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边界

0
26

连接罗湖/落马洲口岸的东铁线

蒟蒻鱼 / Matters

我忧心不知何日能再次跨入香港的边界,我害怕香港的边界会有一天把我摒除在外,于是香港的边界横在我灵魂里成了无尽的哀愁。

细妹Wu Ming极力推介我读阿泼所写的《忧郁的边界》,细妹说书中有关于香港的章节,我尚未读到,决定抢先来说一说我心中的香港边界的哀与愁,以免看完阿泼的珠玉,我都没脸来废话。

香港的边界在我心中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有时有界有时无界。

从地理板块上看香港是大陆板块伸出的一小点陆地,边境线在香港回归后依旧存在,而这一条地理上的界线将内地与香港在地图上清楚分隔开。两地居民之间往来也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往来。香港人拿着往来内地通行证回内地,而内地居民则手持往来港澳通行证来香港,在边境口岸排队,拿着证件通过两地的出入境柜台才能到自己想去的那一边。内地不同省份也有省界存在的,但不同省份的人往来并不需要事先申办省际通行证。回归这些年,恐怕只剩下两地互设关口这件事是依旧完整地保持着清晰的一国两制。很早之前就已经有大陆网民抱怨,不是回归了吗?为什么到香港还要出境再入境?在一国最重的前提下,会不会有把边境变成省界的一天呢?或许快了!

过去的香港在很多事情上是没有边界的,例如新闻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总括来说就是享有高度的言论自由,似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批评大陆的言论很常见,公开在集会时高呼「结束一党专政,平反六四」是等闲事……记得2015年1月时任特首梁振英在施政报告的引言炮轰香港大学学生会刊物《学苑》鼓吹香港独立,我才开始留意到社会上有一种声音在讨论自主自决。其实当时听到这样的讨论,我是觉得很好笑的,但也隐约明白有这样的念头无非就是对中共插手香港管治的不满,对得不到真正民主的失望,导致出现了白日梦式的讨论。直到今天我依旧认为香港独立是不会发生的事,香港人怕死又现实,没有枪炮,怎么闹得成独立,这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共识。因此在宣传反港独的时候,就一定会提到勾结外国势力,仿佛有外国支持,港独就会变得很容易。问题是香港有什么战略意义可言,外国势力凭什么牺牲大量人力物力来协助香港独立呢?外国势力做出任何决定之前肯定自身利益先行的,香港人的利益算个屁。所以我认为那时候所谓「港独分子」讨论独立大概是过嘴瘾大于实际行动。但到了后来,不管香港人实际想要争取的是什么,一律都被扣上「港独」的帽子,挑拨得内地一班爱国人士,对香港人骂骂咧咧,好像地球的板块是饼干做的,我们随手就能把香港从大陆板块掰开。这种挑拨手段一路上已经看得够多了,只要把一切问题归结到分裂国家及颠覆政权就是解药。只是当这个解药下到了香港头上的一天,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恶心,比有人随手塞一大把死苍蝇进我的嘴巴还恶心。但至少那个时候,社会还能有不同声音的发出,到了现在,国安法成了唯一的边界,媒体和谐成一种声音,言论自由在香港不再无界。

香港不是一个可以自给的城市,因此香港把自己打造成自由贸易城。货物进出不同于内地和台湾需要繁复的进口报关及货物征税,香港在货物流动上几乎是没有边界的,只要不是违禁品都可以自由进出。远自南美洲的水果蔬菜都可以在我们的市场上看到,更加不用讲邻近国家日本韩国的食物,家用品等等。这种没有边界的物品进口,让我们有着非一般丰厚的物质享受。然而这种便利也暴露出香港的脆弱,什么都要靠进口,供应链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香港市场分分钟就要面临断供。疫情爆发初期,在所有原产地本身都口罩紧缺的情况下,香港的口罩供应之紧张,连政府都跑出来说自己采购不到口罩,加上疫情的步步紧逼,大部分人都体验过到处扑口罩的那种凄凉。最近因为大幅收紧空运人员检疫要求,林特首指出措施将会影响全港市民,各类商品价格很快会上升时,我忍不住冷笑一声,又一次让市民为政府的施政不善来埋单。香港政府从来就没有好好思考过自给自足这个命题。

最近几年,我看到最有意思的香港边界出现在大陆的娱乐圈里。我留意到在一些电影、剧集或娱乐节目上,但凡有香港导演或者演员参与,都会特别标注成中国香港XXX,每次看到都觉得很突兀,如同在两地演艺人员之间筑起一条边界,这边是中国演员,那边是中国香港演员。内地的演员是不会标注来自中国北京或中国上海还是中国哪里,各省市已经融合得无分彼此,唯独香港是融合不来的,需要被孤立出来的,这样的强调显现出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虚。而这一条边界,让中国香港艺人,浑身散发出一种向往人民币的气味,一种小心翼翼的卑微,还有每一天都提心吊胆中国两个字被去掉而成为「港独」艺人。

我最后一次接触香港的边界应该是我离开的那一天,当我拿回身份证走入禁区,在入境处的系统里我就算是跨出了香港的边界了。我不知道其他离开的人跨出边界时有什么感受,我只是觉得悲痛莫名,虽然要走的是自己,但却有一种被驱逐的心碎。我忧心不知何日能再次跨入香港的边界,我害怕香港的边界会有一天把我摒除在外,于是香港的边界横在我灵魂里成了无尽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