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瑟:福音派教會裡的五種假福音(下)—(5.跨宗教對話的“福音”)

0

文 | 路瑟(Dr. Erwin W. Lutzer)
譯者:梅子

《生命季刊》第100期 2021年12月

請閱讀本文上篇:

福音派教會裡的五種假福音(1)

福音派教會裡的五種假福音(2)

福音派教會裡的五種假福音(3)

福音派教會裡的五種假福音(4)

福音派教會裡的五種假福音(5)

5.跨宗教對話的“福音”

The Gospel of Interfaith Dialogu

我懷着沉重的心情和對“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的極大憂慮寫下這一部分。我們的文化選擇了向伊斯蘭教投降,教會也被迫效尤。首先我想說明的是,我不反對和穆斯林在教會講台之外的場所就兩種宗教間的差異進行對話;我很高興地參與了一些這樣的交流。遺憾的是,一些教會在寬容、愛心、(甚至有些人會說)傳福音的名義下,邀請穆斯林來到教會講述一種特別的、改寫了的伊斯蘭教。

正如我在前面一章強調過的,與穆斯林成為朋友的機會是神給予我們的特別待遇。我在這裡正式地公開聲明,我反對辯論,反對試圖證明誰是正確的,反對使用譴責之詞。我們不應力爭贏得辯論,而應努力贏取信任、體現尊重和關愛。我聽到過一些歸信基督教的前穆斯林教徒的見證,他們的故事有着一個共同的主題,即出乎他們意料的來自基督徒的愛和關懷。

不過本章講的是“跨宗教對話”,它是一種有計劃、有組織的論壇,被一些穆斯林教徒和穆斯林團體利用,該論壇講述伊斯蘭教,把伊斯蘭教描繪得對人胃口、受人歡迎。天主教徒斯蒂芬·科夫林(Stephen Coughlin)對此感到憂慮。他揭示了自由派天主教徒對伊斯蘭教的接納,並痛心地指出:天主教徒“看重他們與異教夥伴之間的誘人關係,甘心壓抑自己的核心信念;他們愚蠢地將異教夥伴的讚許和虛假友誼,擺在對自己信仰的忠誠之上。”37

科夫林寫道:通過對跨宗教對話的顛覆,一些穆斯林組織—尤其是 “穆斯林兄弟”會—力圖操縱其他宗教,以造成後者信仰上的混亂。類似手段在美國的高等院校中已經奏效,目前正走進我們的教會。科夫林闡釋說:“對於 “穆斯林兄弟”會來說,跨宗教對話的渠道是對諸多宗教組織領導層滲透的最佳平台。”38

在教會中開展的跨宗教對話活動為穆斯林領袖提供了一個無人與之競爭的公開發言的舞台,讓他們向聽眾講述一種特別的、伊斯蘭教的改寫本,而該版本既不存在於穆斯林國家,也不以伊斯蘭教的歷史和基礎性典籍為依據。

跨宗教對話的目的

在穆斯林看來,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一名已故主要成員賽義德·庫特布(Sayyid Qutb)的一段話道出了跨宗教對話的目標:“伊斯蘭教與賈希利葉(Jahiliyyah,即所有不信奉伊斯蘭教的社會)之間的鴻溝甚大,在其上架起一座橋樑不是為了使雙方的人們相互融合,而只是為了使賈希利葉加入伊斯蘭教。”39

據報道,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創始人奧馬爾·艾哈邁德(Omar Ahmad)說了類似的話:“……我們的媒體人( “穆斯林兄弟”會成員)會理解你發出的兩種信息,一種是給美國人的,另一種是給穆斯林的。”40

穆罕默德·沙菲克(Mohammad Shafiq)和穆罕默德·阿布·尼默爾(Mohammed Abu-Nimer)所著的跨宗教對話:穆斯林指南一書語氣不偏不倚,會令基督徒覺得其中許多說法可以接受。作者談到了公平、禮貌、傾聽、以及共存的必要性。41

簡而言之,該書重新解說伊斯蘭教的聖典和歷史,其作者向非穆斯林呈現的伊斯蘭教已經刪除了他們不想為外人所知的內容。該書不談伊斯蘭教法,不涉及對叛教者(即放棄信仰的穆斯林)的嚴厲懲罰等問題,也不提伊斯蘭教對基督徒犯下的嚴重暴行(特別是在中東地區)。

穆斯林應該鼓勵相互信任的精神,但不要忘記“古蘭經才是純凈的文本,它恢復了古來先知所傳的純正的一神觀的原貌。”42 (譯者註:伊斯蘭教宣稱:隨着時間的流逝,以前的先知所傳的神的信息已被玷污或丟失,而穆罕默德所領受的古蘭經糾正了錯誤,傳講了純正的一神論。)

請細讀下面的話:“每個對話夥伴都有權定義其宗教和信念,如此,則其餘對話者只能作為局外人對該宗教進行描述。”43 還有:“這些研討會應同時針對基督徒和穆斯林的信仰,對兩種信仰進行比較,但不在二者之間判斷孰好孰壞。” 44

該書的基本意思是:參加跨宗教對話的穆斯林想有一個無競爭的舞台,在那裡他們可以講述他們改編的伊斯蘭教,既不引用古蘭經中令人生厭的章節,也不提及伊斯蘭教對其信徒的虐待,特別是對那些不贊成其教義者的迫害。

跨宗教對話的每個參與方都應該相信對方講話的字面意思;也就是說,對話者不宜對各個宗教進行批判性分析。他們還認為,要使他人覺得伊斯蘭教很寬容、無偏見,友好的對話氣氛是非常重要的。

讓我們來聽

假如你是生活在伊拉克、伊朗、埃及或沙特阿拉伯的一位基督徒,直接目睹過壓制和迫害,那你可能辨認不出來這個改編了的伊斯蘭教。以下是跨宗教對話中的六段話,教導穆斯林如何向美國人介紹伊斯蘭教:

要說伊斯蘭教“保護和增進公民權利”。45

“參與對話的穆斯林可以強調聲明伊斯蘭教對男、女的權利都是支持的。”46

“西方許多人認為伊斯蘭是一個復仇宗教,其實他們不知道伊斯蘭的核心教義是寬恕和憐憫。”47

“穆斯林不要說猶太人、基督徒、印度教徒、佛教徒或其他人終將下地獄這樣的話。”48應該避免談論這類話題。如果避免不了,那麼就要用一種最不冒犯人的方式來表達,因為“和平生活與共處是伊斯蘭教對所有穆斯林的核心命令。”49

“穆罕默德……建立了一個包括猶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和多神教教徒在內的跨宗教聯盟。他的目標是找到一條讓眾生和平相處的途徑…… [穆罕默德]總是依照伊斯蘭教的寬恕與憐憫原則來調解人和人之間的分歧。”50

也許現在我們明白了跨宗教對話對穆斯林社會的價值所在。難怪他們寫道:“跨宗教對話是一種理想的場所,在這裡不僅可以培養穆斯林與非穆斯林之間積極的、建設性關係,也可以將這種關係推廣到國外,還可以用這種關係做為互動的指導模式。”51

穆斯林尋找願意遵守這些跨宗教對話規則的基督教領袖,這些領袖不加鑒別地接受穆斯林的敘述,甚至以犧牲自己的基督教信仰為代價。

美國最精通伊斯蘭教的學者之一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說:“事實證明,天主教會特別容易受到老練的操縱策略的影響,這類操縱的目的是使被操縱者信仰上產生混亂,從而使他們向伊斯蘭教法(shariah)投降,而這一切都是在他們心愛的左派以及自由派的接納、包容和寬容的價值觀的掩護下進行的。”52 新教教會—甚至包括福音派教會—正在緊跟天主教會。

不幸的是,傳講伊斯蘭教改編版的穆斯林在美國有一群現成的聽眾,這些聽眾完全相信 “穆斯林兄弟”會這類組織是寬容的、和平的,並且是尊重其他宗教的。穆斯林可以依仗的事實是,他們面對的聽眾從未讀過“古蘭經”和“聖訓”,他們也相當肯定的是:許多聽眾從未研究過伊斯蘭教的歷史,對於“穆斯林兄弟”會領導人所說的要從內部摧毀西方文明等宣稱,他們甘願置若罔聞。

無論“穆斯林兄弟”會公開宣稱的目標是什麼,無論激進穆斯林發動了多少恐怖襲擊,無論伊斯蘭教的歷史如何,也無論是否有人越來越堅決地要求我們放棄自己的自由而贊成穆斯林的主張,穆斯林領袖都知道許多美國人接受了這樣的說辭:伊斯蘭教是寬容與和平的宗教。

有些福音派人士可能會說我們應該進行跨宗教對話,“架起橋樑”以傳福音。我給他們兩點回應:

首先,聖經禁止我們在任何情況下允許假教師在我們的教會中宣講(見約翰二書6-11)。

其次,傳福音的最好途徑是通過建立友誼,進行坦誠的討論,以及為他人(包括和我們信仰不同的鄰居)服務。但是,為虛假宗教的代表提供一個無人挑戰的平台,讓他們用精心編織的謊言贏得聽眾,這絕對是不對的,尤其是在教會裡。

如果一間教會想了解伊斯蘭教信仰,為什麼不邀請曾經是穆斯林但後來歸信耶穌的基督徒來教會分享他們的見證呢?我個人發現這樣的見證很有教育意義,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那些未受西方價值影響的穆斯林國家的人們的生活。我們有許多東西要學,也有許多人可以教我們。

至於傳福音,我們可以通過其他途徑用基督的愛和福音去影響穆斯林。基督徒和穆斯林可以在家裡、學校、社區和工作場所建立關係。耶穌呼召我們跨越鴻溝,隨時隨地做祂的好代表。耶穌對門徒所說的下面這段話,也許恰是我們此時應該銘記的:“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馬太福音10:16)。

值得感恩的是,我們可以仰望我們的好牧人,每走一步祂都與我們同行。

注釋:

37. Stephen Coughlin, “Bridge-Building” to Nowhere:The Catholic Church’s Case Study in Interfaith Delusion (Washington, D.C.: The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2015), 9.

38. Ibid., 19.

39. Ibid., 8.

40. “C.A.I.R. IS HAMAS: How the Federal Governmentproved that the Council on American-Islamic Relations is a front forterrorism,”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n.d.,https://www.centerforsecuritypolicy.org/wp-content/uploads/2016/12/CAIR_is_HAMAS.pdf.

41. Muhammad Shafiq and Mohammed Abu-Nimer,Interfaith Dialogue, A Guide for Muslims (Herndon, VA: The InternationalInstitute of Islamic Thought, 2011).

42. Ibid., 59.

43. Ibid., 31.

44. Ibid., 108.

45. Ibid., 42.

46. Ibid.

47. Ibid., 45.

48. Ibid., 70.

49. Ibid., 78.

50. Ibid., 103.

51. Ibid., 100–101.

52. Coughlin, “Bridge-Building,”

路瑟牧師(Dr.Erwin Lutzer) 芝加哥慕迪教會主任牧師;2013/2017中國福音大會講員。譯者梅子 現居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