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牧師:為中國作起哀歌

0
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

人子啊,耶和華在聖經中,豈沒有指着中國所說的話嗎?耶和華責備萬國,刑罰萬族的時候,豈沒有中華各族在內嗎?耶和華指着推羅、西頓所說的,豈不也是指着神州所說的嗎?耶和華向以東人和摩押人所發的預言,豈不也向著漢人所發嗎?

人子啊,你要向那厲害的國說出我的預言,用我口中的劍攻擊他們,說,“你們當聽主耶和華的話。因耶和華如此說,我的聖殿在你那裡被褻瀆,我的教會在你們中間被擄掠。因你們男女老少都說,啊哈,啊哈。所以,我要把你們交給西方人,又把你們交給東方人。把你們交給匈奴,又把你們交給海盜。看哪,拿彎刀的要從北方來,拿短劍的要從海上來。因為你拍手,頓足, 焚燒我的十字架在屋頂,又把歌頌我的書卷投入烈火。我也要這樣將你投入火中,使你在萬國中忽然敗亡。我必除滅你,你就是知道我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人子啊,我的箭已在弦上,卻忍住不發。我的使者已在路上,不至於徒然返還。你要向中國發預言,使老年人和少年人都聽見。說,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中國與我所滅的列國無   異。中國的王,與埃及、亞述和巴比倫的王也無異。那藐視我的在哪裡呢,那在我的聖城聚集,攻打神的兒子,將他釘在十字架上的凱撒在哪裡呢。中國的王啊,你若下到陰間,有推羅的王和西頓的王迎接你。那些被我所滅的王都要起身,他們要鼓掌, 說,你怎麼也到這裡來了。我們還等着你崛起,為我們伸這沉淪的冤呢”。

人子啊,為你的國哭泣吧。因上帝的兒子也曾在客西馬尼園哭泣。若他的苦杯被神挪去,你們今日豈不成了荒場嗎?你們中間怎能有一人存活,不至滅絕呢。你們中間豈能有一間房屋被立起來,豈能有一顆糧食在地上找到呢。因耶和華如此說,“我的怒氣,要向那不承認我兒子之名的國發作,我報復他們的時候, 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看哪,從北京到廣州,從山東到新疆, 人必倒在刀下,大地必跳躍如牛犢。你儘管說自己地大物博吧, 我卻要使海浪湧上來,吞沒你的三分之一。你儘管稱自己歷史悠久吧,我卻要讓父親不認識兒子,女兒大了也不知道她祖母的名字。因為你在我的教會、就是我的兒子遭殃的時候,說啊哈,啊哈,教會已變成廢墟,我好開發新的樓盤。為這個緣故,我必與你為敵,使許多國民起來喧嚷,又叫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散盡你的家業,又同娼妓一起逃到地極。然而,這還不能止住我的怒氣,我又要使外邦的人湧進來,用船堅炮利,打破你古老的門戶”。

人子啊,你要為中國作起一首哀歌,因為現在仍是拯救的時候,恩典的大門何時關上你知道嗎?殉道者的數目何時填滿你知道嗎?千萬天使何時隨着曾被殺的羔羊降臨你知道嗎?人子 啊,你要晝夜不斷的說,也要穿州過府,讓你的同胞都聽見這可怕的噩耗。或者他們中間有數不過來的人,願意披麻蒙灰,向主悔改,我就後悔不降我所說的災,也未可知。所以你要向中國 說,“看哪,你的城門要被攻破,你的王子要遮住他的臉,像婦女一樣逃亡。你的大廈將傾,像從未有人住過的房子一樣。你一時之間聚集起來的財富啊,就是你與萬國交易所得來的,就像煙火在空中,不過一霎那就消失了。我也要使你們中間的好聲音止息,就是一切歌頌的聲音,使你們的耳朵成為擺設,又使你們的眼睛沒有什麼可看的。那廣大的平原啊,那茂盛的高山,我必使他們成為凈光的磐石,就是老鼠也不能在上面行走。中國啊,你不再被建立,不再被忍受,因為這是主耶和華說的”。

人子啊,你儘管來和我辯論吧。我豈沒有為中國開一條出路呢,我豈沒有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們前面行呢。只是我的先知被你們殺害,我的使徒被你們驅逐。有的死在獄中,有的用手槍抵住後腰,有的被污名所傷,有的被謊言所殺。我的殿在中國被拆毀,我的僕人在中國被捆綁,我的話語被中國被審查。這一切豈沒有報應嗎?耶和華難道是不公義的嗎?

人子啊,你儘管大哭一場吧。難道為中國人而死的不是我嗎,難道如母雞孵出小雞、使億兆黎民得以倖存的不是我嗎?是誰在甘肅降雨,又是誰使日頭照在桑乾河上?是誰解決了溫飽問題,是誰帶來了半個世紀的和平?難道不是我耶和華嗎?不是因我的憐憫,才使一個邪惡的民族成為我的鞭子,又使一個黑暗的國家成為我的器皿嗎?這一切你們誰作過我的謀士,我又和你們誰商議過呢。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這豈不是出於我耶和華嗎?救恩難道是從你們而出嗎,是從孔子和毛澤東而出嗎?人子啊,你儘管去告訴中國,救恩只從各各他而出, 就是從被你們拆毀的十字架而來。

人子啊,你要為中國作起哀歌,說,耶和華如此說,“你   自古以來有名的城邑,東方最堅固的城牆,現在何竟毀滅了?你數不過來的子民,一切住在那摺疊之城的人,為什麼如此驚恐? 連你周圍的群島,你一切用錢結交的弟兄,見你歸於無有,就都驚惶。你的悠久名聲,為何不再存留於世,你的歷代典籍,為何找不到一個誦讀者?那一切貪圖你的錢財、前來與你交易的人在哪裡呢?那接連成幫、為你運貨的碼頭在哪裡呢?你不是曾說, 你全然美麗,光榮正確嗎?你不是曾說,你凡事富足、極其榮華嗎?你的資財、物件和儲蓄,在你破落的日子,都要沉在海里。因為有我大力的使者,要舉起你來,如舉起一塊巨石,扔在海 里。世上的民都要哀號,說,有何國如中國?有何城如京城,在海中竟成為寂寞的呢。這還不止,因你的人民也要一起沉下去 了,就是一起說啊哈、啊哈的人民。因為這一國,要成為萬國的驚恐。世上的君王想起它的時候,都要面帶愁容,甚是恐慌”。

人子啊,你要告訴中國的王,對他說,主耶和華如此說,“ 因你心裡高傲,說我是神,我是天子。然而你雖自比神,也不過是人,並不是神。我要用蟲殺死你。在那殺死你的蟲面前,你還能說我是神嗎?你必死在外族人手裡,或是死在你的僕人手上。你要選哪一樣呢。在那殺死你的人面前,你還能說我是偉大、光榮和正確嗎?你是去見馬克思,還是去見秦始皇呢?在那燒着硫磺的地獄,你總能如願以償,因為一切不認識我的王,都在同一個地方。然而在伊甸,你也曾智慧充足,全然美麗,有哪樣聰明我不曾給與你呢,有哪樣寶石你不曾佩戴在身上?受造之物所能擁有的一切,都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了。那時你豈不在發光的寶石中間來往,在萬物的仰慕和順服中,得享你當有的一切榮耀嗎?你卻試圖登上神的寶座,與至高者搶奪,可惜你的高傲敗壞了你的智慧,你的悠久不再是你的榮耀,反成了你的罪證。千百年來,你褻瀆我的聖所,坐在我百姓的寶座上,要到幾時呢?中國的王啊,我要與你為敵,要使瘟疫進入你的左邊,又使血流在你的右邊。我要追討你一切流人血的罪,也要你吐出一切的死人來。當你在萬族中仆倒,在列王中敗亡,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人子啊,主基督在他的大使命中,豈沒有指着中國所說的話嗎?主基督吩咐萬國都要悔改,豈沒有包括中華各族在內嗎? 主指着自己說,當他被舉起來的時候,就要吸引萬民來歸他,豈不也指着華夏說的嗎?人子啊,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箭已在弦上,卻忍住不發。豈不是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嗎?你要專心為中國作起哀歌,因你的哀歌不夠哀,我的福音就在中國被輕看了。然而主的血豈是白流的呢,主的話語也必不落空。看哪,在九州,只有哀慟的人有福了。在諸夏,主的福音,也只給那些靈里貧窮的人。看哪,唯有他們要承受地土,唯有他們將稱為神州之子。當我向他們的王實行審判後,他們要蓋造房屋,坐在葡萄樹下,喝自己釀的酒。當他們在此安然居住,永不移民的時候,天上地下凡有血氣的,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的神”。

 

王怡

主後2018年9月11日讀經靈修 結25-2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