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孫力軍涉2015金融政變 家藏軍火庫

0

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雙開

【2022年01月15日訊】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1月13日被起訴,被控受賄罪、操縱證券市場罪及非法持有槍支罪。熟悉中共政情的學者透露,後兩項罪名涉驚人內情。

孫力軍操縱證券市場 袁紅冰揭其捲入江派金融政變
據官方指控,孫力軍的罪名之一是操縱證券市場,但他並非金融專家,跨行業操控證券市場,令人不解。

陸媒“政知君”報導則提到,孫力軍是中共十八大後落馬“老虎”中,罕見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的。此前不少落馬“老虎”被指破壞金融管理秩序,但只是犯內幕交易或泄露內幕信息罪。

旅居澳洲的法學家袁紅冰14日對大紀元分析說,所說的孫力軍操縱證券市場,是指以前的事情。就是六年前明天系創辦人肖建華主導搞了一次金融政變來反擊習近平。

2015年夏天中國證券市場爆發了罕見的股災。期間A股證券市場超過90%的股票跌幅超過50%,千股跌停的巨幅震蕩持續上演。

2015年7月9日股災期間,履新中共公安部副部長13天的孟慶豐,帶公安赴證監會,會同證監會排查近期惡意沽空股票與股指的線索。而由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帶隊高調介入股市異動,這還是股市開市25年來史上第1次。

股災後習近平當局展開針對金融證券業的反腐調查,參與救市的中國最大券商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高層人員接連受到調查。習近平於2017年4月25日公開強調,“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2017年起官方明確定義“此波股市猛升猛降,為一場金融犯罪行為”。以“明天系”為代表的金融大鱷被認為當時隱身股市惡意做空。

不少分析認為,股災是中共內部的貪腐利益集團對習近平發動的一場驚天的“金融政變”,或稱經濟政變。而袁紅冰早在2017年5月就在接受海外媒體專訪時指出,那場股災就是他的學生肖建華主導和操縱的,肖建華搞這場金融政變的目的,是警告習近平適可而止,想保住太子黨與權貴集團之間的利益聯盟。

袁紅冰14日對大紀元說,那次根本不是股災,肖建華要搞一次金融政變。“我在台灣的時候,他(肖建華)派人來跟我見面。我講,你要搞這個事,得使自己處於安全的地方。他居然認為他在香港就很安全,他有保鏢,我說那你這是完全錯誤。他沒有聽我這個話。”

“當時肖建華跟很多人都有聯繫,包括中共政府裡邊的,公安部里就是孫力軍。不過當時孫力軍還不算太主要。”

袁紅冰說:“據我所了解的是,孫力軍的這個罪名,實際上是肖建華交代出去的。”

袁紅冰原是大陸自由派法學家,異見學者。1979年至1986年,袁紅冰就讀於中國北京大學法律系,獲法學碩士學位,1986年—1994年留校任教。而肖建華1986年進入北京大學法律系就讀,是袁紅冰的學生。1990年畢業後,肖建華留校在黨委學生工作部任職。1992年至1994年,肖建華出任北京大學生物城籌備小組辦公室主任。

之後20年間,肖建華藉創辦的明天集團成為中國最富有、政治人脈四通八達的金融大鱷之一。直至2017年1月底,肖建華突然被中共“強力部門”的人員從香港四季酒店帶返回大陸,後來傳出其正在接受調查,公司隨後也被要求清理資產,“明天系”的資產剝離包括三十多家大陸金融機構的股權。此後肖建華再也沒有公開露面,至今生死不明。

大紀元曾報導,肖建華案是“中南海頭號大案”,肖被視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管家”、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蘋果日報》也報導說,肖建華至少涉充當政要“白手套”、“財閥干政”及“金融政變”3宗政治罪。據說肖被押回大陸後,一直在積極招供以換取從輕處罰。

袁紅冰繼續向大紀元披露說,2015年,肖建華搞金融政變,還聯繫了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一起搞,當時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也有參與。還有曾慶紅弟弟曾慶淮。

“那時候孫力軍是個小角色,但是他們覺得做這種事,公安肯定要有人。孫力軍用警力介入股市,保證他們的這個股市的升和降。”

孫力軍2013年擔任公安部政治保衛局(一局)局長,主管國內政治保衛和港澳政治安全。2015年仍然是擔任此職。

傳孫力軍的小軍火庫可裝備一個排的兵力
孫力軍被檢方指控的第三個罪名是非法持有槍支。

就孫力軍的非法持有槍支罪名,袁紅冰向大紀元披露,孫力軍本身是有權力配槍的。但是他又在自己家裡,儲備了很多槍支。據知情人說就像個小軍火庫一樣,隨時可以裝備一個排的兵力。

去年9月孫力軍曾被通報“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外界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形同指孫力軍涉及政變。

不過袁紅冰表示,孫力軍並不是要政變,主要的問題就是他和習近平的親信、現在已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兼黨委書記的王小洪,爭奪公安部的大權。

“特別是在孟宏偉倒台以後,他(孫力軍)覺得在公安部他的資格最老”,袁紅冰說,哪知道人家習近平要用王小洪,“孫力軍已經調到公安部當那一局局長的時候,王小洪還是福建一個基層的小警官。”

袁紅冰說,所謂說孫力軍有政治野心,其實是他要把王小洪幹掉,自己當上公安部的部長。

袁紅冰評價孫力軍此人,指他抱所有對他陞官有用的人的大腿,但凡是阻礙他陞官的,他就跟人家對着干。那習近平最後看好的是王小洪。所以他就跟王小洪對着干,對習近平也極其不恭敬。然後和公安系統內部的反習勢力勾結在一起。

孫力軍的難兄難弟
據官媒報導,孫力軍案由中共國家監察委、長春市公安局聯手查辦,再經最高檢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長春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長春市檢察院向長春市中級法院提起訴訟。整個流程與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一樣。

袁紅冰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實際上孫力軍和公安系統內部想要刺殺習近平這些人,都有一些曖昧的關係,孫和已被拿下的江蘇刑警總隊總隊長,還有江蘇落馬的政法委書記王立科關係都很好。王立科是孫力軍的鐵哥們。

大陸搜狐和網易網2021年9月14日曾刊發題為“鐵拳砸向利令智昏者!”的文章,披露中紀委牽頭召開的、以江蘇省公安廳原刑警總隊長羅文進為首的江蘇“司法黑幫”有關問題通報會的內容。當中指羅文進和鄧恢林(原重慶公安局長)同為湖北武漢老鄉,兩人互通有無,妄議中央大政方針,辱罵“國家主要領導人”,“甚至於計劃領導人在南京舉行紀念活動時不軌,被安全部人員阻止了罪惡活動”。

羅文進已於2018年7月退休。2020年7月31日被江蘇省紀委監委宣布受審。前述文章披露,羅文進被查半個月前,落馬的江蘇省檢察院原常務副檢察長嚴明供出了羅文進和鄧恢林、賴小民集團非法往來的情況。羅文進受審大約兩個多月後,羅文進的原上司、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原公安廳長王立科也主動投案自首。

對前述文章中的“國家主要領導人”,不少分析者認為,應該就是指習近平。但官方隨後封殺了該文,也沒有回應外界的猜測。

袁紅冰此前曾對大紀元表示,“江蘇省公安廳原刑警總隊長羅文進就是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的人,實際上就是曾慶紅和江澤民侄子吳志明(原上海政法委書記,老家江蘇揚州),一起培養起來的。”

孫力軍泄密罪名為何不見了?
除了前邊三個罪名,大紀元記者發現,此前出現的一個孫力軍涉泄密的敏感罪名消失。去年9月孫力軍被開除黨籍和公職,被通報的系列罪名,包括“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外界早前報導質疑,孫力軍或把當局隱瞞武漢初期新冠疫情的機密泄露給澳大利亞。但孫力軍被定罪時,當局卻不提這一點。

袁紅冰分析說,這是中共害怕了,有人說孫獲得的秘密材料藏在孫力軍在國外的妻子手裡等等,其實那些秘密材料,是藏在海外幾個孫力軍的“白手套”手裡。

“像到台灣去見我那個自稱是孫力軍私人特使的那個人,跑到海外。那就是孫的白手套。孫的很多資料實際上都是這些朋友,在替他保存着。只要他能活命,這些資料就不會放出來了。如果他死了。那這個材料就會爆出來。”

孫力軍從2020年4月19日落馬至2021年9月30日被“雙開”,共歷時17個月。這樣的情況,也並不常見。

袁紅冰分析說,原因就是孫力軍開始寧死不交代,後來就交代了。孫力軍反偵查能力很強,這個事情當局花了很多的力氣。最大的問題就是孫力軍私存的這些秘密文件還沒有完全被中共掌握。有一部分還留在國外他的死黨手裡。

但這些死黨的也不敢隨便地把這些東西抖出來,因為自己在中國都有家人。袁紅冰說,所謂孫力軍的鐵哥們兒,他們都沒有什麼政治信仰,所以也不會為了孫力軍,就把這些文件拿出來,讓國內的親屬都受到迫害。

“新年權斗大戲開始”
中共中紀委網站12日發文,點名孫力軍、龔道安、甘榮坤等政法系統“大老虎”,稱要以雷霆之勢,清除害群之馬,並指官員退休,也不意味着“安全着陸”,要持續加大辦案力度。

袁紅冰表示,習近平在去年六中全會沒有如願在第三份歷史決議中否定江澤民,習想指出江造成的權力腐敗,直接影響到了政權的安危。

“新年大戲開始。就是兩條路線的鬥爭,會公開化,也會血腥化。”袁紅冰說,2022年中共的權力鬥爭將徹底激化,現在矛頭主要指的就是曾慶紅、孟建柱等人。

袁紅冰表示,對着習近平乾的就是以太子黨為核心的中共權貴階層。原因是習近平把所有的權力都給壟斷了,那別的權貴家族就不能分享權力了,影響到其他權貴家族的政治、經濟利益。所以現在鬥爭開始了。(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