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牧师:为中国作起哀歌

0
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

人子啊,耶和华在圣经中,岂没有指着中国所说的话吗?耶和华责备万国,刑罚万族的时候,岂没有中华各族在内吗?耶和华指着推罗、西顿所说的,岂不也是指着神州所说的吗?耶和华向以东人和摩押人所发的预言,岂不也向着汉人所发吗?

人子啊,你要向那厉害的国说出我的预言,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说,“你们当听主耶和华的话。因耶和华如此说,我的圣殿在你那里被亵渎,我的教会在你们中间被掳掠。因你们男女老少都说,啊哈,啊哈。所以,我要把你们交给西方人,又把你们交给东方人。把你们交给匈奴,又把你们交给海盗。看哪,拿弯刀的要从北方来,拿短剑的要从海上来。因为你拍手,顿足, 焚烧我的十字架在屋顶,又把歌颂我的书卷投入烈火。我也要这样将你投入火中,使你在万国中忽然败亡。我必除灭你,你就是知道我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人子啊,我的箭已在弦上,却忍住不发。我的使者已在路上,不至于徒然返还。你要向中国发预言,使老年人和少年人都听见。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中国与我所灭的列国无   异。中国的王,与埃及、亚述和巴比伦的王也无异。那藐视我的在哪里呢,那在我的圣城聚集,攻打神的儿子,将他钉在十字架上的凯撒在哪里呢。中国的王啊,你若下到阴间,有推罗的王和西顿的王迎接你。那些被我所灭的王都要起身,他们要鼓掌, 说,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我们还等着你崛起,为我们伸这沉沦的冤呢”。

人子啊,为你的国哭泣吧。因上帝的儿子也曾在客西马尼园哭泣。若他的苦杯被神挪去,你们今日岂不成了荒场吗?你们中间怎能有一人存活,不至灭绝呢。你们中间岂能有一间房屋被立起来,岂能有一颗粮食在地上找到呢。因耶和华如此说,“我的怒气,要向那不承认我儿子之名的国发作,我报复他们的时候, 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看哪,从北京到广州,从山东到新疆, 人必倒在刀下,大地必跳跃如牛犊。你尽管说自己地大物博吧, 我却要使海浪涌上来,吞没你的三分之一。你尽管称自己历史悠久吧,我却要让父亲不认识儿子,女儿大了也不知道她祖母的名字。因为你在我的教会、就是我的儿子遭殃的时候,说啊哈,啊哈,教会已变成废墟,我好开发新的楼盘。为这个缘故,我必与你为敌,使许多国民起来喧嚷,又叫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散尽你的家业,又同娼妓一起逃到地极。然而,这还不能止住我的怒气,我又要使外邦的人涌进来,用船坚炮利,打破你古老的门户”。

人子啊,你要为中国作起一首哀歌,因为现在仍是拯救的时候,恩典的大门何时关上你知道吗?殉道者的数目何时填满你知道吗?千万天使何时随着曾被杀的羔羊降临你知道吗?人子 啊,你要昼夜不断的说,也要穿州过府,让你的同胞都听见这可怕的噩耗。或者他们中间有数不过来的人,愿意披麻蒙灰,向主悔改,我就后悔不降我所说的灾,也未可知。所以你要向中国 说,“看哪,你的城门要被攻破,你的王子要遮住他的脸,像妇女一样逃亡。你的大厦将倾,像从未有人住过的房子一样。你一时之间聚集起来的财富啊,就是你与万国交易所得来的,就像烟火在空中,不过一霎那就消失了。我也要使你们中间的好声音止息,就是一切歌颂的声音,使你们的耳朵成为摆设,又使你们的眼睛没有什么可看的。那广大的平原啊,那茂盛的高山,我必使他们成为净光的磐石,就是老鼠也不能在上面行走。中国啊,你不再被建立,不再被忍受,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人子啊,你尽管来和我辩论吧。我岂没有为中国开一条出路呢,我岂没有差遣我的使者在你们前面行呢。只是我的先知被你们杀害,我的使徒被你们驱逐。有的死在狱中,有的用手枪抵住后腰,有的被污名所伤,有的被谎言所杀。我的殿在中国被拆毁,我的仆人在中国被捆绑,我的话语被中国被审查。这一切岂没有报应吗?耶和华难道是不公义的吗?

人子啊,你尽管大哭一场吧。难道为中国人而死的不是我吗,难道如母鸡孵出小鸡、使亿兆黎民得以幸存的不是我吗?是谁在甘肃降雨,又是谁使日头照在桑干河上?是谁解决了温饱问题,是谁带来了半个世纪的和平?难道不是我耶和华吗?不是因我的怜悯,才使一个邪恶的民族成为我的鞭子,又使一个黑暗的国家成为我的器皿吗?这一切你们谁作过我的谋士,我又和你们谁商议过呢。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这岂不是出于我耶和华吗?救恩难道是从你们而出吗,是从孔子和毛泽东而出吗?人子啊,你尽管去告诉中国,救恩只从各各他而出, 就是从被你们拆毁的十字架而来。

人子啊,你要为中国作起哀歌,说,耶和华如此说,“你   自古以来有名的城邑,东方最坚固的城墙,现在何竟毁灭了?你数不过来的子民,一切住在那折叠之城的人,为什么如此惊恐? 连你周围的群岛,你一切用钱结交的弟兄,见你归于无有,就都惊惶。你的悠久名声,为何不再存留于世,你的历代典籍,为何找不到一个诵读者?那一切贪图你的钱财、前来与你交易的人在哪里呢?那接连成帮、为你运货的码头在哪里呢?你不是曾说, 你全然美丽,光荣正确吗?你不是曾说,你凡事富足、极其荣华吗?你的资财、物件和储蓄,在你破落的日子,都要沉在海里。因为有我大力的使者,要举起你来,如举起一块巨石,扔在海 里。世上的民都要哀号,说,有何国如中国?有何城如京城,在海中竟成为寂寞的呢。这还不止,因你的人民也要一起沉下去 了,就是一起说啊哈、啊哈的人民。因为这一国,要成为万国的惊恐。世上的君王想起它的时候,都要面带愁容,甚是恐慌”。

人子啊,你要告诉中国的王,对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 因你心里高傲,说我是神,我是天子。然而你虽自比神,也不过是人,并不是神。我要用虫杀死你。在那杀死你的虫面前,你还能说我是神吗?你必死在外族人手里,或是死在你的仆人手上。你要选哪一样呢。在那杀死你的人面前,你还能说我是伟大、光荣和正确吗?你是去见马克思,还是去见秦始皇呢?在那烧着硫磺的地狱,你总能如愿以偿,因为一切不认识我的王,都在同一个地方。然而在伊甸,你也曾智慧充足,全然美丽,有哪样聪明我不曾给与你呢,有哪样宝石你不曾佩戴在身上?受造之物所能拥有的一切,都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了。那时你岂不在发光的宝石中间来往,在万物的仰慕和顺服中,得享你当有的一切荣耀吗?你却试图登上神的宝座,与至高者抢夺,可惜你的高傲败坏了你的智慧,你的悠久不再是你的荣耀,反成了你的罪证。千百年来,你亵渎我的圣所,坐在我百姓的宝座上,要到几时呢?中国的王啊,我要与你为敌,要使瘟疫进入你的左边,又使血流在你的右边。我要追讨你一切流人血的罪,也要你吐出一切的死人来。当你在万族中仆倒,在列王中败亡,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人子啊,主基督在他的大使命中,岂没有指着中国所说的话吗?主基督吩咐万国都要悔改,岂没有包括中华各族在内吗? 主指着自己说,当他被举起来的时候,就要吸引万民来归他,岂不也指着华夏说的吗?人子啊,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箭已在弦上,却忍住不发。岂不是愿意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吗?你要专心为中国作起哀歌,因你的哀歌不够哀,我的福音就在中国被轻看了。然而主的血岂是白流的呢,主的话语也必不落空。看哪,在九州,只有哀恸的人有福了。在诸夏,主的福音,也只给那些灵里贫穷的人。看哪,唯有他们要承受地土,唯有他们将称为神州之子。当我向他们的王实行审判后,他们要盖造房屋,坐在葡萄树下,喝自己酿的酒。当他们在此安然居住,永不移民的时候,天上地下凡有血气的,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

 

王怡

主后2018年9月11日读经灵修 结25-2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