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保守的基督教對一個國家意味着什麼

0

在2020年美國大選結果公佈之前,我個人,包括我關注的政論型YouTuber都堅定地相信川普總統必定連勝。選票結果令人大吃一驚,我關注的頻道統統都預測錯誤,質疑選舉作弊的聲音越來越多,大家的關注焦點都在於川普總統、最高法院以及美國人民如何解釋這次詭異的選舉過程,直到2021年1月19號晚上,還有很多人在等待川普總統的絕地反擊。在疫情席捲全球、中共滲透各國的野心暴露之際,國際格局面臨大洗牌,本次美國大選非常關鍵。

在川普總統正式宣佈選舉失敗以後,很多人表現出對美國的失望。正值歷史的拐點,美國是國際上舉足輕重的國家,美國總統的態度關係到今後的國際關係和政策走向,川普總統在過去四年的執政中,充分展現他壓制中共的能力,他一再表明阻止中共對全世界滲透共產主義的決心。而川普的落選,讓人擔憂新任總統面對中共的無恥擴張會有什麽樣的態度。

我個人為川普的落選感到十分難過,在選舉之初曾經切切為美國禱告,如果上帝允許,請賜給他們一位保守主義的總統,不要讓美國在自由派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是上帝的旨意高過一切,我的禱告雖然沒有蒙應允,但我深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對此也有一些思考。

1 美國民主成功的精髓不在於一位保守的總統

一位保守的總統,確實可以減緩美國遠離上帝的腳步,但是無法阻止每個人悖逆上帝的心。美國建國的精髓,在於深入每一個國民的信仰根基,在很長一段時間,美國整個國家都沉浸在基督教文化的影響之中。直到現在,人人口中“已經墮落的美國”,他們的葬禮、婚禮、家庭模式等等,整個文化中無一不有基督教的影子。

《獨立宣言》裡面很偉大的一句話“人人受造而平等”,因為平等,所以每個人的意見都值得被尊重,真正的民主就此誕生。“人人受造而平等”的基礎是被上帝創造,拋開人的知識、財富、能力,每個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每個人的利益都應當被維護,要維護個人利益的最好方式,就是給每個人足夠的發言空間和表明立場的機會。

很多集權國家的邪惡和壓迫,就是在抹殺了上帝的存在以後,人不再像人,人只是所謂的身份和地位,沒有了上帝,達爾文主義的社會中,富人壓迫窮人就成了理所應當,弱肉強食只是常態。

作為一個移民國家,美國的文化非常多元,傳統美國白人、南北戰爭以後地位提高的黑人,還有亞裔和西裔新移民充斥著美國,每個移民人種背後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化,為了保持平等,美國社會長期處於極度敏感的狀態中,人種、性別、職業等等,任何一個族群都可能突然跳出來說自己受到歧視,美國在各種聲音中保持著微妙又脆弱的平衡。很多美國人都在歎氣,覺得美國的教會已經衰敗了,神學院裡面充滿了亞洲面孔,神學研究也被自由派佔領,保守的教會在自由主義的衝擊下節節敗退。

就在這樣一個敏感的社會中,川普總統在四年前進入白宮。他的獲選極度冷門,最開始很多人不看好他,我記得我的一位美國老師,他在夏威夷牧會,在18年年底他這樣評價川普:“儘管我認為他不像一個基督徒,但是他的行為在我看來是不錯的,是符合基督教信仰的”。過去四年的執政中,川普總統從不被人看好,到獲得很多保守主義的支持,尤其今年選舉中有了很多教會的聲音,認為川普總統是帶領美國回到保守主義的關鍵。

2020年的選舉中,川普總統的高人氣讓我感到驚訝,原來美國社會中,傳統、保守的力量,依舊存在。而且在多元、零散,如大雜燴亂燉的敏感社會中,保守力量反而很佔優勢,因為自由派可以朝著不同的方向無止境地墮落,但是保守意味著回到聖經,而這正是美國建國的根基。

2 選舉結果難以接受,還能做什麽?

可能對民主國家的國民來說,兩黨輪流執政、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互相壓制,才是選舉的精髓,不存在完美的總統候選人,所以就算選舉結果未達預期,也只是普通小事。但是本次美國大選,在經歷投票前候選人家族醜聞、點票時疑點重重、在職總統及其團隊被社交網站封號禁言以後,性質已經變了。這不僅僅是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之爭,而是有人故意違反遊戲規則,這是對其他人人權的侵略,在號稱自由、民主的美國,這是難以接受的偷竊。

正因如此,很多人不願意接受這個選舉結果。並且擔心在偷盜者執政的四年中,更多公民權力會遭到侵蝕,如同溫水煮青蛙。加上中共從未放棄對美國滲透共產主義,選舉之後,美國的亡國感格外濃厚,很多人發文稱美國的民主燈塔熄滅了。

這樣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力,依舊可以幫助人保護自己。從前是自由主義、同性戀、娛樂至上、消費主義等等新潮流在侵蝕主流文化,主流文化甚至成了弱勢。教會因為拒絕為同性戀舉行婚禮而被起訴,基督徒反墮胎會被女權主義當成“剝削女性身體”,自由派興起以後,保守教會遭受的歧視,甚至比某些特殊群體更甚,不同的是,各個群體都可以為自己發聲,但是教會一退再退,甚至退無可退。

本次選舉之後,正好是一個契機,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中,凝聚了大量保守主義,其中不乏保守的美國教會,基督教文化是時候開展一場反滲透、反侵蝕運動。在疫情和選舉之後亡國感的夾擊中,人的靈魂格外需要歸屬感。美國人已經失去了一位保守主義的總統,這不是最可怕的事。上帝要毀滅索多瑪和蛾摩拉的時候,亞伯拉罕問他:“如果城裡有十個義人,你還會毀滅那城嗎”,上帝說:“城裡有一個義人,就不會毀滅那城”。上帝賜給一個國家最美的祝福,是復興的教會,而不是一位保守主義的總統,再敬虔的總統也難去管理一群悖逆上帝的人,參見摩西。

保守主義也應該聯合起來,建立自己的發聲方式,開設新的媒體頻道行使自己的監督權。道路雖難,但是在能做的時候就立刻行動,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經歷這次大選,美國人應該看見,離開了基督教文明以後,國家的未來有太多不確定因素。現在已經不像當初,以“愛”治國、以“信”待人。國家說什麽就聽什麽,這跟中國有什麽區別呢?究竟是懶惰所以不願行動,還是安於現狀所以不願思考,不為自由民主奮鬥的人,不配擁有自由和民主。此時,正是真正的愛國者應該行動的時刻。

3 以美國為鑒,在台灣看見什麽

相比美國,台灣的情況更加不樂觀。美國幾百年的基督教文明,讓美國社會中保留了大量保守主義的根基,在自由化的路上,保守主義算是守擂的一方,即使元氣大傷,但依舊不容小覷。況且美國國土面積大,各州規定不同,保守主義雖然沉默、被邊緣化,但要仍有一方淨土,徹底消失是不可能的。尤其在本次大選中,很多安於現狀不問世事的保守主義,又重新覺醒了,哀兵必勝,美國還有機會。

台灣建國時和基督教頗有淵源,但與美國建國大為不同。美國是“因信仰,得自由”,台灣是“為自由,而自由”。除了被共產黨滲透得發紫的國民黨,就是在自由主義路上一路走到黑的民進黨,新興的時代力量甚至比民進黨還要自由主義。台灣人沒有辜負為自由而戰的建國初衷,只是缺乏保守主義根基,在追求自由的路上,哪裡是個頭呢?

同婚合法化算是一個開關,對傳統家庭觀念的徹底破壞以後,台灣在自由化的路上彎道超車,不知開向何方。近幾年,在金曲獎、金馬獎等等頒獎典禮上,同性戀題材的影視作品越來越多,受到市場很大部分關注,吃到題材的紅利,獲獎作品也不少,可以預料,將來會有更多相關題材出現。下一代台灣人就會在這種影視氛圍中成長,很難想象未來的台灣,哪裡是終點。而即使台灣要退一步,退往何處呢?是退回儒家思想?還是退回媽祖廟?

如果沒有一個保守的、代表基督教信仰的力量站出來,台灣最後就是“生於自由,死於自由”。台灣的教會,你們有沒有想清楚這是你們要做的工作。我來自一個基督徒被嚴重逼迫的國家,在中國,同婚不合法、傳統文化被破壞、其他宗教都被打壓,基督徒最大的問題是政府。這一點和台灣完全相反,雖然沒有政府逼迫,但是台灣氾濫的同性戀遊行、超現代的性教育,無一不在摧毀基督教在台灣建立的基業,這是極強烈的屬靈逼迫和打壓。

可能有人會問,基督教來自西方,而華人一直尊儒釋道三家,為什麽基督教要成為台灣最後的退路。因為自由民主的台灣,如果退回儒釋道,相當於被共產黨文統。佛教和道教講究自己的修鍊不問世事,歷史上的儒家到最後都是外儒內法,無異於現在的共產黨。自由的根基是“人人受造而平等”,所以必須回到造人的上帝面前。

4 中國教會能夠看見什麼

在共產黨不斷地打壓和逼迫之下,中國教會正處於無比艱難的時刻,2020年底,多間教會的傳道人以“詐騙罪”等莫須有的罪名被捕,將來是否判刑、判刑幾年都未可知。傳道人被捕也意味著這間教會難以正常聚會,對於傳道人本身、他的家人以及教會會友都是極大損失。中國教會在這樣的嚴酷打擊之下,不得不重新回到“地下”。

但是,上帝賜給教會的祝福,並不會因為教會轉入地下而消失,教會依然是耶穌在末世擴展天國的管道。退一萬步講,基督徒聚會是為了榮耀上帝,擴展天國。在有條件的情況下,信徒到會堂舉行聖禮和聚會,在沒有條件的時候,依然可以就地取材榮耀上帝,比如私下傳福音,在職場中作見證。

美國和台灣的例子已經很明顯,沒有一個保守的、堅固的信仰基礎,生活在民主社會的基督徒也可能因為持守信仰而面臨牢獄之災。基督徒應該追求民主,因為上帝賜給人統管全地的權柄,人有責任為了維護上帝創造的萬物,去追求真善美,積极參与到對社會的治理中,而這些美好在專制社會中是看不到的,要在民主社會中去實現。

沒有哪一國的王權可以延續萬代,但是基督教的信仰已經幾千年。中國社會和教會目前的困境都是暫時,等共產黨毀滅的時候,教會依然會存在,但教會面臨的挑戰也會隨著社會動蕩而變化,如果教會沒有向上敬拜上帝、向下紮根於文化,屆時就無法水平面,在國度中擴張自己的影響力,建立一個真正民主王國。

4 尾聲

我僅有如此淺薄的思考,時事瞬息萬變,但上帝不變。我個人對政治一竅不通,只知道一點,不管在什麽社會背景,上帝的教會都是一個國家最寶貴的祝福,不管在什麽國家,教會責任重大。我們日常最喜歡用“政教分離”去限定政府的職責範圍,但總是忘記,“政教分離”也在強調教會的責任,就是收服人的靈魂。民主國家的政府,在通過法律維護社會穩定這一點做得不錯,但是教會做了什麽?舊約裡面,當一個國家走向滅亡的時候,往往是國王和祭司的雙重墮落,當一個國家被遠離上帝的自由主義侵蝕到渣都不剩,上帝不僅要審判執政者和狂歡的選民,還要問教會做了什麽。

Rachel

初稿於2021/1/28  晚

修改於20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