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新疆首開店 引發外界”發種族滅絕財”質疑

0

特斯拉在新疆開設展廳    微博截圖

在經歷中國官媒與網民圍剿後,全球電動車龍頭特斯拉並沒有放棄中國市場,甚至在去年底的最後一天到了中國新疆開新門店,引發外界質疑特斯拉是“發種族滅絕財”。美國總統拜登去年底才簽署《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生效成法律,特斯拉身為總部位於德州的美國企業這麼做,又有什麼風險?

“向‘新’出發”的新、指的就是新疆。這是“特斯拉中國”去年的最後一天、在自己官方新浪微博上宣布並標註的消息——特斯拉到新疆開業了,在烏魯木齊開了第一家門店。

根據特斯拉在網上公布的照片,烏魯木齊特斯拉中心店的開幕活動上,不只有中國傳統的舞龍舞獅慶祝,特斯拉公布的照片中,還有參與活動者拿着“特斯拉愛新疆”的英文標語。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也被問到了這個消息,儘管莎琪說不評論特定企業,但有些提示,說得直接了當。

“我們認為,私營部門應該要反對中國在新疆迫害人權和種族滅絕的行為。 整個國際社會,包括公、私營部門在內,都不能對新疆發生的事情置若罔聞⋯⋯企業若無法解決有關(潛在)強迫勞動和供應鏈中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會面臨嚴重的法律、聲譽和客戶風險,這不僅僅在美國,在歐洲和世界各地同樣如此。”莎琪說。

在高壓維穩處處能見警、有攝像頭監視的新疆,卻有美國企業喜慶開門,這對維吾爾人來說情何以堪。

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就告訴本台,“為了經濟利益,一些公司正在協助中國掩蓋在當地進行的種族滅絕以及二十一世紀版的強迫奴役勞動的現狀。中國會利用這些為了商業利益前往當地投資的外企,編造謊言來誤導國際社會,以達他們的政治目的。”

中國官方在新疆實行鎮壓維吾爾人與哈薩克人的一系列行動,美國已認定是“種族滅絕”的行為,而在新疆當地針對少數民族的強迫勞動的問題,近年來更飽受國際社會抨擊,但中國強烈反擊,認為這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炮製的“涉華謊言”。

這一次,特斯拉跑到有高度爭議的新疆展店,消息傳回美國,少見祝賀道喜聲,且有越來越多穆斯林組織聲援維吾爾人。

烏魯木齊特斯拉中心開業(微博截圖)

烏魯木齊特斯拉中心開業(微博截圖)
穆斯林組織怒批馬斯克 吁關閉特斯拉烏魯木齊店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非營利組織“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The Council on American-Islamic Relations,CAIR)1月3日就發表聲明指出,“任何的美國企業都不應該在一個針對特定宗教與少數民族從事種族滅絕活動的地區做生意”,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身為美國最大的穆斯林公民運動組織,更點名特斯拉的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必須關閉這間展示中心,並停止對種族滅絕活動有經濟上的支持。”

美國總統拜登去年12月23日才簽署《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生效成聯邦法律,墨跡才幹的一周後,特斯拉就跑到了新疆開第一間展示店。積極推動這項法案的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在推特上點名特斯拉批評,“這種毫無家國情懷的企業在新疆開業,是在幫着中共掩蓋在新疆種族滅絕和強迫勞動的行為。”

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奧在推特上發文,反對特斯拉在新疆開設展廳。(推特截圖)

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奧在推特上發文,反對特斯拉在新疆開設展廳。(推特截圖)

法律觀點:企業新疆開店不違反美國法律

身為總部位於美國的跨國企業,特斯拉的做法引發道德爭議,但在中國新疆烏魯木齊開店這件事情,並不違法。

美國霍夫斯特拉(Hofstra)大學法律教授古舉倫(Julian Ku)就在個人推特上說,就法律上而言,只要不是與美國制裁的實體與個人有商業往來、以及銷售美國商務部認定受出口管制的技術,美國企業是可以繼續向新疆地區出口產品的;特斯拉的案例和沃爾瑪不同,《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是管制美國企業不得使用涉及新疆強迫勞動與迫害人權的供應鏈。

特斯拉是否會關閉在烏魯木齊才開的新店面?特斯拉又有什麼樣的計劃、釐清自身的電動車製造供應鏈中、沒有涉及新疆強迫勞動?截至發稿,特斯拉沒有回複本台置評的具體請求。

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美聯社圖片)

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美聯社圖片)

創意無限的爭議人物馬斯克

特斯拉能在全球電動車市場取得龍頭地位,少不了創辦人馬斯克。他推動綠能、發展電動車、還上太空,當選2021年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卻也是個有爭議的人物。

《華爾街日報》去年底曾以“馬斯克需要中國,中國需要他,其中關係錯綜複雜(Elon Musk Needs China. China Needs Him. The Relationship Is Complicated.)”為題進行大篇幅報道,質疑特斯拉正陷入中國的泥淖中。

報道形容,要不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8年親自拍板、修改相關規定,允許外資在華可以獨資設立車企,並且為馬斯克提供廉價土地設廠、低息貸款及稅收優惠,馬斯克不會如此迅速到中國上海設廠。

對中國來說,則希望通過特斯拉在中國生根,培養中國本土的供應商,帶動落後的中國電動車企業。

有不具名的中國官員還告訴《華爾街日報》,習近平認為,馬斯克是一位“技術烏托邦式”(Technology utopian)的人物,他只專註於技術開發,在政治上不忠於任何國家。

這確實是馬斯克的風格,身為美國人的他,對共和與民主兩黨政治人物都並不客氣。

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桑德斯不久前呼籲要讓富人繳交公平稅款,馬斯克就在推特上點名高齡80歲的桑德斯的推文回應,“我一直都忘了你還活着呢!”引發外界嘩然。

他也曾說美國應該立法限制參選總統的年齡為七十歲,並嗆拜登的基建法案中針對電動車的補貼“無用”,“全刪光才好”。

前總統特朗普主政時、因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馬斯克後來也批評特朗普並退出多個總統顧問委員會。

《華爾街日報》引用中國乘用車市場資訊聯席會(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的數據指出,特斯拉出產的電動車有超過一半在中國生產,而中國的銷量也幫助馬斯克在2020年實現首次全年獲利;2021年的前9個月,中國市場就為特斯拉貢獻總收入的四分之一。

按照《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法律生效後的180天內、也就是不晚於2022年的6月22日,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就將開始執行審查,進口中國貨品須證明沒有使用來自新疆涉及強迫勞動的供應鏈,這對美國的進口商與在華生產製造的美國企業是不小衝擊,零售業龍頭之一的沃爾瑪(Walmart)去年底已宣布不再採購來自新疆的供應鏈與製品,遭中國輿論抨擊。

專研新疆問題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又譯:曾德恩)就告訴本台維吾爾語組,他預測,“今年將會看到一種趨勢,也就是中國可能會迫使西方公司要在中國的市場利益和他們的道德準則之間作出選擇。 ”

對於市場才是祖國的跨國企業來說,2022年要面臨選邊站的壓力與考驗,特斯拉後,誰將是下一個?

 

記者:鄭崇生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