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栗最新同場 習稱考驗“前所未有”

0

鍾原評論分析文章:1月1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新年後首度集體亮相,參加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開班式,包括傳聞纏身的栗戰書。習近平的講話稱,“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之重、矛盾風險挑戰之多、治國理政考驗之大都前所未有”,與一年前的“時與勢在我們一邊”形成了鮮明對照。

習栗最新同場 習稱考驗“前所未有”

1月1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開班式上全部亮相,習近平稱考驗前所未有

“時與勢”不見了

一年前的2021年1月11日,中共也曾舉辦了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在當時的開班儀式上,黨媒報道習近平講話稱,到了“強起來”的“歷史性跨越的新階段”,“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

一年之後,中共高層所說的“時與勢”和“底氣”都不見了;變成了“矛盾風險挑戰之多”、“考驗之大都前所未有”,後面還跟了一句“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深刻變化前所未有”。

看來,中共高層曾提出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並不是對中共有利的“大變局”,而是直接威脅了中共政權存亡的“大變局”。中共高層對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訓話,應該在試圖強調形勢的嚴峻性,對各級幹部再度示警,並要求“增加歷史自信、增進團結統一、增強鬥爭精神”。

這次研討班主要目的是學習貫徹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中共高層講話再次強調形勢嚴峻,但並未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2個月前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同樣沒有真正討論當前局勢和應對策略,而是着重推出了第三份“歷史決議”,為習近平連任鋪路。因此,研討班繼續學習所謂“歷史決議”,並不能解決當前的困境。

高層講話不是為了解決實際問題

李克強主持了開班式,他概括了習近平講話的五個方面內容,包括“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正確把握社會主要矛盾和中心任務”、“重視戰略策略問題”、“永葆黨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本色”、“黨史學習教育常態化長效化”。

這五方面內容,顯然無法解決當前的實際問題。習近平講話稱“矛盾風險挑戰之多”、“考驗之大都前所未有”,應該不是一般人理解的概念。中共高層實際並非在談中國社會面臨的發展難題和陷入國際孤立的窘境,而是能否首先保住中共政權,然後是能否確保習近平在二十大上順利連任,以及更多習陣營的人馬全面佔據關鍵位置。

6個月前,中共大搞百年黨慶,宣傳“偉光正”;6個月後卻面臨“矛盾風險挑戰”、“考驗之大都前所未有”。責任該誰來承擔,當然不能提。習近平講話的主題也不是針對中國內外部問題的解決之道,而是中共的權力鬥爭。

中共高層真正關注的是內鬥

習近平講話稱,“沒有理論創新的勇氣”,“馬克思主義也會失去生命力、說服力”;“矛盾風險挑戰之多”、“考驗之大都前所未有”,“提出了大量亟待回答的理論和實踐課題”;“沒有理論創新的勇氣”,就“無法繼續前進”。

由此可見,六中全會推出的第三份“歷史決議”,等於推出了一套“新時代 ”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不但超越前三任中共領導人的“改革開放”,還至少可以比肩毛。如果“新時代 ”的新理論解決了“前所未有”的“矛盾風險挑戰”和“考驗”,似乎就能產生二十大需要的權威和“自信”。

參加研討班的官員們應該也能聽明白,關鍵不在於形勢多麼嚴峻,而是準備好及時對“新時代 ”的新理論表態、喝彩就行了;能夠這樣做的人就是“團結”,相反就會被“鬥爭”。因此,中共高層講話談到的形勢,是中共內部鬥爭的形勢,不是一般人理解的國內外形勢。中共高層目前真正關心的是權力的延續,其它國內經濟、社會問題和外部問題反倒是次要的。

習近平講話中也談到,“面對複雜形勢、複雜矛盾”,要“優先解決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講話中似乎沒有直接明確到底什麼是“主要矛盾”,但中共官場的人應該都知道。兩周前,12月27日至28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民主生活會,習近平稱,二十大是政治局明年工作的“首要政治任務”。

習近平講話還談到“戰略策略問題”,稱是“一個政黨”的根本性問題,需要“制定正確的政治戰略策略”,並提出“黨中央作出的戰略決策必須無條件執行”。

解決當前中國發展的種種內外部問題,顯然不是中共的“政治戰略”,二十大才是中共高層的最大“政治戰略”。

二十大面臨挑戰

李克強附和了習近平的講話,最後也稱,要“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迎接二十大的召開。

2022年伊始,中共高層給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訓話,相當於新年的總動員,在場的還包括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人大、政協、國務委員、最高法院、檢察院和中央軍委委員等一眾官員。

中共高層所說的“矛盾風險挑戰”和“考驗”,指的主要是黨內,開年動員講話談到的實際是中共圍繞二十大的內鬥形勢嚴峻、“前所未有”。

2022年的第一天,栗戰書缺席新年茶話會成為了一大焦點。反習派很快針對習近平的最鐵杆栗戰書,放出了不同版本的傳言,習近平講話提到的“矛盾風險挑戰”着實不虛。10天後,栗戰書露面了,但能否真正平息傳言還有待觀察。反習派正在利用一切機會發難。

不難想像,2022年中國內外的諸多問題沒人真正會去解決,中共的激烈內鬥還會導致更多、更大的問題。無論為了保黨,還是圍繞習近平連任,2022年註定又是中共瞎折騰、亂折騰的一年,老百姓的日子恐怕更加不好過。兩年來,中共隱瞞疫情禍害了全世界,也一直在禍害中國老百姓。

中共暴力奪權後的一系列運動,導致中國經濟處於崩潰邊緣;不得已“改革開放”後,全球化令中共維繫了獨裁統治,中共權貴們先富了;如今,中共又把中國推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自己也陷入了生存危機。

紅朝末日盡顯,朝內之人還在可悲可嘆地掙扎,越來越多的人應該在想退路,而更多的中國人應該在期盼紅朝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