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动 今年中国经济前景障碍重重

0

资料照:北京前门一个餐馆的工人在工作。(2020年4月8日)

华盛顿 —新冠疫情爆发接近两年时间,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地区依然面临其带来的负面影响。去年,中国凭借对疫情强硬地封锁控制,经济出现回升。但这个复苏势头开始放缓,这个趋势可能延续到2022年。

中国政府高层在12月的一次重要经济规划会议上为2022年的经济政策确定了方向,强调“稳定”是关键。他们警告说,今年的经济增长面临来自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

确实,暗流涌动的中国经济正面临多重挑战。一方面,经济增长继续受到疫情反弹防控措施收紧的拖累,消费支出持续低迷,供应链受阻,通胀压力上升;另一方面,房地产市场下行,监管调控收紧,外部风险扩大。

新冠疫情反复

新冠疫情的持续和中国的防疫政策仍然是决定经济增长节奏的关键。随着传染性更强的病毒毒株继续蔓延,早些时候已经缓和的新冠疫情再度抬头,在中国国内呈扩大趋势。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的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Herrero)在分析报告中写道:“出于对疫情蔓延的担忧,特别是近期新变种病毒奥密克戎(Omicron)出现,中国仍会坚持严格的防疫措施,消费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定影响。商业情绪尚未完全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早些时候,为了实现病例清零的目标,中国浙江省的许多工厂已经暂停运营,该省是中国的制造业和出口中心之一。目前,西北地区的主要工业中心西安爆发新一轮疫情,当局对该地也进行了严格的封锁。

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在一篇分析报告中预测,封锁政策至少还将持续一年,直到中国能够成功研发和全面推广针对新变种病毒的疫苗,这期间将出现更多的“经济破坏”。

消费复苏缓慢

低迷的消费支出拖累了中国经济。由于疫情的反复,零售业和服务业遭到毁灭性打击,2022年的消费支出很可能继续保持低迷。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黄天磊(Tianlei Huang)告诉美国之音:“中国从大流行病冲击中的复苏是非常不平衡的。它主要由投资和净出口驱动,而消费相对于投资和出口来说仍然很弱。”

周四(1月6日)公布的财新市场调查显示,12月服务业经营预期指数创下2020年10月以来新低,因为企业担心全球疫情不知何时能够得到控制。

新冠大流行导致的就业和收入不稳定遏制了居民的消费能力和意愿。对课外教辅行业的监管影响了就业。地方政府在基础设施项目上的支出减少和房地产行业的震荡都拖累了需求。

美国投资银行高盛的分析师预计,2022年,中国消费者在食品和服装方面的支出将有所回升,但在娱乐和教育等服务业的消费将保持低迷,今年中国家庭实际消费增长仍将低于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通胀压力上升

全球供应链受阻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上游涨价正在向下游传导,预计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将进一步回升,中国面临更大通胀压力。

虽然很多中国企业在2021年就遭到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但通过库存缓冲和降低利润的方式,消费者价格上涨幅度较低,CPI和生产物价指数(PPI)的走势明显分离。

随着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和运输瓶颈,加上劳动力和能源短缺,供应链的中断持续到2022年,生产者将被迫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此外,很多国家为了刺激受疫情打击的经济出台了扶持政策,导致全球通货膨胀前景加剧,这一通胀压力可能通过进口价格的上涨传递到中国。

房地产去杠杆化

去年,中国官方对房地产债务限制的措施引发了全球投资者的关注,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开放商之一的恒大出现债务违约,引发了对危机蔓延的担忧。

在12月的经济会议上,中方高层再度坚持其立场,即“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意味着中国的房地产政策在短期内可能不会有大的转变。

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房地产构成了“2022年最大的增长阻力”。他预计,今年住房开工率和销售面积将以更快的速度下降,房地产投资将下降2%。

评级机构惠誉在一份报告中预计,今年房屋销售额将下降15%,这将导致在其评级范围内的40家开发商中的5家面临现金周转困难,并将波及钢铁、铁矿石和焦煤等行业。

黄天磊表示,房地产及其相关行业是拉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支柱产业,中国各银行逾20%的贷款余额与房地产有关,地方政府的财政总收入中平均有近40%来自土地出让金和与住房有关的税收。

他说:“中国政府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些风险,目前正试图在控制系统性风险和减少房地产行业的道德风险之间取得平衡。”

共同富裕

中国继续强调“共同富裕”的重要性,称目标是让经济发展更加平衡。去年,政府引入了系列法规,以监管之名对私营企业展开更大程度的控制。

曾经充满活力的中国互联网产业遭到严厉打击,一些公司将经营重点转向社会公益项目并将部分企业营收捐出,一批最有才智的企业领导人被迫退隐。

这种镇压正在扼杀中国的创新潜力和成为科技强国的机会,腾讯和滴滴等互联网巨头在过去几个月公布出令人失望的收益报告。

2022年,实现共同富裕的动力继续增强,尽管如何将该指导方针转化为更多的具体政策还不得而知,但更多的控制手段无疑为增长前景蒙上阴影。

外部风险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12月在谈到2022年的外交任务时告诉全国外交官,今年工作的目标是“努力为党和国家的伟大事业营造更加稳定有利的外部环境。”

然而,在过去一年,中国与多个民主国家的关系恶化,美中再度剑拔弩张,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渐行渐远正在损害投资者情绪和中国的长期竞争力。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国际政治没有朝着建设性的方向发展。这将使中国更难稳定增长,特别是当中国想在先进的半导体制造方面取得突破,与台湾、美国、日本和韩国拥有的技术相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