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双矛剑指中国 日澳签署里程碑防务合作协定

0
日本与澳大利亚1月6日签署了加强安全领域合作的《互惠准入协定》(RAA)。(路透社照)

日本与澳大利亚1月6日签署了加强安全领域合作的《互惠准入协定》(RAA)。专家认为,为了应对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威胁,日澳形成准同盟为必然结果,日本将继续寻求与英法等国的军事合作。

日澳 “准同盟”有迹可循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1月6日举行视频会议,双方签署了有关自卫队和澳军联合训练和应对灾害的《互惠准入协定》(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 RAA)。

依此协定,日后自卫队与澳大利亚军队将能顺畅往来对方国家,日本将加强与澳大利亚在安全领域的合作。

岸田文雄与莫里森签署协定后举行了会谈,确认日澳两国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而携手合作,并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

此协定为1960年签署驻日美军地位协定以来,日本第一份允许外国军队出现在日本本土的协定,内容包括允许双方军队互访、简化联合军演时携带武器入境的限制和海关手续等,促进两国在彼此领土进行训练和军演,便于安全合作。

针对签署《互惠准入协定》,岸田说: “这是日澳安全合作迈向新台阶的划时代协定。”莫里森说: “《互惠准入协定》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条约”。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王冠雄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在钓鱼台(中国称“钓鱼岛”)问题上,日本一直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这是日本急于与印太地区其他国家发展进一步军事合作关系的主要原因。

他指出,特别是中国在去年2月实施《海警法》,去年9月1日又通过修改《海上交通安全法》,这些法令修改与实施都让日本在东中国海面临莫大的压力。

王冠雄表示,针对中国的威胁,日本在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的成员中选择澳大利亚而非印度作为紧密安全合作的伙伴,并签署《互惠准入协定》,是出自于相互合作经验与地缘关系的选择。

他说:“以目前获得的信息来看,日本与印度之间的军事合作仅限于海军的互相访问或是共同演习,而且次数并不频繁。相对于此,日本与澳大利亚、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和南中国海的军事合作经验就较为丰富。再者,以距离来说,澳大利亚距离日本较近,由于地缘政治的考虑,以西太平洋地区而言,日本居于北、澳大利亚居于南,守住西太平洋地区的门户,确实是一个战略思考路径。”

日本首相官邸相关人士1月6日向共同社透漏:“强化日澳‘准同盟’关系的举措将加快。”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表示,这次日澳签署《互惠准入协定》,其实并不令外界意外。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照片提供:王尊彦)

他对美国之音说:“毕竟日本与澳大利亚从2007年起本来就形成了所谓的二加二机制,也就是外长和防长联席会谈的伙伴国,而且澳大利亚还是日本的第二个二加二对象国,日本则是澳大利亚第三个二加二机制的对象国。在签署《互惠准入协定》之前,日澳两国在军事的领域上已经有过不少重大进展,例如在2012年签署《情报保护协定》,2014年签署与军售有关的《防卫装备技术移转协定》, 2017年签署有关‘两国可以相互提供物品劳务’等等与军事合作有关的协定。”

王尊彦指出,现在签署《互惠准入协定》,更强化了日澳两国军事合作的制度性架构,未来军事演习也就更加方便、更有效率。他认为,日澳之间虽然没真正缔结军事盟约,甚至之前日本欲向澳大利亚售予潜舰的计划也未能如愿,但是两国之间作为实质上的同盟、或是说“准同盟”的关系,可以说已经成形了。

抗中优先于死刑制度歧见

日澳两国2014年就曾启动有关签署《互惠准入协定》的谈判并达成一致意见,但因日本死刑制度等原因陷入僵局。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王冠雄表示,2014年启动谈判时的难点在于“对在日本犯下重罪的澳大利亚军方人员,是否适用尚未废除死刑的日本司法制度?”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王冠雄(照片提供: 王冠雄)

他说:“澳大利亚支持废除死刑,但是日本尚未解除有关死刑的规范。如果日澳双方的军事人员在签署协定后能够比较自由地进入对方的领土范围,其行为万一触及到对方国家在死刑上的问题,澳大利亚坚持不能对其公民执行死刑。不过现在日澳应该已经就这一点达成协调。”

王冠雄指出,在是否适用日本的死刑制度上,日澳之间持续存在分歧,谈判一度进展艰难。最终,日澳双方本着以合作优先的态度达成了妥协。

日澳在1月6日签署《互惠准入协定》时达成共识,规定执行公务时犯罪由派遣国拥有审判权,而公务外犯罪的审判权由接收国拥有。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王尊彦表示,最后达成妥协的最重要原因莫过于日澳两国对于中国威胁的警惕,尤其是对台海安全情势恶化的关注。

他说:“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去年6月日澳二加二会谈的联合声明提到了‘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而且‘鼓励两岸问题要和平解决’。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杜登也不止一次公开批评中国,去年11月杜登还在演讲中表示,‘如果中国打下台湾,那下一个就轮到钓鱼岛’。而日本驻澳大使山上信吾(Shingo Yamakami)更是多次地在澳大利亚的媒体里面批评中国,也关切台湾。”

王尊彦认为,这些动作都明显地反映出日澳政府对于中国在地区日益壮大的忧虑,以及双方急于建构跟中国对抗的力量和机制的迫切感。他指出,虽然台湾与澳大利亚距离遥远,而且没有邦交,可是随着日本与澳大利亚成为准同盟关系,加上日本国内对台海有事的关注也都还在持续升温中,台海安全必然是未来日澳紧密军事合作的重点。

他说:“甚至可以进一步推断,未来日本与澳大利亚在各种军事演训的内容当中,可能会纳入关于‘台湾有事所引发的日本有事’的事态想定,而这些演训甚至也可能会有其他关切台海、关切日本、甚至关切澳大利亚安全的其他的国家加入。”

英法或为日本下一个协定对象

日本与英国为了加强军事合作,2021年10日7月就缔结《互惠准入协定》召开了首次谈判会议。

根据日媒《产经新闻》2021年12月6日报道,日法展开联合军事训练,而且法国政府已就缔结《互惠准入协定》向日本政府征询意见。如果启动谈判,法国将成为继澳大利亚和英国之后第三个与日本展开《互惠准入协定》谈判的国家。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王冠雄表示,岸田文雄与莫里森会议后的联合声明第三条提出双方在海洋领域意识(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的合作,意即日澳将强化海事方面的信息共享,可作为评断日本与其他国家缔结《互惠准入协定》的参考指标。

他说:“如果以信息共享为判断指标,英国是很有可能成为日本下一个签署《互惠准入协定》的国家,因为英国也是五眼联盟(Five Eyes)的成员,日澳与日英在信息共享方面的合作会很类似,进行也会较为顺利。法国也有可能是日本考虑的对象之一,因为去年美英澳形成三方安全协定(AUKUS),澳大利亚在购买与强化核潜舰时排除法国,使法国对AUKUS三国不满。若日本接着与法国签署《互惠准入协定》,可以弥补法国被AUKUS冷落的感受。”

王冠雄指出,由于地缘关系,印度的海空军比起英法等欧洲国家更容易实时出入印太地区,不过是否可能与日本签署《互惠准入协定》,要视日后日印双方军事配合程度方能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