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三十四講 萬馬齊喑

0

2020年10月23日上午,示威者手持寫有十二名被捕港人姓名、粘有紙船的紙板進行抗議。(孫誠拍攝)

一、屢興大獄:“國安法”時代的大逮捕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四講《萬馬齊喑》。

在此前的連續八講當中,我們回顧了波瀾壯闊的反送中運動的全過程。在2020年6月30日中國當局通過香港“國安法”之後,世界各地的香港人及熱愛自由的人們還在繼續奮戰,使這場抗爭在世界各地不斷發展壯大。然而,在政治高壓之下,香港本土的抗爭從2020年秋天開始轉入了低潮。隨之而來的,就是中港當局大規模的政治迫害,以及港人的流亡潮。

2020年8月23日,一艘快艇在香港東南面的中國領海基線的毗連區,被中國廣東海警截查,快艇上的12名香港青年全部被中國海警逮捕,送往深圳市鹽田看守所關押。這12名香港青年的名字,叫做鄧棨然、喬映瑜、鄭子豪、嚴文謙、張銘裕、張俊富、黃偉然、李子賢、李宇軒、郭子麟、廖子文、黃臨福,年齡在16—33歲不等。他們之所以乘坐快艇出現在那個位置,是因為他們都是反送中運動的參加者,面臨著當局的多種控罪。為了避免政治迫害,他們決定乘坐快艇離開他們的家香港,前往台灣申請政治庇護,卻不幸落入了中國海警的手中。

這起被稱為“十二港人案”的事件震驚了國際社會。在世界各地,人們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對十二名身陷牢獄的香港青年進行了聲援。在2020年12月16日,除廖子文、黃臨福兩名未成年人外,其餘十人都被中國當局以“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和“偷越邊境罪”判處了徒刑。其中,鄧棨然和喬映瑜分別被判刑三年與兩年,其餘八人則被判刑七個月。被判刑七個月的八人於2021年3月刑滿後被釋放回香港,隨後又被押往香港各地警署,遭到香港當局的進一步迫害。其中,李宇軒更是面臨著香港“國安法”的指控。

在“十二港人案”中,遭遇政治迫害的人不僅只有這十二名青年。在十二名青年被捕後,當局興起大獄,逮捕和迫害了更多的人。2020年10月10日,香港警方拘捕了9名政界人士和市民,表示他們涉嫌向十二名青年的流亡提供幫助。到2021年1月14日,香港國安處又逮捕了包括九龍城區議員黃國桐在內的十一人,指控他們協助十二名青年流亡。此外,為十二名香港青年提供法律援助的中國維權律師任全牛,也在2021年2月2日被中國當局吊銷了律師執業證書,他的律師事務所也在這之後被當局要求自行解散。

僅僅在“十二港人案”這一個案件當中,中港當局就逮捕、迫害了數以十計的人。然而,這僅僅是香港在“國安法”時代中大量政治迫害案件中的冰山一角。事實上,屢興大獄、廣泛株連,可以說是香港已有一年多的“國安法”時代的特色。經過這些殘酷的政治鎮壓,香港變成了一座完全失去了政治自由的監獄。在這座大監獄裡,許許多多的人身陷囹圄、大批社會團體被迫解散、許多傳媒停止了工作。

在“十二港人案”之後不久,香港當局興起的另一次大獄,是發生於2021年1月6日的大逮捕。在這起被稱為“民主派初選大搜捕”的政治鎮壓中,有多達數十名本土派和民主派人士被香港國安處逮捕。在那天一片肅殺的氣氛中,香港國安處出動了足足約一千名警力,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名義逮捕了多達54人。在同年2月28日,其中的47人被當局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起訴,其中包括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前民主黨主席胡志偉、香港大學學者戴耀廷、區議員趙家賢、《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前香港民間人權陣線主席岑子傑等等。民主派初選,是2019年11月民主派與本土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之後,民主派與本土派人士制定的一項計劃,希望能在區議會選舉大勝後,在即將於2020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獲得過半席位。這次初選本身並不具備法律效力,目的是由香港選民投票選出參選立法會的人選。2020年4月28日,戴耀廷在《蘋果日報》發表文章,指出在民主派獲得立法會半數席位前後,獨裁者將因為恐懼民主而將香港拖入“攬炒”的境地——“攬炒”一詞,本是粵語中形容“同歸於盡”含義的詞彙。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有不少抗爭者都在使用這個詞彙,表達與當局同歸於盡的態度。

2020年7月11—12日,在“國安法”已經在香港實行的情況下,民主派初選如期舉行,61萬名選民參加了這次活動,選出了自己的議員候選人。對於香港民眾無懼“國安法”,自發選出自己的民意代表的行為,當局相當恐懼。首先,特首林鄭月娥於7月31日以新冠疫情防疫的名義,宣布將原定於2020年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定在2021年9月5日舉行。接着,便是當局在2021年1月對數十名本土派和民主派人士進行的大逮捕,將代表港人民意的政界人士抓捕殆盡。這場大逮捕引發了國際社會與海外港人團體的強烈譴責。隨着香港當局根據“國安法”在2021年2月28日對47名本土派和民主派人士提出起訴,“不認命,還我47”迅速成為了海外港人集會時吶喊的新政治口號。

二、萬馬齊喑:媒體與政治社會團體紛紛解散

2021年1月6日,香港警方出動千名警員進行大抓捕。圖為擁有美國國籍的第六屆荃灣區議會民選議員(海濱選區)岑敖暉(Lester Shum)被警察帶走。(路透社圖片)

2021年1月6日,香港警方出動千名警員進行大抓捕。圖為擁有美國國籍的第六屆荃灣區議會民選議員(海濱選區)岑敖暉(Lester Shum)被警察帶走。(路透社圖片)

與此同時,當局的鎮壓對象也指向了媒體。2020年8月10日,香港國安處出動超過200名警員,殺氣騰騰地衝進了位於將軍澳的壹傳媒大樓,將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運營總裁兼財務總裁周達權、首席執行官張劍虹逮捕。此外,就在同一天,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也被當局逮捕。接着,在2021年6月17日,國安處又出動了超過500名警員,再次衝進壹傳媒大樓,將壹傳媒及其旗下《蘋果日報》的五名高層抓走。此外,壹傳媒的大批資產也遭到了凍結。當局給這些被捕者羅織的罪名,包括“違反國安法”、“欺詐”等等。在這樣的情況下,壹傳媒旗下的《壹周刊》於6月23日宣布停運,廣受香港民眾歡迎的《蘋果日報》則在6月24日出版了最後一期實體報紙。在6月23日夜晚,香港的天空下着雨,大批市民來到蘋果日報社大樓外,表達對《蘋果日報》的支持和送別。在6月24日當天,100萬份最後一期《蘋果日報》被排起長龍的市民幾乎購買一空。在“國安法”時代香港人心之所向,由此展示無遺。

在壹傳媒高層被捕、《壹周刊》與《蘋果日報》停刊後,當局對香港傳媒的鎮壓與威脅遠遠沒有結束。下一個遭殃的媒體,是成立於2014年的網絡媒體《立場新聞》。《立場新聞》在2016年和2019年曾兩次被香港民眾評價為最具公信力的媒體。在反送中運動期間,《立場新聞》曾因如實報道抗爭情況,並現場直播了721元朗慘案的情形而廣受市民好評。在元朗慘案發生時,《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還曾在直播時被白衣暴徒毆打受傷。2021年12月29日,香港國安處凍結了《立場新聞》6100萬港元的資產,逮捕了《立場新聞》的六名高層及前高層人士,包括曾赴聯合國作證的香港藝人、《立場新聞》前董事何韻詩。在這樣的情況下,《立場新聞》不得不在同一天宣布停刊。接下來,另一媒體《眾新聞》也在2022年1月4日宣布停刊,成為了“國安法”時代又一家消失的媒體。

在一個個媒體相繼停刊的同時,大量政治及社會團體也在“國安法”時代不斷消失。根據統計,僅僅在2021年1月到9月之間,香港就有49個團體停止運作。在高壓之下解散的各團體中,許多都曾在過去的一系列抗爭中扮演過重要的角色。其中,香港自決派的代表香港眾志於2020年6月30日“國安法”實施當天宣告解散。從2003年七一大遊行開始一直堅持抗爭、組織過許多大規模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在2021年8月13日宣告解散。自2013年起致力於推動香港實現普選的真普選聯盟,在2021年8月18日宣告解散。成立於1989年的民主派團體香港支聯會在2021年9月25日解散,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則在此前不久被當局指控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在這之後,紀念六四事件的多個雕塑,包括港大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及存放於港中大校園的民主女神像也在同年12月被移除。此外,本土派的青年政團也在大量解散。在“國安法”實施當天,成立於2016年的本土派學生團體學生動源宣告停止運作。另一本土派學生團體賢學思政,則於2021年9月24日宣告解散。在無數團體相繼解散的情況下,人們悲哀地發現,香港的公民社會已經走向了死亡。

三、香港的自由已經蕩然無存

2021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全副武裝的警察在投票站附近站崗。(美聯社)

2021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全副武裝的警察在投票站附近站崗。(美聯社)

在當局屢興大案、多家媒體停止運作、大量政治及社會團體解散的同時,很多人被當局指控、入獄並被判刑了。在這當中,許許多多的有志青年被判處了相當長的刑期。2021年11月23日,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被當局以“分裂國家”及“洗黑錢”兩罪判處3年7個月的徒刑。在2020年七一抗爭中的勇武派青年唐英傑,於2021年6月30日被當局以“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和“恐怖活動罪”判刑9年。刑期最長的人,則是勇武派青年、綽號“老湯”的本土派團體香港民族陣線成員盧溢燊。2021年4月23日,他被當局判處了12年的徒刑,成為反送中運動被捕者中刑期最長的人。

除此之外,在“國安法”時代,香港當局也開始對部分網站進行封禁,中國著名的“網絡防火牆”的陰影已籠罩向了香港。2021年1月7日,香港警方以“違反國安法”的名義封鎖了網站“香港編年史”,首開香港以“國安法”之名封鎖網站之先河。在2021年9月,紀念六四事件的網站“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也遭到了封鎖。在“國安法”之下,香港民眾連自由瀏覽互聯網內容的權利都已經被剝奪了。

在進行了種種政治鎮壓,使香港的政治環境急劇“牆內化”的同時,為了確保民主派和本土派再也沒有可能在議會中有效發聲,中國人大首先在2020年11月11日取消了4名民主派議員的資格,從而引發了泛民主派議員的總辭。此後,在2021年8月26日,香港當局剝奪了立法會內最後一名民主派議員鄭松泰的議員資格,香港立法會內只剩下了建制派。接着,中國人大在2021年3月11日通過了《全國人大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對香港選舉制度進行了大幅度的修改。根據新的制度,香港立法會將設置90個席位,其中包括40席選舉委員會選舉席位、30席功能界別選舉席位和僅僅20席直選席位。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是,所謂的選舉委員會席位和功能界別席位基本上會是建制派的天下。直選席位不但僅剩下了區區20席,而且在民主派和本土派政團大量解散、民主派和本土派人士大量被捕的情況下,能夠與建制派在選舉中抗衡的人士也已經寥寥無幾。2021年12月19日,被世人視為假選舉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舉行,功能界別選舉和直選選舉的投票比例分別創下了1985年和1991年以來的新低。在那一天,大批香港民眾通過選擇郊遊出行的方式,拒絕配合這次完全無法代表民意的選舉。最終,在90個議席中,建制派得到了89席,僅有1席由中間派政黨獲得。至此,香港立法會中不再有民主派和本土派的身影,香港立法會本身已經變得和中國人大或政協十分相似了。

隨着時間進入2022年,香港的自由可以說已經是蕩然無存,整個香港陷入了一片“萬馬齊喑”的氛圍當中。但是,在這樣的高壓之下,香港人仍然沒有放棄希望。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動力使得人們仍然願意堅持下去呢?香港未來的道路,又究竟在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