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记者委员会:北京是否容忍批评 冬奥见分晓

0
香港、新疆、彭帅和西藏,都是本次北京冬奥会无法回避的“问题”。图为西藏活动人士在位于瑞士洛桑的国际奥委会总部大门外手举抵制北京冬奥会的标语。(法新社2021年12月11日)

1月11日星期二,中国奥运官员称,奥秘克戎的发展在掌控之中,没有计划在冬奥会之前对北京实施封城。与此同时,国际社会高度怀疑本次北京冬奥期间的自由度。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同日发文,质疑在闭环管理的“泡泡”中,中国和国际奥委会能否容忍新闻自由。

数千国际记者将目睹中国是否容忍批评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北京冬奥会记者可能会测试中国对批评性报道的容忍度”,并指出,新闻自由是未来几个星期数千陆续进入中国报道北京冬奥的记者们将要面临的一个问题。

这篇文章评论说,从中国与国际媒体打交道的记录看,真正的新闻自由似乎不可能;文章用“悲惨”形容中国在国际上的新闻自由形象,并把中国在外交关系中的姿态称为“具有高度攻击性的恶霸”。

文章说,北京政府将使用专车把媒体记者运送到比赛场地,这“实际上是把他们跟普通中国百姓予以隔绝”。

中国政府称,在奥运村里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将能自由使用社交媒体平台和访问其他网站。

国际奥委会企业联络和公共事务部主任克里斯蒂安·克劳(Christian Klaue)对保护记者委员会说,北京与国际奥委会签署的协议保证“不会限制媒体独立报道新闻的自由”,并且,国际奥委会“从北京2022冬奥会获得了所有需要的保证。”

保护记者委员会指出,2008年奥运会之前,北京也做出了很多承诺,包括记者将获准前往全国各地,能够不受干扰地与任何愿意说话的人交谈,“不过,实际上却并没有如此……2008奥运期间,至少发生了30起记录在案的当局干扰媒体报道新闻的现象,甚至还有警察袭击记者”;事实上,那次奥运之前,破坏新闻自由的行为就开始变得尤为严重。

中国暂开“防火长城”,仅为壮大国际名声

新闻网站Axios称,“中国暂时开放其‘防火长城’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在比赛之前壮大其国际名声,而不是为了倡导开放的互联网……专家们预计,对互联网活动进行的严格监控仍然会继续,即便是那些被允许使用平时被封网站的人也不会幸免。”

Axios引述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中国常驻研究员肯顿·蒂博特(Kenton Thibaut)的话说,“在一片对人权的批评声中,中国这么做(表现开放的姿态)是为北京冬奥会散布美言的一种办法。”

美国“批评性运动理论”学者孙又揆博士对美国之音说,奥林匹克运动会越来越“变成了为独裁政权宣传的工具”。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车维德(Victor Cha)对Axios说:“他们摆出这个样子,好像他们允许言论和行动自由,这些都是奥运会自由传统的代名词,但实际上,所有这些都受到了仔细的监控。”

人权议题一大筐,形势难控比赛场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中国也许没有什么理由来干涉国际媒体聚焦体育竞赛,但是,“该国的领导人能容忍记者严厉批评其严格的管理方式吗”?运动员“会对人权观察组织定义的‘反人类罪’保持沉默吗”?

“批评性运动理论”学者孙又揆博士说,“看比赛期间是否有运动员进行自发行动,在颁奖台上、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是否讨论西藏、新疆的人权问题。如果有,看主办单位如何处理”。

美国之音注意到,受访的美国奥林匹克比赛队回避评论北京严格的闭环管理措施,也回避讨论本次冬奥会牵涉的自由和人权等议题。

有评论称,前往北京比赛的运动员如果赛前公开发表对北京的负面评论,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以史为镜:新闻自由“克星”是中国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北京政府一直阻止记者自由报道中国,其中也包括香港。这个组织跟踪的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关押的记者为30名;而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50,使得中国连续三年成为世界上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此外,香港记者2021年也开始进入该名单。

对于外国记者而言,形势也明显恶化。保护记者委员会指出,2020年上半年,至少有18名外国记者被北京政府驱逐,他们的继任者被中国大使馆拒发签证。

更有甚者,去年报道河南洪灾的外国记者遭到严重侵扰。河南省党政机关甚至号召其160万社媒粉丝,在微博上举报BBC记者白洛宾(Robin Brant)。

更加近期的发展是在去年11月上旬,外国记者希望报道北京冬奥的准备情况,却被阻挡在例行报道现场之外,也被阻止参观运动场馆。

此前,甚至连奥林匹克圣火的到达,外国记者也被挡在现场之外。

保护记者委员会指出,今年测试北京对新闻自由容忍度的指标比比皆是,有香港问题,西藏问题,新疆棉问题,以及彭帅问题,等等。

有评论称,中国政府把所有这些问题都斥责为“体育政治化”,而它自己却无时无刻不在把奥运政治化。

新华社报道,二度导演奥运开幕式的张艺谋说,“希望展现出我们一些伟大的理念和价值观”;“人民网”称,冬奥开幕式是为了“讲好中国故事”。

孙又揆博士对美国之音说,包括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内的一些大型国际赛事,在民主自由的国家逐渐失去了过去的号召力,因此“成为可以随意花钱、不需要人民认可的独裁政府的宣传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