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陕西到河南 中国防疫”掩耳到零”的惨痛代价

0
10

封城之下的西安一个居民小区    法新社

中国防疫再创新词汇,西安宣布“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但为了清零、发生紧急情况的孕妇与心脏病患都不救,导致至少四条人命丧生。另一方面,中国疫情蔓延到河南,百万人口的禹州出现三例无症状感染后、也迅速封城。从武汉、西安到河南,面对疫情常态化,中国官方仍坚持“人为强制清零”,人民又怎么看这种“掩耳到零”的防疫方式?

“对工作要求落不到位表示深深地道歉。”西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书记刘顺智在记者会上一鞠躬,为的是西安当地高新医院面对血流满地的孕妇,仍以核酸过期拒绝救治、导致流产,引发舆论反弹实在太大。

中国媒体彭湃新闻报道,刘顺智还遭党内警告处分,然而,西安当地的居民陈小姐认为,这无法解决问题。

“现在究责有什么用?当时出现状况为什么不好好处理,老是等、要等领导指示,防疫完全一刀切,医院里就是没有人敢承担责任,看了那个孕妇流了一地的血,也不救,我说这些人的人性到哪里去了?不管哪个人,已经到了你医院、你应该接纳人家,先救先接纳啊!今天才来道歉,有用吗?人已经走了,能挽回吗?”陈小姐出于安全考量不愿具全名受访。

西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书记刘顺智在记者会上向流产孕妇鞠躬道歉(西安卫健委官方微博 / 拍摄日期不详)

西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书记刘顺智在记者会上向流产孕妇鞠躬道歉(西安卫健委官方微博 / 拍摄日期不详)
防疫与救命 凡事找领导

在西安,因为疫情,不适孕妇得不到及时救治失去孩子的至少有两个伤心母亲;在新浪微博上,网名“太阳花花花00000”的一位女士,则是失去了61岁的父亲。

1月2日当天,她患心绞痛的父亲在多家医院以核酸要求下、折腾来回8个小时得不到及时救治,最后不幸离世,就连要见父亲最后一面,她都因为所身处的小区有人确诊,而被当地高新国际医学中心的保安拦下。

保安:你不能道德绑架我们知道嘛!

网名太阳花花花00000:现在我爸都已经不行了,我道德绑架谁了我!

保安:你去找我们领导,我在执行我的职责,听清楚你知道吧!

网名太阳花花花00000:我听清楚了,我现在就是要进去!

她发在网上的这段视频,有许多人表示同情,却也有人质疑她造假。

陈小姐则说,只要是人,看了西安当地现在一切防疫优先、急症重症都不治,没有不生气的,她更指责,造假的是政府标榜完成中央指示与任务的“社会面清零”。

西安部分居民正在准备接受核酸检测(法新社)

西安部分居民正在准备接受核酸检测(法新社)
确诊就得离开西安的社会面清零

“社会面清零就是把西安市有病例的封控起来、然后拉出去、离开西安,到周边封控,但我们到现在都还没解封,不能出小区,已经到第三个礼拜了。”陈小姐的小区因为邻近高风险区的西安航空学院,当地宣布“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后,她的小区却从低风险变成中风险区,目前仍没解封、她不能外出,昨天做了一次核酸,也不知道变成中风险区后,会不会变成要每3天、也就是明天又要做一次检测。

她说,官方现在不让西安人“妄议”,说网上讨论太多会影响防疫工作,但她心里是明白的,也很中肯地想表达一些看法,“我觉得,我们西安当地领导的能力和应变都不行,心里没有装着百姓,我们说几句,是反映真实情况给你知道,也不是想把你官员怎么样,而且是人都会犯错误,我们反映了,才有利于你工作的改正,你压制老百姓不让说话,这点不好。”

压制百姓不让说话,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两年前的武汉爆发疫情初期,已故武汉医生李文亮的例子,中国人并没有忘记,不过,中国官场的作法仍是千篇一律。

身着防护服的河南郑州医务人员2022年1月5日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核酸检测(路透社)

身着防护服的河南郑州医务人员2022年1月5日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核酸检测(路透社)
中共治国高举政治目标不讲科学 

自媒体人王剑就形容,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实现领导指示的政治目标,这是一直以来中共的做法。

“中共就还是个革命党,他甚至还采用地下党的工作方式在工作,就是凡事都保密,不让外界知道。共产党维持了革命党的特征,甚至保留了地下党的工作方式、来治理这个国家。”王剑告诉本台。

斗争没有不胜利的、防疫没有不成功的,1月4日要清零、就得清零,也因此,孕妇痛失宝宝、子女失去父母,还有白发人送黑发人、39岁男子突发心脏病也因为没有核酸报告,得不到救治丧命,面对这些让网上哗然的民怨,西安官员用道歉、或是惩处来应对,而中国防疫的做法,并没有改变。

河南禹州1月2日深夜宣布封城。“现在开始,禹州封了,车子可以进,但禹州车辆不能出了喔!”

从西安、到河南,病毒开始在中国往东走,相信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说,要深入学习贯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指示,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后,还会有其他地方官员把刘国中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而网上,中国民众是有反思的:“孕妇不救死亡率100%,新冠疫情死亡率3%。如果连确定的100%都救不了 ,我们真的能管好那3%吗?”

记者:郑崇生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