牆。聚會結束前,他嚴肅地呼召大家悔改,許多男女學生都受感動,一個個地走到台前,降服在主前。於是他帶領眾人把每一樣的罪都認清:“你有拜偶像嗎?你有不順從父母嗎?你曾偷朋友的東西嗎?你測驗時作弊嗎……你不能洗凈你的罪,但是耶穌能夠,他死是為你、為你!”

“歸家吧,歸家吧,不要再流蕩!慈愛天父,伸開雙手,渴望你歸家。”(奮興短歌集62首)多少人一面唱着這首詩,一面淚如斷了線的珍珠淌着、啜泣着。

第二堂開講前,宋博士手持白毛巾,帶領我們唱他自己填詞的歌:“你必須要重生,你必須要重生,我實實在、實實在告訴你說:你必須要重生。”(奮興短歌58首)太新奇了,我就像尼哥底母第一次聽到“重生”的道理一樣。宋博士從約翰福音第三章開始一節節地講述尼哥底母夜裡訪問耶穌的事,只見他的手指着我說:“你重生了嗎?如果沒有,你一定會下地獄!”傳道人的每一個字都刺透我的心,令我戰慄不已。當宋博士呼召時,我舉起了手,當我舉起手時,我的罪擔全脫,我看見自己好像天路客一樣地跪在十字架下。

回想起那榮耀的中午,主耶穌洗去我的罪,當時有四五十人走到台上,宋博士懇切地呼召着,他不放過每一個在掙扎中的人。當他叫我們禱告時,我用赤子溫柔之心向慈愛的天父禱告,我自然地開口呼求阿爸父,好像一個長期失落的孤兒被慈父重新找到一樣。

當兩周的奮興會進行到一半時,宋博士開始呼召聽眾自願參加佈道隊,每一隊至少有三人,每一隊有一面三角形的旗,上面印着紅色的十字架,並用中文寫着“新加坡基督徒佈道團第X隊”。我、弟弟和祖父組成了一隊,我們在台上與神立約,每禮拜至少一次向人傳講基督。此後,各隊就會每月集合一次,到各教會舉行佈道團員及奉獻者的禱告見證會。

在奮興會期間,滿有愛心的宋博士還為心靈沉重、破碎者代禱、輔導,閱讀許多生命改變的見證,在宋博士的行李箱中裝滿了見證和代禱的信件,宋博士不但是一位佈道家,也是一位忠心的代禱者,記念着遠東與日俱增的羊群。

(摘自杜祥輝木牧師的《吾師宋尚節》)

周主培牧師

我年輕時參加了一次宋尚節博士的新春佈道會,使我永遠難忘。宋博士在那次新春佈道會上,把一具小小的棺材放在了講台上,他說恭喜發“材”是發“棺材”而非升官發財。他從棺材中抽出一些字條,上面寫着“驕傲、貪婪、說謊、憎恨”等罪惡。台下聽道的人在新年看見講台上擺放着與死亡有關的禁忌之物,嚇得目瞪口呆。這信息深入人的內心。接着宋博士呼召人認罪、悔改,並指出我們雖然都有一死,卻能在基督里成為新造的人,得到永生。

(摘自周主培牧師《骨肉之親》)

史祈生牧師

1934年11月14歲的史祈生在廈門參加了宋尚節博士的佈道會,第一天他溜到電影院去看電影,第二天他仍不能靜下心聽。第三天被二哥、三姐擠在中間,沒辦法,只好坐下來聽道。突然宋博士指着他說:“拉撒路出來!你死了,臭了,用布綁住了!主耶穌吩咐你出來!出來!趕快從墳墓里出來!”史祈生馬上覺得自己在一道強烈的光照下,看見自己的污穢、罪惡、心底的黑暗,真像死人那樣臭味難當,毫無是處。是的,他就是拉撒路,死了多天,已是臭了、爛了,沒有用的拉撒路,他開始流淚痛哭,跟着擁擠的人群來到台前去認罪悔改。

跪在台前的第一個念頭:幸好生命留到今天,可以悔改得救,不然這樣糊裡糊塗地下地獄,可真糟!第二個念頭:既然主救了我,這條命就是主的,不是自己的,從今以後要奉獻為主用,把福音傳給別人,拯救靈魂。所以他的得救和蒙召幾乎是同時的。他毫不遲疑地悔改,也毫不猶豫地奉獻自己。起身從台前走回來,走到半路,突然想起口袋裡有半包香煙,於是他轉回去,把香煙拿出來,丟在台前。我的一切都交給你了,連這包香煙在內。

當日,家人因他的悔改真快樂得流下眼淚,回到泉州以後,看見他的生活、脾氣都有實際的改變,家人更加歡喜。二哥特地買了一本金邊皮面的聖經送給他,慶祝他的重生。母親每晚的禱告中,也充滿了感謝讚美的話語。

(摘自滌然《主僕史祈生》)

蘇佐揚牧師

1932年我16歲那年,宋尚節博士來香港開培靈佈道會,聚會人很多,約有七百多人,宋博士用英語講道,李道榮牧師為他翻譯廣東話,第二天晚上,宋博士講道後問“什麼人願意獻身事主,請舉手,請到前面來”,我也舉了手,跟着人群走到前面,宋博士為我們奉獻的人禱告,聲淚俱下,使我們深受感動。是宋博士領我走上奉獻的道路,直到今日,我沒有後悔,我永遠記得那個奉獻的晚上,每逢想起他不惜性命事主的熱誠,都催人淚下。

1935年冬天,宋博士在江蘇徐州佈道時需要找一個司琴,要能夠不看琴譜就能為他彈他所唱的奮興短歌,最後找到了我,我當時正在山東滕縣華北神學院學習,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宋博士,而且有機會與他同工。宋博士唱短歌不依曲調,也不循節拍。《主必保守我》一歌本為F調,他竟唱成A調,我也照彈A調。宋博士把第三句“因我救主如此愛我”的“愛”字唱了二十拍,我也在琴鍵的A調第一和弦上往來奔跑,手為之酸。

有一天我跟宋博士吃飯的時候,我告訴他“你講道時常說:有辦法,請大夫;沒辦法,請耶穌。‘大夫’二字國語應讀為‘代夫’不是讀‘大(大小的大)’”,當天晚上宋博士就注意改了。宋博士這種謙卑的態度是許多人望塵莫及的。

當有一次宋博士知道我叫蘇佐揚時,他說:“蘇佐揚,我記得你,我時常為你禱告,你是不是從香港來的?”原來宋博士有一代禱本,按次序將奉獻者的名字和地址記錄下來,每天為這些人禱告。

宋博士為人禱告醫病的方式很特殊,他事前不為他行神醫的事作任何宣傳,也不過問求醫者所患何病。據我親眼所見,求醫者集中在禮堂唱詩,講台上放一屏風,不讓台下的人看見台上的情形,宋博士在屏風後跪下懇切禱告,有兩位弟兄在台上迎來送往。求醫者逐一上台跪在屏風後的椅子邊,宋博士一邊祈禱一邊用左手按在求醫者頭上,然後用右手出力拍在自己的左手背上,於是吩咐求醫者下台,疾病也就離開了求醫者。

他雖然不是一位神學畢業生,但他是一位真正讀過神學的傳道人。

他雖然自認脾氣不好,但他是一位絕對順服神旨意的僕人。

他雖然曾接受很多物質上的捐助,但他絕對不貪財愛世。

他雖然有許多足以誇耀的長處,但他寧願述說主奇妙的恩典。

他雖然知道自己不完全,但他竭力與神同行。

他雖然受到多人的批評和反對,但他絕不灰心。

他雖然活在世上不到四十四年,但他的工作果效至今猶在。

他曾引道我走上奉獻之路,我應完成他未竟之工。

摘自《神人宋尚節博士》蘇佐揚著

郭克昌牧師

1935年8月我19歲那年,宋尚節博士來新加坡主領奮興佈道大會,直落亞逸衛理公會禮拜堂二樓擠滿聽眾,樓下停車場也排滿坐椅,用播音機轉播宋博士的講道,吳靜聆姊妹做傳譯。一連三個禮拜,每日除主日外,三堂講道,座無虛席。每堂講道三個小時,可是聽眾完全沒有倦容,包括我在內。

每一次講道,宋博士在聖靈感動之下,痛斥罪惡,感人至深。我記得衛理公會直落亞逸堂駐堂牧師方漢京,第一晚聽宋牧師講道,他站在禮拜堂入門處,因為宋博士講道指責罪惡,手向他所站的入門處指去,叫他生氣,認為宋博士是在指責他。過後,聖靈在方牧師的心中動工,接下去宋博士的講道叫他大受感動,奮興會過後,方牧師大大復興,多次親自前往印度尼西亞傳揚福音。

宋博士此次來新加坡奮興,悔改重生之人數以千計,終身奉獻也近百人。我和女友美嬌,以及杜詳輝、杜詳和兄弟倆也跪在台前的前排,由宋博士親自為我們一一按手祝終身奉獻。

隨着這首次的奮興會,“新加坡基督徒佈道團”在宋博士主領之下成立,吳靜聆姊妹被選為佈道團團長。自當初起,我一直在佈道團事奉,直到如今。過後,宋博士又來過新加坡三次,主領查經會和奮興會,我除日間須任職外,各次聚會我都赴會聽講。

摘自《我一生感恩見證集》郭克昌著

屬靈格言編

論聖靈

聖靈的工作和重要

l 聖靈一作工,真像一面大鏡子,把人的罪全照出來。

l 當聖靈臨到時,人就看到自己的罪,認罪悔改,帶來教會復興的場面。

l 人所做的不如聖靈工作的億萬分之一,若聖靈不工作,人所做的都歸於空。

l 人人需要被聖靈充滿,每天要被聖靈充滿,永遠被聖靈充滿。

l 傳道人不得聖靈的洗,不如不傳道。中國教會不是缺少傳道人,乃是缺少被聖靈充滿的見證者。

l 聖靈充滿是當今教會最大的需要。

l 神所喜悅的工人要被聖靈完全浸透,腳浸透,會跑順服的道路;膝浸透,會不住地禱告;腰浸透,能大膽為真理作證;手浸透,滿有神跡奇事隨着他;嘴浸透,見證有能力,能扎人心;眼浸透,會參透萬事;臉浸透,面貌向天使;心浸透,以主的心為心;甚至全身浸透,如彼得的影兒能醫病。

如何讓聖靈充滿

l 罪惡出去,活水進來,別老挑着罪擔去打死水。神的恩賜不是叫你獨善其身,在方言、異象中自樂自足,乃要你成為中空而潔凈的水管,把靈里的活水涌流出來,灌溉那枯乾的生靈,使被滋潤的心田能結出靈果,榮主聖名。所以’舍’才是’得’的屬靈法則,倒空自己,順服神旨,憑着愛心去作見證,才是追求並持守聖靈充滿的正當途徑。

l 神尚未給我非常的靈力,因我尚未完全潔凈。

l 內心的清潔即能被聖靈充滿,罪攔阻我們被聖靈充滿,認罪悔改是羞辱撒旦、榮耀神的事,是重生、聖靈充滿的必要條件。

l 得聖靈充滿的要訣,即同心合意、恆切持久地禱告,全體渴求聖靈充滿。

聖靈充滿的果子

充滿了愛

l 聖靈充滿所得最大的果子和恩賜就是愛-盡心、盡性、盡意地愛神和愛人如己、愛人的靈魂。聖靈充滿的憑據不在於你能說方言、唱靈歌、見異象,聖靈充滿的憑據乃在於你有愛,你的心裡被神的愛所澆灌、所充滿。追求聖靈充滿最要緊的是追求愛,有愛人靈魂的心,彼此在主愛里合而為一。

l 在追求的路上要小心,要追求那可以經得住審判的。方言、異象在審判的日子都算不了什麼,惟有愛人靈魂的心是神所喜悅的。

l 滿有愛人靈魂的心是聖靈充滿的憑據,如所得的靈恩不能增加愛心的就不是真靈恩。聖靈就是愛火,在我們心中不住地焚燒。

l 聖靈所賜的恩賜最大的是愛,最小的是說方言。

充滿了能力

l 非聖靈充滿,則沒有能力為主作見證,非聖靈充滿,則禱告沒有能力,因為心裏面有隱藏的罪沒有對付,每天當到寶血前被主洗凈。

l 真聖靈充滿還是假聖靈充滿,要看他有沒有能力為主作見證。

l 被聖靈充滿前,只能抬人進天國,步步維難;被聖靈充滿後,有主上面賜下的能力,神自運汽車送人進天國。

l 當聖靈工作時,人喜歡讀聖經、喜歡禱告,講道的人充滿靈力,這靈力藉著神的話語就能打動人心,救一切相信的人。

l 只有受聖靈的洗,才能得上面來的能力。

論聖潔

l 一個人真正的失敗乃內心的失敗。內心清潔而且剛強,何怕逆境,內心聖潔而且勇健,則能勝過一切環境。

l 聖潔之道可分三段:一是潔凈自己、二是除去一切污穢、三是完全順服主。

l 聖潔涵括面甚廣,不只限于思想、言語、行為不玷罪污而已,甚至連作夢的內容都要無可責備。

l 佈道會的果效乃是照出自己靈性最妙的鏡子,如佈道沒有果效,則知自己的內心尚未潔凈。心越聖潔,講道越有能力。已得救恩者,如不常省查己罪,求主寶血潔凈自己,不免淪為假冒偽善者。我事主多年,仍覺自己卑污,神所愛者受鞭責最厲害。魔鬼最怕傳道人天天講耶穌的救恩,暴露聽者的罪。我第一年傳道,只注意方法,故不能領一人真正悔改,今方知除去教會及個人一切罪惡,乃靈工之根本。

l 聖潔的人,其影子足以醫人;為人按手有能力。彼得不為金錢所迷,聖潔的手絲毫沒有不義的錢,故大有能力。得靈力的秘訣就是必須要追求聖潔。傳道人缺乏靈力的原因是因為尚未得到潔凈。

l 屬靈的財寶即信心,屬靈的美麗即聖潔,內心的清潔即能被聖靈充滿。

l 雕刻一塊石頭時,先去掉大塊,後去掉小塊,最後要去掉那最微小的,使你毫無瑕疵。

論傳道人

l 要是傳道人沒有生命,基督根本不承認你是他的見證人。

l 傳道不在乎人的學問、知識、才幹,傳道乃在乎是否有新生命與能力,有生命有能力與沒生命沒能力的傳道人,其果效真有金銀寶石與草木禾秸之區別。

l 許多傳道人雖也講耶穌,但並未真有耶穌居於心中。有許多人只能跟主到迦拿或加利利,而未曾跟隨耶穌到客西馬尼園。

l 要奮興教會,必須先奮興教會的領袖,才會使教會的奮興工作不至徒勞。教會能否奮興,取決於有怎樣的傳道人,奮興團雖竭力播種,傳道人如不善後,一切工作皆為徒勞。

l 如果傳道人有生命、有能力,中國教會則能自立自養。

l 許多傳道人不是缺乏口才,乃是缺乏生命的經歷和生命改變的見證。

l 傳道人要在每件事情上順服神的帶領,不可走在神的前頭。

l 非神特選者,就不能做傳道,做傳道比做總統還光榮,將得到永遠無比的榮譽。

l 傳道人不儘儘傳道,而且要禱告,禱告有時比傳道更重要。

l 傳道人若不先自己算清罪賬,倒空器皿,怎能有能力攻破他人心中堅固的堡壘?

l 傳道人有三要:要禱告、要讀經、要自潔。

l 真正有能力的傳道人要有重生的經歷,要經歷聖靈的洗。傳道人不得到聖靈的洗、重生的洗,不如不傳道,一切工作都是空的。

l 傳道人有三險:名、利、色。使一個傳道人悔改最難,如一個傳道人真悔改,則千萬人能得救。我之所以傳道得力,是因為我常悔改,並肯在人前認罪,不顧臉面。

l 傳道人與教會復興關係最密切,缺乏靈力的原因是因為尚未得到潔凈。

l 傳道人不要為金錢憂慮,而要常為信徒的靈性憂慮。傳道人要學會忘記自己,被聖靈充滿,講道才能大得能力。

l 神僕人的行為與生活比傳道還要緊。

l 教會缺乏的是好牧人,如有真正的糧草,則羊自來。

l 傳道人越肯負架,越謙卑,神越用你。

論對付罪

l 求神饒恕自己的罪比求神治好病更重要。

l 人靈魂得救乃人生最大的需要,撒旦卻常用最巧妙的計策使人不覺得自己有罪,而且視犯罪為無關緊要。

l 我每天讀十一章聖經,每讀一章都求主指示我還有什麼罪沒有對付,聖經乃寶血,專為洗我罪而設,我每分鐘都不能夠離開主寶血的救贖。

l 今方知除去教會及個人一切罪惡,乃靈工之根本。

l 給人醫病之先,先要病人做認罪悔改的禱告,因為有許多人只要求主醫治其病,而不求主赦免其罪,他們的病根不除,醫治也是暫時的。

l 以前在福建佈道三年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我未叫人在神面前清楚地認罪。

l 悔改、重生一定要打開棺材,倒清罪惡,出死入生,然後才能讓聖靈內住、充滿在我們的新生命里。
l 認罪悔改是羞辱撒旦、榮耀神的事,是重生、聖靈充滿的必要條件。神只救罪人,但不救假善者,有許多人有主在禮拜堂里,卻沒有主在家裡,許多人的家中真是活地獄。

l 罪根只有靠神拔掉,我們才得以完全聖潔。

論禱告

l 恆切禱告是教會復興的前奏,認罪悔改、追求聖潔是大復興帶來的必然結果。

l 當禱告,如不禱告,則一切工作都是空的。傳道人不僅僅傳道,而且要禱告,禱告有時比傳道更重要。

l 只有同心合意的禱告才能帶來教會真正的復興,同心合意的禱告乃奮興教會之首要。禱告是為主作工的力量,禱告停,工作停,教會不禱告則死。

l 教會不禱告則死,將來見主面時,必定有許多人痛悔自己在世上禱告太少。

l 夜間之禱告可以決定白天之得勝。禱告的中心就是讓聖靈充滿講道的人和聽道的人。得聖靈充滿的要訣,即同心合意、恆切長時間地禱告,全體渴求聖靈充滿。

l撒旦是多麼怕聖徒同心恆切的禁食禱告

l 讚美的禱告能擊敗仇敵。禱告是運用天兵來完成神的工作。

l 禱告乃最快樂的事,切勿以為是重擔。

論對付己

l 在講道時,讓你的‘己’死掉,‘己’死神則作工,不憑自己的感覺,只憑着裡面涌流的愛泉來傳講神的道
l 神的工人要先堵住自己的破口,方能堵住教會的破口,先認識自己的敗壞,方能認識教會中的敗壞,才配為神說話。

論教會

l 教會的三大危機:1)教會內部有罪沒有對付和倒空,2)教會內部不同心,3)缺乏真理知識,所以一遇困難便灰心,懷疑主的能力,苦難一來就後退。

l 教會就像電燈泡中的白金絲,必須排除燈泡內一切的空氣和雜質,那麼當電流通過時,白金絲才能發光,教會必須要倒空罪惡才能為主發光。

論苦難

l 磨難雖是苦杯,然而飲後,苦杯則變為生命樹,唯行十字架路,深嘗一切苦杯,方能勸人同行十字架的道路。

l 患難中得勝的信徒乃真正的好種子。

l 神所重用的工人都受過苦難中的造就。

l 主正是藉著苦難使我學習謙卑,一切所遇到的痛苦,將成為神兒女得福的泉源。受苦越多,所得的益處越多。神的恩典藏在苦難中。

l 神有時給僕人特別的造就,藉著苦難,使之謙卑,使神得到全部的榮耀。藉著這病叫人知道宋尚節是人,不是神,以前許多人蒙醫治,那是神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

l 我們聖徒的命真是橄欖命,越壓越出油。

l 一個人經過苦難之後才會體恤別人,安慰別人。

l 非親身經歷人生之痛苦,否則無法對其他受同樣痛苦的人表同情、施安慰。建立家庭的祝福乃在於讓我們有經驗與經歷去安慰他人。

論信心

l 讓神自己作工這就是信心。

l 信心是由認識神而來,愈認識神、愈有信心。

l 神的應許是靠信心來成就的,你信到什麼地步,主就為你成就到什麼地步。

l 一個信靠主的人沒有什麼危險可以叫他懼怕,沒有什麼重擔他不能擔負,沒有什麼環境他不能歌唱,沒有什麼舊性他不能治死,沒有什麼安排不是他的好處,沒有什麼勝利不是出於恩典,沒有一樣東西能使他與神的愛隔絕。

論見證

l 讓信徒起來作自己蒙恩的見證,是挑旺大家愛主之心,復興教會不可缺少的一環。信徒的見證和經歷是一本活聖經。許多傳道人不是缺乏口才,乃是缺乏生命的經歷和生命改變的見證。

l 每次領會後讓蒙恩者登台作見證,不僅使主的名大得榮耀,會眾愛主的心也被挑旺起來。

論傳福音

l 我死也要在中國傳道,只要我的同胞得救,就是死,我也甘心。

論十字架

l 只有靠十字架的大能和大愛,才能真正斷開罪惡的鎖鏈,吸引萬人歸向主。

l 唯行十字架路,深嘗一切苦杯,方能勸人同行十字架的道路。

l 家庭的勞累也是最美的十字架,如能追憶主耶穌十架代死之苦,則可以得勝矣!

l 我每次講道永不忘記高舉基督,靠着十字架的大能與神的大愛講悔改的道,聖靈便會在人心中做變化的工作。

l 婚姻的問題,子女的問題,錢財上的問題,健康上的問題,歸根是罪的問題,如果人不認識到這一點,不靠着十字架和耶穌基督的救贖,除掉罪根,人類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

l 我每次換藥時就把思想集中十字架的耶穌基督身上,一想到主為我所受的鞭傷,我那點苦就算不得什麼。

建立建會的五個根基

1. 悔改

2. 重生

3. 聖潔

4. 得勝

5. 傳福音

愛主三級

1. 明白主的愛

2. 經歷主的愛

3. 充滿主的愛

以基督的心為心

l 愛主所愛,樂主所樂,憂主所憂,恨主所恨,說主所說,求主所求,作主所作,主心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