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揭露:中国全方位收集西方目标人物数据

0
4

2022-01-03 03:143000
标签: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Facebook 和 Twitter,
中国妇权网翻译自《华盛顿邮报》 2021-12-31

编者按:编者按:据英国「观察者」(The Spectator)杂志近日报导,剑桥大学过去5年从中国电信商华为公司获得2570万英镑资助(约3477万美元)。包含牛津在内,共有9所顶尖大学被曝出接受华为资助,总金额高达2870万英镑(约3883万美元),英国政府担忧华为正深入渗透英国学界。剑桥大学的另一所研究中心,在2021年9月被发现大多数学者与华为公司暗地里有经济等各种关联,因华为的渗透与收买涉及违法而遭到检控。美国《华华盛顿邮报》接着也披露了中国如何全方位收集西方目标人物数据。

中国拥有一个覆盖全国的政府数据监控服务网络系统,称为「舆情分析软体」。该系统是在过去十年中开发的,最早是用于在中国国内向官员警告网上政治敏感信息。但是近几年来,中国正在将其内部数据监视网络的主要部分向外转移,以挖掘包括 Facebook 和 Twitter 在内的西方社交媒体,为其政府机构、军队和警察提供有关外国目标的信息。

中文的招标文件、合同和公司备案

该软件主要针对中国国内互联网用户和媒体,但对 2020 年初以来 300 多个中国政府项目的招标文件和合同的后审查包括旨在从 Twitter、Facebook 和 Facebook 等来源收集外国目标数据的软件订单。

监管机构正在购买新的或更复杂的系统来收集数据。其中包括价值 320,000 美元的中国官方媒体软件程序,该程序挖掘 Twitter 和 Facebook 以创建外国记者和学者的数据库; 一个耗资 216,000 美元的北京警察情报项目,分析西方关于香港和台湾的闲聊; 以及位于中国大部分维吾尔族人口的新疆的网络中心,该中心对国外主要是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语言内容进行编目。

一名驻北京的分析员说,“现在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反华人员的地下网络,”。他是在一个向中宣部报告的单位工作。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讨论了他们的工作,他说,他们的任务是制作一份数据报告,说明与北京高层领导有关的负面内容如何在 Twitter 上传播,包括个别学者、政治家和记者的简介。

这些监视拖网是北京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完善其对外宣传工作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它们还形成了一个预警系统网络,旨在针对损害北京利益的趋势发出实时警报。

拜登政府担心对华科技投资被用做军事或监控

德国马歇尔基金的高级研究员马雷克奥尔伯格说:“他们现在正在将部分努力转向外部,坦率地说,我认为这太可怕了,看看这在中国国内带来的庞大数量和规模。” 她说:“这确实表明,他们现在觉得在海外保卫中国、在海外打舆论战是他们的责任。”

中国政府的一些预算包括代表警察和宣传部门购买和维护外国社交媒体账户。还有一些人描述了使用有针对性的分析来完善北京官方媒体对海外的报导。

采购规模不等,从小型自动化程序到耗资数十万美元的项目,这些项目每天 24 小时都有工作人员,包括讲英语的人和外交政策专家。这些文件描述了高度可定制的程序,可以从个人社交媒体用户那里收集实时社交媒体数据。有些人描述了跟踪包括美国选举在内的问题的广泛趋势。

《邮报》是媒体,无法审查其系统收集的具体数据,但采访了北京的四名直接参与政府舆论分析的人,并描述了独立的软件系统,这些系统可以在中国国内的服务器上实时自动收集和存储 Facebook 和 Twitter 数据,以用于各种分析。

Twitter 和 Facebook 都禁止在未经事先授权的情况下自动收集其服务中的数据。 Twitter 的政策还明确禁止开发人员收集用于推断用户政治派别或民族和种族出身的数据。

”Twitter 发言人凯蒂·罗斯伯勒 (Katie Rosborough) 表示:“我们的 API 仅提供对公共数据和推文的实时访问,不提供对私人信息的实时访问。根据我们的开发者政策和条款,我们禁止将我们的 API 用于监视目的,他指的是该公司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API),该接口允许开发人员从平台中检索公共数据等职能。

Facebook 没有回应关于它是否知道监控或被列为提供该软件的几家公司、大学和官方媒体公司是否被授权在其平台上收集数据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习近平亲自部署的舆论引导

2021年5月,习近平号召高级官员在国外塑造更加“值得信赖、可爱、可靠”的中国形象,呼吁“有效开展国际舆论引导”。

他的言论反映出北京对如何控制中国的海外形像日益焦虑。

中国在线分析国内舆论的系统是习近平主席实现中国宣传机器现代化和保持对互联网控制的计划的一个强大但基本上不为人知的支柱。

大量的数据收集和监测工作让官员们深入了解公众舆论,这在一个不举行公共选举或允许独立媒体的国家是一个挑战。这些服务还为中国的审查机构提供越来越多的技术监控。大多数系统都包含警报功能,旨在实时提醒官员和警察注意负面内容。这些行动是北京所谓的“舆论引导工作”的重要功能——通过有针对性的宣传和审查,塑造有利于政府的公众情绪。

《中国日报》与北京交通大学签订了合同,该大学是中国六所开设专门部门研发舆情分析技术的大学之一。

《中国日报》2020 年 7 月的一份30 万美元的“外国 人员分析平台” 招标书上,列出了一系列程序规格,得标者开发的程序将挖掘 Twitter、Facebook 和 YouTube 的数据,以获取有关“知名西方媒体记者”和其他“政治、商业和媒体圈的关键人员”的数据。招标书写明:“我们正在与美国和西方媒体竞争,争取话语权的斗争已经开始”。

另外还写明,软件必须24小时运行,按照规范,反映目标人员之间的关系,挖掘目标人员之间的“派系”,衡量他们的“中国倾向”,并建立一个自动标记“虚假陈述和报告中国”的警报系统。 。 ”

《华盛顿邮报》对文件的审查显示,超过 90% 的列出技术规格的招标都描述了类似《中国日报》文件中概述的警告系统。

两名在北京政府机构签约的舆情分析部门担任分析师的人告诉《华盛顿邮报》,当检测到“敏感”内容时,他们会通过短信、电子邮件和专用计算机显示器收到自动警报。由于未获授权对外国媒体发言,两人均要求匿名。

“负责[监控]压力很大,”其中一位人士说。 “如果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就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这位知情人士在谈到他们的部门时说,高度敏感的网上病毒趋势被报告到由中国网络安全局 (CAC) 维护的 24 小时热线,该机构负责监督国家的审查机构。该人士补充说,大部分警报与国内社交媒体有关,但自2019年年中以来,外国社交媒体也被纳入单位监控。

该人的帐户有四个无关系统的招标文件支持,其中提到了直接拨打 CAC 的热线。

2020 年 12 月,中国福建省福州市宣传部门购买的一套价值 236,000 美元的系统,招标书上也写明:“遇到重大舆情,直接通过电话联系 CAC 值班人员,以确保通过各种沟通工具进行通知。”福州市也规定用于监控 Facebook 和 Twitter 以及国内社交媒体。它规定向 CAC 的报告应包括个人社交媒体用户的详细信息。

国家媒体主导的数据挖掘

系统的供应商各不相同。然而,一些最多产的舆情监测服务是由官方媒体自己提供给警察和政府机构的。

这些文件深入了解中国主要官方媒体在国外设有的办事处和服务器的外国社交媒体数据收集的范围,以及它们在基于日益复杂的数据挖掘分析中,为北京提供宣传指导方面的关键作用。

由中国官方媒体带头的海外宣传力度越来越大,已经在华盛顿引发了警报。

2020年,美国国务院将中国顶级官方媒体在美国的业务重新归类为外国使团,增加了报导要求并限制了他们的签证分配,激怒了北京。

《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提供全国最大的合同舆情分析服务之一,获得了数十个项目,其中包括为警察、司法机关、共产党组织和政府部门提供的海外社交媒体数据收集服务。该部门在 2020 年的营业收入为 3.3 亿美元,比 2018 年增长 50%,它表示它为 200 多个政府机构提供服务,但尚不清楚有多少人要求外国社交媒体数据。

在《人民网》中标的一次招标中,与北京警务情报指挥部签订了一项30,570 美元的服务费合约,用于搜寻外国社交媒体,并对未指明的“关键人员和组织”进行报导,收集有关他们“基本情况、背景和关系”的信息。

合约还要求每周发布有关香港、台湾和美国关系的数据报告。在 1 月 6 日批准 2020 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前不久发布,它还呼吁就与选举有关的“网民主要观点”进行“专题报导”。

中国的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是快速扩展战略和核系统计划的一部分

“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深刻调整,”招标书称。 “通过网络公开信息的收集,我们可以密切关注国际社会,分析敏感和热点,维护中国社会的稳定。”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首席分析师廖灿良(译音,原文:Liao Canliang,)在2020年4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舆情分析的最终目标。

“分析和预测的最终目的是引导和干预舆论,”廖写道。 “……社交网络用户的公开数据可以用来分析用户的特征和偏好,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引导。”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