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大叔:如果你以後有能力幫助別人,就幫一下吧!

0

原創 記錄者胡新成
2021-12-04 09:26

與真相同在,與正義同行!

1990年夏末,為參加縣勞動局的招工考試,我正躺在床上看書,一同學跑來說,他看見商場大門口貼了北京廣播學院的招生告示,我趕忙跑去看:一張白色的A3紙上寫着招生條件、報名、考試地點和日期,最下面蓋着北京廣播學院鮮紅的大印。於是第二天我請了一天假,帶着畢業證、戶口本、學生證按照地址趕到湖北電視台報了名。

轉眼間考試日期就要到了,當時的普通家庭別說小轎車,就是摩托車也極為罕見。我家距離考場幾十公里,為了明天按時參加考試,我決定今晚就在考場附近找招待所住一晚。於是,我匆匆忙忙回到家,換上灰色中山裝,黑色迪卡長褲,把換洗內衣和證件紙筆幾本書裝進帆布書包就上路了。

首先用了近一個小時,在坑坑窪窪、塵土飛揚的老國道上,坐了十幾公里的中巴車,接着像篩子里的豌豆一樣,在“三蹦子”(當時鄉村普遍使用的柴油三輪車)裡面呆半小時到客輪碼頭,然後坐一個多小時的客輪到武昌碼頭,再坐半小時公交車到考場附近。一路上,我滿懷着對未來的希望和無限遐想,不斷的在心裡用普通話默念着世界名著《紅與黑》的片段……

下了公交車後,我順手一摸口袋,錢包沒了,裡面有30多塊錢、幾十斤全國糧票,當時一個剛剛上班的正式工一個月工資也就65塊錢,更何況我還在待業。頓時我像被五雷轟頂一樣,頭腦徹底懵了!

明天早上八點半開始考試,回家拿錢來不及,當時的座機電話只有政府和企業有,手機更是像今天的私人飛機一樣罕見,而微信支付寶還沒有發明出來。我蹲在街角看着人來人往,茫然不知所措,眼看着天色已晚、夜幕降臨,肚子也開始“咕咕”叫了……

想了半天,無計可施,只能靠自己了!找找身上值錢的東西:一副變色近視眼鏡30多塊錢,這個不能賣,明天考試要用,包里有幾本世界名著,還有一個日本進口的鍍金的電子防風打火機(長輩給的,市場上買不到),這個可以賣掉!於是,我拿出鋼筆在信紙上用大字寫了一句話:本人來武昌參加明天早上的考試,因路上不慎丟失了錢包,無錢食宿,現將此打火機和書出售50元,同時把信紙和准考證,戶口本擺在人行道旁邊……

從來沒有擺過攤,我面紅耳赤的蹲在路邊不敢抬頭看人,沒過一會,身邊就圍着一圈人,大家指指點點,有人翻看着我的准考證,有人拿起打火機打幾下點煙,看的人多可就是沒人買。就在我快絕望的時候,一個大約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擠進人群,他看了一遍我的戶口本准考證,拿起打火機試了幾下,給了我50塊錢後把打火機裝進口袋:“小夥子,這裡我熟,你跟我一塊住吧!”,我感激不盡的站起來跟着他就走。一路上我們聊着天,穿過幾條馬路走進一個小巷,這位大叔把我帶到了他住的旅館,開了一個標間後,又帶我去餐館吃飯。吃飯時,大叔說他是一家單位的貨車司機,今天剛到武昌送貨,明天一大早就走。第二天早上六點多,大叔叫醒了我:“小夥子起來了,趕緊吃飯早點去考試”,我翻身起床,幾下套好衣服,拿出紙筆:大叔麻煩您留個地址電話吧!他說:”不用,如果你以後有能力幫助別人,就幫一下吧!說完就走了……

第二天我準時參加了北京廣播學院的招生考試,數理化都是高中課程,輕車熟路。可惜最後的普通話朗讀和面試沒有過關。

從我參加工作之後直到今天,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只要能幫一下別人,我都是儘力去幫。特別是從事媒體工作、有了網絡之後,我更是力所能及的去幫助弱勢群體。在雜誌社,很多不能發表的案子我就發到本地省市黨報和都市報、晚報,以及天涯、貓撲、網易論壇。騰訊、新浪微博出來之後,在網友協助下,我建立了五百多個QQ爆料群,名曰:九州茶社爆料群。有了幾十萬粉絲的支持,加上自學的法律知識、專業的新聞調查、證據確鑿的實名舉報、一針見血的評論,使得很多貪官污吏落馬,使得很多不作為、亂作為的部門改正,特色是針對司機遭受的“公路三亂”(亂設卡、亂收費、亂罰款),我更是全力以赴的大力曝光和猛烈抨擊!

轉眼間近三十年過去了,雖然這位司機大叔的音容相貌我已記不清,但他說的這句話:“如果你以後有能力幫助別人,就幫一下吧!”,卻至今在我耳邊迴響……

當年讀書時期的照片

2015年在浙江蘭溪採訪開發商強拆案

林生亮   2022.01.10.北京時間

收集胡新成發表的文章,避免被和諧。請將胡新成的文章收藏、截圖、轉發和分享!請繼續致電山西太原市相關部門,關切胡新成被任意跨省抓捕事件!

附:

杏花嶺分局0351-2315110

三橋派出所電話:0351-3535110

太原市報警電話:0351-110

太原市第一看守所:0351-6091693

你歲月靜好,那是因為有人為你在負重前行;

你談笑風生,那是因為有人在為你遮風避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