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蜗藤:哈萨克斯坦事变是「大陆国家式的权力内斗」

0

哈萨克斯坦是苏联解体后独立的中亚五个「斯坦国家」之一,是地缘政治中最重要的一个。 (哈萨克首都努尔苏丹/汤森路透)

新年刚开始,哈萨克斯坦就发生严重事变。 1月2日还只是曼吉斯套州的扎瑙津「民众抗议能源费用上升」,但抗议随即蔓延到全国各大城市,要求总统下台。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发生街头示威、骚乱和暴动,一度冲入阿拉木图市政府,阿拉木图国际机场被迫关闭。总统托克耶夫派出军警驱散,「镇压恐怖主义活动」。 1月5日宣布曼吉斯套州和阿拉木图进入紧急状态,还请求「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以俄罗斯为首)出兵「平乱」。俄罗斯立即出兵控制阿拉木图机场。

托卡耶夫解除了前总理、现任「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是最高情报机构)主席卡里姆·马西莫夫的职务,他随即以因涉嫌「叛国罪」被捕。前总统兼现任「哈萨克斯坦安全顾问委员会」( Security Council of Kazakhstan,相当于军委会,是最高军事和国安机构) 主席纳扎尔巴耶夫也宣布辞职。现在局势逐步得到控制。

一开始,中国媒体就忙不迭地带节奏,说这是美国在背后策动的「颜色革命」,接下来就说是「三股势力」(宗教极端主义、民族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在背后作祟。然而,事后的发展却日益显示,这是一场现任总统托克耶夫和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之间的「权力内斗」。中国媒体和自媒体的带节奏显然沦为笑柄。

由于此事发生突然,发展迅速,过程混乱,信息纷杂,各种自媒体自行脑补,中国官方媒体又乱带节奏,加上由于哈萨克斯坦不在大部分中文世界读者的雷达中,大部分读者都不明所以。这里简要分析一下。

哈萨克斯坦民众日前示威抗议,从原本批判能源涨价,变成要求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离开。 (汤森路透)

哈萨克斯坦是苏联解体后独立的中亚五个「斯坦国家」之一。它的主体民族哈萨克人是突厥语民族的一支。

中亚历史和民族流变非常复杂,简而言之,在六到七世纪突厥民族崛起,中亚一带变成突厥语国家。由于伊斯兰也在几乎同时崛起,突厥语国家通通皈依伊斯兰信仰。这样「突厥语+伊斯兰」就成为突厥语诸民族的特征。 13世纪蒙古崛起,在西征过程中征服了整个欧亚大草原的世界,当然也包括突厥语民族。然而,蒙古的同化能力不足,于是在中亚西亚东欧等地的统治纷纷「突厥化」,形成蒙古——突厥的双重统治,反而扩大了突厥的影响力。蒙古帝国解体后,就在大草原上留下一系列的突厥化汗国。中亚地区本来就是突厥语民族,那就更不用提了。现代意义的哈萨克民族和哈萨克汗国就在这种背景下形成。

到了17世纪,俄罗斯在东方扩张,就是一个接一个地把这些欧洲、中亚、远东的突厥汗国(俄国称为鞑靼人)兼并的过程。哈萨克汗国也这样被俄罗斯吞并。 17-20世纪,中亚地区有东西突厥斯坦的地理名词,西突厥斯坦就是包括哈萨克汗国在内的五个中亚斯坦国家(其中塔吉克斯坦属于波斯人的一支,不属于突厥,是唯一例外),东突厥斯坦就是现在中国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俄罗斯的东扩和清朝的西征时间差不多,可以说,这些突厥语民族地区就被两个国家瓜分了。

到了苏联时代,哈萨克和其他四个中亚国家都以「苏维埃加盟共和国」的形式加入苏联,名义上和俄罗斯加盟共和国平起平坐,但实际上还是被俄罗斯主宰。到了苏联解体,十五个加盟共和国全部独立。这样「西突厥斯坦」的中亚国家经历两个多世纪的外族统治之后,才再次重获独立。

在中亚五国中,哈萨克斯坦有几个重要特征。

首先,它是中亚五国中面积最大的一个,273万平方公里几乎相当于蒙古国(150万平方公里)加内蒙古(110万平方公里)加图瓦共和国(17万平方公里)这三个蒙古人聚居地区的总和。

其次,它直接和俄罗斯接壤,把俄罗斯和其他四国隔开,在一定程度上是保障其他四国安全的屏障。它还是中国「一带一路」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因为如果要从新疆出境的贯穿欧亚的铁路,就一定要经过哈萨克斯坦。

第三,哈萨克斯坦称得上「地大物博,资源众多」,能源储量和矿产资源都非常丰富。它还「人口稀少」,总人口只有二千万不到(还不如台湾),于是人均占地和人均资源都极为可观。

第四,也正因它如此得天独厚,它是中亚五国中经济一枝独秀的一个。在疫情之前人均GDP约一万美元。土库曼斯坦以七千美元左右排在第二,其他三国都是一两千美元左右远远落后。虽然一万美元左右不能算富有,但处于发达国家的门槛上(中国的人均GDP也是一万多美元)。

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何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国家地缘政治中最重要的一个。

从苏联解体开始,哈萨克斯坦就面临被俄罗斯重新吞并的阴影。在全球历史上,俄罗斯是对领土最贪婪的国家,没有之一。从伊凡四世开始,俄罗斯就处于不断的领土扩张中,在19世纪末达到2280万平方公里。大英帝国巅峰时期的总面积比它大一些,但俄罗斯占领的土地是企图永久整合在内的,与大英帝国那种间接统治的殖民地式管治完全不一样。殖民帝国的殖民地可以在母国同意下独立,但这类大陆帝国式的土地扩张,一旦曾经占有某块,就强调「自古以来」,即便独立了,也要担心被重新吞并。

在苏联解体后独立的14个(除了俄罗斯自己)国家中,波罗的海三国对被重新吞并的恐惧最为人所知,于是它们也是「反俄」最坚决的国家。中亚五国同样面对「重新被吞并」的危险,但它们的处境和现实和波罗的海三国又有所不同。

波罗的海三国都有现代国家历史(一战与二战之间是独立国家),它们与欧洲其他国家接壤(波兰),文化和其他国家相通(立陶宛和波兰历史关系悠久,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都是芬兰的兄弟国家),况且三国的经济情况在苏联时代也是各加盟共和国中靠前的,也不是非常依赖俄罗斯。因此,三国独立了,但并不孤单,也不隔绝,更容易经济转型。它们在二战中被苏联再次吞并,违反了《凡尔赛条约》中让它们从沙俄独立的保证,欧美对此有情感和道德上的歉疚。因此,它们加入欧盟和北约,是三国显而易见的发展途径,欧盟北约也愿意接纳它们。

相反,中亚五国并无现代国家的历史。它们地处内陆,无论是东面的中国还是南面的伊朗阿富汗,都不是靠得住的国家。它们的现代经济部门几乎都是在沙俄和苏联时期发展而成的,因此经济极度依赖俄罗斯。中亚在沙俄时代为俄罗斯吞并,欧美国家没有道德上的责任;它们的宗教不是无神论就是以伊斯兰教为主,欧美国家更没有多少共同情感。由于它们地理上的隔绝,也不太可能加入欧盟和北约。因此,在独立之初,它们在世界上除了抱团取暖,几乎就孤立无援。因此,它们一方面需要担心「二次吞并」的问题,一方面又离不开俄罗斯。相对而言,在苏联解体的初期,俄罗斯自己自顾不暇,五国没有即时的「二次吞并」危机。这就是为何在独立之初,它们就积极加入「独联体」,此后更加入了以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

在五国中,哈萨克斯坦既是最大、最重要、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又是唯一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中长期被「二次吞并」的危机就最大。

新年刚开始,哈萨克斯坦就发生严重事变。 (汤森路透)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最佳的战略就是引入其他势力,对冲危机。在不得不依赖俄罗斯的同时,尽快趁着俄罗斯自顾不暇的窗口期,找到能平衡俄罗斯的势力圈子。哈萨克的长期领袖纳扎尔巴耶夫就是个中高手。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纳扎尔巴耶夫就一直是哈萨克总统,直到2019年退居幕后。他一面稳住俄罗斯,不执行激进的「排俄」政策,一方面积极鼓励平衡外交。

首先,纳扎尔巴耶夫积极推动成立突厥语国家的组织。我们常说「突厥语民族」,但准确地说,他们不是一个民族,而是多个民族被「突厥化」之后形成的「超民族」共同认同。哈萨克自己本身是一个民族,而土耳其人又是另一个民族,诸如此类。在十九世纪的泛突厥运动兴起,认为所有的突厥语民族应该团结起来。在苏联解体后,在土耳其之外多出了五个突厥语国家,这种思潮再起。正是在他的积极响应下,1992年,由土耳其牵头,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召开了第一届「突厥语国家首脑峰会」。

1994年,第二届峰会确定中心议题为「确认突厥语国家走向一体化」。说实在,虽然这些组织都是土耳其牵头,但土耳其当时势力很不足,如果没有纳扎尔巴耶夫的积极推动,土耳其是很难成事的。后来,纳扎尔巴耶夫也继续积极响应和推动突厥一体化运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把纳扎尔巴耶夫称为「突厥世界的元老」,实至名归。

其次,积极加入伊斯兰世界。在苏联统治下,哈萨克斯坦是个「无神论」国家。纳扎尔巴耶夫重拾伊斯兰信仰,一大批清真寺重开,加入伊斯兰合作组织。纳扎尔巴耶夫还特别注重打造和逊尼派领袖国家沙特的关系。

第三,加入中国牵头的上海合作组织。虽然根据中国的说法,上海合作组织主要目的是反恐,不是封闭的军事政治集团。但西方的视角则是以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中亚地区安全保障集团,是北约未来在东方的平衡器。但以哈萨克斯坦的视角,它同时也是拉近中国以平衡俄罗斯的工具。哈萨克斯坦还大力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鼓励中国投资,大量能源和矿物出口中国。这在一些人看来,不无「投靠中国」的意味,然而,以国安视线,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平衡俄罗斯。

第四,哈萨克斯坦还非常重视和美欧的关系。它是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的参与国。它更利用自己一小部分领土在欧洲,把自己视为「欧洲国家」。最明显的就是在体育领域,其他四国都加入亚洲足协,只有哈萨克斯坦是欧洲足协的成员。哈萨克还鼓励西方的各种NGO在当地活动。原因不是他不顾忌所谓「颜色革命」,而是只有拉入欧美,才能更好地平衡俄罗斯。

就这样,纳扎尔巴耶夫统治下的哈萨克斯坦依靠突厥、伊斯兰、中国、欧美四股势力,才能平衡俄罗斯。

如果以国内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特别以国际关系为衡量,纳扎尔巴耶夫算得上「雄才大略」。然而,再雄才大略也无法否定他是一个威权政权,在差不多统治30年之后,再成功的统治者也会令人民感到厌烦。 2019年3月,全国各城市发生持久的抗议活动。纳扎尔巴耶夫不得不宣布辞去总统职务,把政权「交班」给自己的亲信托卡耶夫,以平息民怨。自己保留「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掌握军权,在幕后统治。

接下来就是大陆国家的传统政治戏码了,一个「皇上」,一个「太上皇」,就算托卡耶夫如何被纳扎尔巴耶夫扶上马,他都有做「儿皇帝」做得不耐烦的一天。两者发生冲突是大概率的事。

纳扎尔巴耶夫统治下的哈萨克斯坦依靠突厥、伊斯兰、中国、欧美四股势力,才能平衡俄罗斯。 (汤森路透)

这次事变的细节还有待更多的信息。但以上梳理分析,基本可以看到事件的基本面,还可以厘清几个被「带风向」的问题。

第一,这不是一次什么「颜色革命」,更不是美国策动的颜色革命。最初的民众抗议示威,基本上是自发的,呼吁政府下台,也是在有一定民主自由的国家(尽管哈萨克斯坦还带有威权主义)的基本反应。美国正忙着抗疫和乌克兰事件,在整件事上根本毫无角色。

无论中俄都说「颜色革命」,这不过是在国际社会给美国泼脏水,给国内民众洗脑「美国有多坏」的伎俩。事实上,在现在「内斗」的形势越来越清楚后,中国媒体已经羞羞答答地改变论调了(比如说什么「变相的颜色革命」)。

第二,为什么俄罗斯军队要出动?事实上,即便哈萨克斯坦的形势是骚乱甚至暴动,对付没有热武器的人群,出动警察大可搞定,大不了就出动军队。那么为什么忙不迭地请俄罗斯出马呢?原因不外乎托卡耶夫根本控制不了军队,对警察的控制也可能很有限。于是只能靠「外援」才能把纳扎尔巴耶夫拉下马。

有趣的是,根据中国一向的论调,托卡耶夫如此「挟洋自重」,一定是「汉奸卖国贼」;如果俄罗斯换成美国,一定强烈抹黑美国干涉内政。然而习惯双重标准的中国,对普京出兵却大加赞扬。

第三,为什么是俄罗斯而不是其他国家?根据现有资料,不能肯定托卡耶夫原先就更亲俄,但他没有比俄罗斯更好的选择。首先,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不可能派兵相助。其次,土耳其很可能愿意出兵,但埃尔多安和纳扎尔巴耶夫的关系很好,要土耳其出兵无异于帮了纳扎尔巴耶夫一把。最后,集体安全合约组织有现成的出兵机制。因此,托卡耶夫只能抱普京的大腿。

第四,此事对哪一方有利?从短期看,俄罗斯是利益最大的一方,土耳其和中国都有挫折感。但长期而言,托卡耶夫以后是不是就一味亲俄呢?这也不一定。从以上分析可知,哈萨克的长期战略就是平衡各方。托卡耶夫固然欠普京一个人情,单击败太上皇后,他对普京的依赖就到此为止了。进一步说,就连他能当多久总统也不得而知,很可能他无法如纳扎尔巴耶夫一样长期执政。因此,哈萨克的长期局势,有待进一步观察。

※作者为旅美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