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瑟:福音派教会里的五种假福音(下)—(5.跨宗教对话的“福音”)

0

文 | 路瑟(Dr. Erwin W. Lutzer)
译者:梅子

《生命季刊》第100期 2021年12月

请阅读本文上篇:

福音派教会里的五种假福音(1)

福音派教会里的五种假福音(2)

福音派教会里的五种假福音(3)

福音派教会里的五种假福音(4)

福音派教会里的五种假福音(5)

5.跨宗教对话的“福音”

The Gospel of Interfaith Dialogu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和对“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的极大忧虑写下这一部分。我们的文化选择了向伊斯兰教投降,教会也被迫效尤。首先我想说明的是,我不反对和穆斯林在教会讲台之外的场所就两种宗教间的差异进行对话;我很高兴地参与了一些这样的交流。遗憾的是,一些教会在宽容、爱心、(甚至有些人会说)传福音的名义下,邀请穆斯林来到教会讲述一种特别的、改写了的伊斯兰教。

正如我在前面一章强调过的,与穆斯林成为朋友的机会是神给予我们的特别待遇。我在这里正式地公开声明,我反对辩论,反对试图证明谁是正确的,反对使用谴责之词。我们不应力争赢得辩论,而应努力赢取信任、体现尊重和关爱。我听到过一些归信基督教的前穆斯林教徒的见证,他们的故事有着一个共同的主题,即出乎他们意料的来自基督徒的爱和关怀。

不过本章讲的是“跨宗教对话”,它是一种有计划、有组织的论坛,被一些穆斯林教徒和穆斯林团体利用,该论坛讲述伊斯兰教,把伊斯兰教描绘得对人胃口、受人欢迎。天主教徒斯蒂芬·科夫林(Stephen Coughlin)对此感到忧虑。他揭示了自由派天主教徒对伊斯兰教的接纳,并痛心地指出:天主教徒“看重他们与异教伙伴之间的诱人关系,甘心压抑自己的核心信念;他们愚蠢地将异教伙伴的赞许和虚假友谊,摆在对自己信仰的忠诚之上。”37

科夫林写道:通过对跨宗教对话的颠覆,一些穆斯林组织—尤其是 “穆斯林兄弟”会—力图操纵其他宗教,以造成后者信仰上的混乱。类似手段在美国的高等院校中已经奏效,目前正走进我们的教会。科夫林阐释说:“对于 “穆斯林兄弟”会来说,跨宗教对话的渠道是对诸多宗教组织领导层渗透的最佳平台。”38

在教会中开展的跨宗教对话活动为穆斯林领袖提供了一个无人与之竞争的公开发言的舞台,让他们向听众讲述一种特别的、伊斯兰教的改写本,而该版本既不存在于穆斯林国家,也不以伊斯兰教的历史和基础性典籍为依据。

跨宗教对话的目的

在穆斯林看来,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一名已故主要成员赛义德·库特布(Sayyid Qutb)的一段话道出了跨宗教对话的目标:“伊斯兰教与贾希利叶(Jahiliyyah,即所有不信奉伊斯兰教的社会)之间的鸿沟甚大,在其上架起一座桥梁不是为了使双方的人们相互融合,而只是为了使贾希利叶加入伊斯兰教。”39

据报道,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创始人奥马尔·艾哈迈德(Omar Ahmad)说了类似的话:“……我们的媒体人( “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会理解你发出的两种信息,一种是给美国人的,另一种是给穆斯林的。”40

穆罕默德·沙菲克(Mohammad Shafiq)和穆罕默德·阿布·尼默尔(Mohammed Abu-Nimer)所著的跨宗教对话:穆斯林指南一书语气不偏不倚,会令基督徒觉得其中许多说法可以接受。作者谈到了公平、礼貌、倾听、以及共存的必要性。41

简而言之,该书重新解说伊斯兰教的圣典和历史,其作者向非穆斯林呈现的伊斯兰教已经删除了他们不想为外人所知的内容。该书不谈伊斯兰教法,不涉及对叛教者(即放弃信仰的穆斯林)的严厉惩罚等问题,也不提伊斯兰教对基督徒犯下的严重暴行(特别是在中东地区)。

穆斯林应该鼓励相互信任的精神,但不要忘记“古兰经才是纯净的文本,它恢复了古来先知所传的纯正的一神观的原貌。”42 (译者注:伊斯兰教宣称: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前的先知所传的神的信息已被玷污或丢失,而穆罕默德所领受的古兰经纠正了错误,传讲了纯正的一神论。)

请细读下面的话:“每个对话伙伴都有权定义其宗教和信念,如此,则其余对话者只能作为局外人对该宗教进行描述。”43 还有:“这些研讨会应同时针对基督徒和穆斯林的信仰,对两种信仰进行比较,但不在二者之间判断孰好孰坏。” 44

该书的基本意思是:参加跨宗教对话的穆斯林想有一个无竞争的舞台,在那里他们可以讲述他们改编的伊斯兰教,既不引用古兰经中令人生厌的章节,也不提及伊斯兰教对其信徒的虐待,特别是对那些不赞成其教义者的迫害。

跨宗教对话的每个参与方都应该相信对方讲话的字面意思;也就是说,对话者不宜对各个宗教进行批判性分析。他们还认为,要使他人觉得伊斯兰教很宽容、无偏见,友好的对话气氛是非常重要的。

让我们来听

假如你是生活在伊拉克、伊朗、埃及或沙特阿拉伯的一位基督徒,直接目睹过压制和迫害,那你可能辨认不出来这个改编了的伊斯兰教。以下是跨宗教对话中的六段话,教导穆斯林如何向美国人介绍伊斯兰教:

要说伊斯兰教“保护和增进公民权利”。45

“参与对话的穆斯林可以强调声明伊斯兰教对男、女的权利都是支持的。”46

“西方许多人认为伊斯兰是一个复仇宗教,其实他们不知道伊斯兰的核心教义是宽恕和怜悯。”47

“穆斯林不要说犹太人、基督徒、印度教徒、佛教徒或其他人终将下地狱这样的话。”48应该避免谈论这类话题。如果避免不了,那么就要用一种最不冒犯人的方式来表达,因为“和平生活与共处是伊斯兰教对所有穆斯林的核心命令。”49

“穆罕默德……建立了一个包括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和多神教教徒在内的跨宗教联盟。他的目标是找到一条让众生和平相处的途径…… [穆罕默德]总是依照伊斯兰教的宽恕与怜悯原则来调解人和人之间的分歧。”50

也许现在我们明白了跨宗教对话对穆斯林社会的价值所在。难怪他们写道:“跨宗教对话是一种理想的场所,在这里不仅可以培养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积极的、建设性关系,也可以将这种关系推广到国外,还可以用这种关系做为互动的指导模式。”51

穆斯林寻找愿意遵守这些跨宗教对话规则的基督教领袖,这些领袖不加鉴别地接受穆斯林的叙述,甚至以牺牲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为代价。

美国最精通伊斯兰教的学者之一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说:“事实证明,天主教会特别容易受到老练的操纵策略的影响,这类操纵的目的是使被操纵者信仰上产生混乱,从而使他们向伊斯兰教法(shariah)投降,而这一切都是在他们心爱的左派以及自由派的接纳、包容和宽容的价值观的掩护下进行的。”52 新教教会—甚至包括福音派教会—正在紧跟天主教会。

不幸的是,传讲伊斯兰教改编版的穆斯林在美国有一群现成的听众,这些听众完全相信 “穆斯林兄弟”会这类组织是宽容的、和平的,并且是尊重其他宗教的。穆斯林可以依仗的事实是,他们面对的听众从未读过“古兰经”和“圣训”,他们也相当肯定的是:许多听众从未研究过伊斯兰教的历史,对于“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所说的要从内部摧毁西方文明等宣称,他们甘愿置若罔闻。

无论“穆斯林兄弟”会公开宣称的目标是什么,无论激进穆斯林发动了多少恐怖袭击,无论伊斯兰教的历史如何,也无论是否有人越来越坚决地要求我们放弃自己的自由而赞成穆斯林的主张,穆斯林领袖都知道许多美国人接受了这样的说辞:伊斯兰教是宽容与和平的宗教。

有些福音派人士可能会说我们应该进行跨宗教对话,“架起桥梁”以传福音。我给他们两点回应:

首先,圣经禁止我们在任何情况下允许假教师在我们的教会中宣讲(见约翰二书6-11)。

其次,传福音的最好途径是通过建立友谊,进行坦诚的讨论,以及为他人(包括和我们信仰不同的邻居)服务。但是,为虚假宗教的代表提供一个无人挑战的平台,让他们用精心编织的谎言赢得听众,这绝对是不对的,尤其是在教会里。

如果一间教会想了解伊斯兰教信仰,为什么不邀请曾经是穆斯林但后来归信耶稣的基督徒来教会分享他们的见证呢?我个人发现这样的见证很有教育意义,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那些未受西方价值影响的穆斯林国家的人们的生活。我们有许多东西要学,也有许多人可以教我们。

至于传福音,我们可以通过其他途径用基督的爱和福音去影响穆斯林。基督徒和穆斯林可以在家里、学校、社区和工作场所建立关系。耶稣呼召我们跨越鸿沟,随时随地做祂的好代表。耶稣对门徒所说的下面这段话,也许恰是我们此时应该铭记的:“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马太福音10:16)。

值得感恩的是,我们可以仰望我们的好牧人,每走一步祂都与我们同行。

注释:

37. Stephen Coughlin, “Bridge-Building” to Nowhere:The Catholic Church’s Case Study in Interfaith Delusion (Washington, D.C.: The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2015), 9.

38. Ibid., 19.

39. Ibid., 8.

40. “C.A.I.R. IS HAMAS: How the Federal Governmentproved that the Council on American-Islamic Relations is a front forterrorism,”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n.d.,https://www.centerforsecuritypolicy.org/wp-content/uploads/2016/12/CAIR_is_HAMAS.pdf.

41. Muhammad Shafiq and Mohammed Abu-Nimer,Interfaith Dialogue, A Guide for Muslims (Herndon, VA: The InternationalInstitute of Islamic Thought, 2011).

42. Ibid., 59.

43. Ibid., 31.

44. Ibid., 108.

45. Ibid., 42.

46. Ibid.

47. Ibid., 45.

48. Ibid., 70.

49. Ibid., 78.

50. Ibid., 103.

51. Ibid., 100–101.

52. Coughlin, “Bridge-Building,”

路瑟牧师(Dr.Erwin Lutzer) 芝加哥慕迪教会主任牧师;2013/2017中国福音大会讲员。译者梅子 现居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