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銷售聖經案”,當地法院限制律師閱卷,欲強行開庭審理

0

呼和浩特“銷售聖經案”四位代理律師 (照片來自方縣桂律師微博)

(中國呼和浩特-1/11/2022) 2022年1月11日,方縣桂、朱述進、趙青山、袁茂等四位基督徒律師受王洪蘭等四位因銷售聖經而被以“非法經營罪”起訴的基督徒委託,來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回民區人民法院遞交手續,卻被告知本案將在1月17號也就是下周一開庭。這意味着,律師根本來不及閱完所有卷宗、在不了解案情的情況下法院就想強行開庭。對此,四位律師向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級法院官方微博@青城天平 發出緊急投訴,公開向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及回民區檢察院控告承辦法官韓艷傑、庭長段文嚴重侵犯律師執業權利,請內蒙古司法體系的相關媒體予以監督,並呼籲給予律師必要的庭前準備時間。

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基督徒王洪蘭等人因銷售正規出版的聖經,於2021年4月被抓捕,並被指控為非法經營罪。與王洪蘭一起被抓捕的還有王洪蘭的丈夫、王洪蘭的二兒子以及已故大兒子的妻子等四人。王洪蘭今年66歲,自24歲信主以來,一生都在侍奉教會。檢察機關認定他們銷售聖經的金額超過4000萬元,王洪蘭作為第一被告檢察院建議量刑15年。

今天,四位律師從外地趕到呼和浩特。回民區法院承辦人韓艷傑法官收下手續後,告知他們本案將在下周一(17號)開庭。當四位律師注意到法官辦公桌下面有三大箱子123冊卷宗時,跟法官說不到一周的時間閱完123本卷,是根本不可能的任務,希望法院依法保障律師有充足的閱卷時間。

韓法官說他們已做好開庭準備,法警已調配好,庭審安排都做好了,不可能延期。

四位律師說,涉案家屬看到本案案情危急,於上周緊急追加了律師。對於量刑建議十年以上的當事人,開庭時間延一延,給當事人充分獲得辯護的權利並不過分。況且,律師周末剛接受委託,緊急趕來交手續,沒有任何耽延。

四位律師把《保障辯護人庭前準備時間律師意見書》交給韓法官,繼續表達他們的意見,韓法官立刻打斷,隨手把法律意見放一邊,看都沒看就說:“不要再說了,你們的意見我都清楚,律師意見我會附卷,開庭時間不可能延期。對我們有意見上訴提……”

在交涉過程中,一位律師在法院電腦上嘗試播放隨案移送的同步錄音錄像,發現無法播放,一併向韓法官提出意見。

韓法官說你們不要再說了,表現得很不耐煩,並給法警隊打電話。打完電話後,韓法官對說,我一個小女生被你們幾位男律師圍着發言。

韓法官顯然不能理性傾聽律師意見,幾位律師也不為難“小女生”。律師去隔壁辦公室找到了段文庭長。

段庭長接待律師表現得很熱情,律師注意到韓法官喊來的法警在錄像,提出異議後,也對等拍攝段庭長。對此段庭長顯得很樂意,叮囑拍攝的律師把他拍正一些。段庭長對着鏡頭宣讀律師提交的保障庭前準備時間法律意見,並說:“你拍正點,我也想在律師面前出出名。”

四位律師繼續表達意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頒布的三部《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第二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切實保障律師訴訟權利的規定》第三條的規定,法院確定開庭日期時,應當為律師預留必要的出庭準備時間。法律規定了檢察院有一至一個半月的審查起訴期,律師根據控辯雙方權利對等原則,對本案123本卷要求不少於一個月的閱卷時間既合理又合法。

而法院如果有審限問題,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一百五十八條的規定,完全可以對本案延期審理……

聽到這裡,段庭長突然打斷他們說,“在我眼中的好律師,是善於鑽法律空子的律師。”

一位律師提出反對意見說,律師其實是法官助理的角色,律師提意見是幫助法官正確實施法律,怎麼是鑽法律空子?

最後段庭長說,“我們已做好了開庭準備,你們的意見我會向院領導彙報,但我是不同意延期的。”

律師只好告退,但堅決認為如果律師連自己執業權利都無法爭取,又如何為當事人的自由和生命做辯護?回民法院只給五天時間閱卷,不能保障律師庭前準備時間,沒有提前十天送達起訴書違反法律規定,同步錄音錄像不給律師複製,在法院電腦上又不能播放,完全不具備給律師查看的條件。

隨後,四位律師根據兩高三部《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第四十一條:“律師認為辦案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明顯違反法律規定,阻礙律師依法履行辯護、代理職責,侵犯律師執業權利的,可以向該辦案機關或者其上一級機關投訴……”、第四十二條:“在刑事訴訟中,律師認為辦案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下列行為阻礙律師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的,可以向同級或者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申訴、控告:(一)未依法向律師履行告知、轉達、通知和送達義務的;(五)依法應當聽取律師的意見未聽取的;(六)其他阻礙律師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的行為”的規定,緊急向@青城天平 投訴,向@呼和浩特市回民區人民檢察院 @呼和浩特市檢察院 控告@呼和浩特市回民區人民檢察院 承辦法官韓艷傑、段文庭長嚴重侵犯律師執業權利,請@內蒙古檢察 @北疆法聲 @回民區政法委 @青城政法 予以監督,並給予律師必要的庭前準備時間。

( 對華援助網特約記者玉冰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