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重置的关键一环:疫苗护照重置公民权利

0

将「疫苗证」设定为一国公民是否重新获得自由行动权利的前提,是大重置的一部分,因此,与其说是疫情改变民主国家思维,不如说是这些民主国家的政府乐于利用这次机会加强政府权力。 (汤森路透)

2020年6月3日,世界正被covid-19折磨得精疲力尽,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却发表了《是时候了,大重置的时机已到》,文章的要点是:新冠疫情是对资本主义实施大重置的最佳时机,「大重置」有两大杠杆,一条是绿色能源,另一条是疫苗证,建立追踪感染的机制。他甚至建议,为了「确保我们急需的大重置,将需要更强大和更有效的政府」(即赋予政府更多的权力)。

我在《德国从「绿能先锋」惨变为「绿能孤儿」》一文中言及,欧盟准备将核能与天然气纳入新的绿能计画,只是「疫苗证」(中国是健康码)这个公共卫生领域的概念正被欧美政府「跨界」搬到了政府管理公民的范畴。仅仅孤立地看各国的情况,可能很难理解covid-19疫情的政治作用——欧洲媒体准确地将其概括为「疫苗护照是公民重新获得基本权利的先决条件」。

中国的健康码制度

早在2020年3月,中国疫情正炽之时,中国当局就开始在全国推行健康码「一码通行」通行制度。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3月23日在国家卫健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国家卫健委通过基础资料的互认共用,全国目前基本实现了健康码的「一码通行」,原则上一个省份只保留一个统筹建设的健康码。其中包括个人凭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防疫健康码显示的「无异常」资讯或各地健康码「绿码」,即可在交通卡口、居住社区、车站、机场、港口、客运站、轮渡和开放运营的码头、医院、公园等地通行,无需申领和出示到访地的健康码。

中国杭州市为因应疫情,推出「杭州健康码」。 (撷取自中国杭州市卫健委官网)

但这个健康码是会变色的,变成黄色,健康码持有者必须向社区报备,然后自行前往就近的核酸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在三天之内做两次核酸检测,即「三天两检」;一旦变成红码,就需要就地隔离,不能自由行动。

在社交媒体上,经常会有这样的资讯:大陆某人的健康码会无端由绿变黄甚至变红,然后就部分或者全部失去行动自由。中国政府主管部门对此有多种解释,而民众只有接受的义务。这种政府权力与民众权利严重不对称的健康码制度,将对中国人的自由限制从言论扩大到行动。

欧盟各国政府希望通过疫苗证重置公民权

在covid-19的新变种Omikron来临之前,世界各国政府大多数对接种疫苗抱持动员但不强制的态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21年12月8日就药品和疫苗获取问题举行研讨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蜜雪儿·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 Jeria)在会上表示,任何疫苗强制政策都必须符合合法性、必要性、相称性和非歧视性原则,相关政策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可实施。

欧盟计画推出统一的数位疫苗护照,方便已接种疫苗人群、康复者和近期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在申根各国之间自由流动。 2021年12月2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是时候考虑强制接种疫苗了,不过她强调应由各国政府做出决定。

欧盟各国的态度不一,西班牙、希腊和赛普勒斯这样经济上依赖旅游业的国家,一直在推动「欧洲疫苗护照」的实施。希腊成为欧盟国家当中首个强制60岁及以上特定年龄群体打疫苗的国家,从今年1月16日起未遵守规定者,将面临每月100欧元的罚款。义大利则规定为50岁以上必须注射疫苗。

奥地利将成为欧洲首个推行义务接种疫苗的国家。 2021年11月19日,奥地利总理雪伦伯格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从2022年2月1日起,奥地利将推行义务接种疫苗,成为第一个推出这种措施的欧洲国家。与此同时,奥地利成为欧盟第一个开始为5至11岁的儿童接种疫苗的国家。雪伦伯格还将责任完全归咎于未接种疫苗的人,称他们应对「卫生系统遭到攻击 」负责,并称疫苗是摆脱新冠疫情的「逃生票」。

法国的措施逐步升级,从2021年8 月9 日起到11 月15 日,法国规定,进入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的人必须出示健康通行证(pass sanitaire)。到了2022年1月上旬,法国因为疫情严重,准备实施疫苗通行证法案。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所有12岁以上的法国人都必须能够证明他们的疫苗接种情况,才能进入休闲活动、餐馆和酒吧、展览场所或区域间公共交通。除了进入卫生机构和服务之外,阴性测试将不再是可替代通行证。

反对「卫生独裁」的公民抗议

我们这代人了解的欧美近代文明最有代表性的特征是「不自由,勿宁死」(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殖民时代拉丁美洲的各种独立运动中,抗议者将这句话书写在大旗上,激励斗志。 1940-1950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凡读点书,都会背诵匈牙利诗人裴多芬那首「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但如今的美欧公民,在covid-19疫情中都面临捍卫自由还是服从政府强制疫苗令的两难选择。在疫苗护照实施之初,BBC 曾发表一篇《疫苗护照:世界重启之匙还是制造不平等的帮凶? 》,介绍了争论双方所持的理由,包括WHO不赞成实施疫苗护照。这一争论在疫情流行的两年当中从未止息。法国《巴黎人报》2021年1月4日的对总统马克龙的一篇采访引发了轩然大波,采访中,马克龙宣布那些拒绝打疫苗的人「不负责任」,而「不负责任的人不是法国公民」,同时誓言要将反疫苗者「折腾到底」,野政党与民众对这一激烈言论反响不一,多为斥责之声。

欧盟各国反疫苗多是街头运动与媒体对呛。 (汤森路透)

美国也有不少人反对疫苗,但诉求方式有较大差别。美国的反疫苗者多以强制疫苗令违宪为由上诉,目前已经赢得两起关键诉讼。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在接到多州及多个团体上诉的第二天,即2021年11月6日就判决暂停拜登政府的对拥有100以上员工的私有企业的强制疫苗令,理由是新规有「严重的法定和宪法」问题。 11月27日,密苏里州东区联邦地方法院发布一项禁令,暂时叫停了拜登政府发布的医护工作者强制接种新冠疫苗令在10个州的执行。

欧盟各国反疫苗多是街头运动与媒体对呛,而且各国处理的方式很不一样。法国政治学家马格尼-柏东(Raul Magni-Berton)研究了约40个实施防疫限制的欧洲案例,指出法国和东欧国家的限制最严格;至于最尊重个人自由的国家则是最老牌的持续民主国家,例如英国和瑞士。他的研究还论定,在荷兰等联合政府执政的国家以及联邦德国等中央与地方政府分享权力的国家,防疫限制措施往往比较宽松。他指出一点:「你(政府)不得不与多少人协商?这就是问题所在。」

现有的研究并未证明,打了疫苗的人就不再感染病毒与传播病毒,美国关于辉瑞疫苗安全性有激烈争议,FDA宣布要等75年再公布辉瑞公司的疫苗安全资料。这一非常荒谬的年限规定终于被德克萨斯州的联邦法官马克·皮特曼(Mark Pittman)否定,这位法官下令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八个月内公布所有资讯。

世界各国在根本没有对疫苗安全性加以充分考察的情况下,强制疫苗并通过疫苗证重置本国公民权利,我不得不考虑到本文开头提及的阳谋——克劳斯·施瓦布在2020年《是时候了,大重置的时机已到》规划的行动纲领:「为了取得更好的结果,世界必须采取共同和迅速的行动,以改变我们社会和经济的各个方面,从教育到社会契约和工作条件。从美国到中国,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天然气到科技,每个行业都必须转型。简而言之,我们需要资本主义的『大重置』」,后面还特别提到「建立追踪感染的机制」——也就是疫苗护照,将「疫苗证」设定为一国公民是否重新获得自由行动权利的前提,是大重置的一部分,因此,与其说是疫情改变民主国家思维,不如说是这些民主国家的政府乐于利用这次机会加强政府权力。 (本文经作者授权刊出,原出处)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着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