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衡与蒋介石和毛泽东

0
41

作者: 半醉汉

《二十四史》历来为治政家、军事家、思想家鉴往知为、治国安邦,士族文人修身齐家,为人处世的镜鉴。


蒋介石、毛泽东二先生也不例外。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蒋介石想看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他亲笔写给马衡一张借条,命秘书陈布雷去找马衡借书。


马衡生于一八八一年,一九五五年逝世,浙江鄞县人,是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长,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精于汉魏石经,抗战期间,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主持故宫博物院西迁工作。


当时,马衡看看蒋介石的借条,要陈布雷在条子上面签上“在一个月内归还”的保证,当即把陈布雷气走了。


陈布雷回去在蒋介石面前发牢骚说:“这《二十四史》是一个月内能看完的书吗?这不是存心刁难我们吗?”


蒋介石苦笑着说:“哪里是刁难啊,就是明摆着不借给我嘛。”


三天后,马衡送了一部由张元济主持商务印书馆影印的“百衲本”民国新版《二十四史》给陈布雷,说:“蒋先生要的书我给您送来了。”


陈布雷只气得眼直翻,他讥讽地问:“马先生,蒋公要的是这个吗?”

马衡当时不客气地说:“蒋先生要是看书,就是这个。蒋先生要是别有图谋,就是那个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


马衡把陈布雷这位笔下生花,文坛老手抢白得张嘴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后来有小人在蒋介石面前搬弄是非,说马衡坏话。欲落井下石,取而代之。


蒋介石决然说:“故宫文物,只可讬马衡。国宝由他保管,国人放心。”


无独有偶,一九四九年毛泽东进北京城后,指示秘书田家英,也要他置一部《二十四史》。


毛泽东要看《二十四史》,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田家英费劲心力,终于在琉璃厂一家书画古玩店里,看到了一部一九二三年上海中华书局出版的线装影印版完整的《二十四史》。他如获至宝,二话没说就买下来,兴高采烈地把书运到毛泽东的书房。

谁知毛泽东一看,大皱眉头。说:“你给我把它都搬出去,我不想看这种东西。我情愿看乾隆印的书,也不要看国民党印的书!”


田家英这才明白,毛泽东想要的,是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自己费尽心力买下的民国版本的《二十四史》,是出力不讨好了。


于是,田家英第二天就来到故宫博物馆,找到馆长马衡。田家英向马衡说明来意,想为毛泽东要一部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


不料马衡一听,数声冷笑后说:“真是异想天开,我这里每样东西都是国宝,任何私人都不能动。别说要,借都不行。此例一开,我这故宫博物馆,岂不成了私人宝库?”


马衡的一席话,当即把田家英说的面红耳赤,甚至有点无地自容。心里对马先生的敬业精神和骨气,钦佩不已。


可钦佩归钦佩,但这事是毛主席亲自交办的,还得交差啊。


田家英无奈,几次跟马老先生商量,委婉说出了自己的难处,也暗示了毛泽东非他人可比。


可马衡就是不买账,傲视君王的派头,一点不比毛泽东差。


就在田家英快要死心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马衡却被调到北京文物整理委员会,担任主任委员,离开了故宫博物馆。


马衡走后,田家英再去借这套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自然是一路顺风。


毛泽东如愿以偿,这部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整整伴随他终生。据说,毛先生在上面即兴挥毫,抒发了很多感慨。可以推断,他认为天下宝贝物都是自己囊中私物。


不知道在毛泽东死后,故宫博物院敢不敢、能不能将这一国宝收为国有?

附:

蔣介石和毛澤東都想看故宮博物院藏的這部書

—— 無名客棧

维基百科:

Ma Heng.jpg
马衡

马衡(1881年6月20日-1955年3月26日),字叔平,别署无咎、凡将斋主,浙江鄞县人。金石学家,篆刻家,亦是新浙派艺术的代表人物。曾任輔仁大學教授、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精于金石篆刻碑帖的研究,在方法上承袭清朝乾嘉学派学统,并注重文献研究与实地考察相结合。

清朝光绪七年五月二十四日(6月20日)生于宁波鄞县,曾就读于南洋公学。1922年,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考古研究室主任兼导师,同时任教于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北京多所高等院校。1924年11月,清室善后委员会成立,马衡受聘参与故宫文物清点。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任古物馆副馆长,此后便一直在故宫从事中国文物、历史研究管理工作,长达27年,其中任院长19年,为中国文物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1933年7月,代理故宫博物院院长。1934年4月,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日本侵华,故宫文物告急,急需南迁,时任古物馆副馆长的马衡亲自督导数量最巨大的一批故宫文物(共计4635箱余)转运到上海,保障了国宝的安全。国宝西迁时,马衡冒着生命危险,躲避战火和敌机轰炸,亲自带领工作人员跋山涉水,不分日夜转运文物。

共军占领北平後,为确保故宫古建筑与文物的安全,奔走呼吁保护北平文物,继续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一职。1952年,任北京市文物整理委员会主任委员。1952年從故宫博物院院长卸任。1955年3月,于北京病逝,享年74岁。马衡将自己多年收藏的大量珍贵文物无偿捐献给国家,并立遗嘱吩咐身后捐赠收藏(合计九千餘件)的文物予故宫博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