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开始清洗前总统影响 但前景仍不明朗

0
资料照:哈萨克斯坦现任总统托卡耶夫宣誓就职后(右)与卸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握手。(2019年3月20日)

哈萨克斯坦动乱平息后,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家族的一些成员近日纷纷丧失重要职务。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在多大程度上将继续保持影响,现任总统托卡耶夫是否仍能继续巩固权力仍是未知数。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1月17日正式解除了安全情报第一副首脑萨马特-阿比什的职务。今年44岁,拥有将军军衔的萨马特-阿比什是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哈萨克的安全情报机构类似前苏联克格勃。

前总统两位侄子来者不善

萨马特-阿比什还有一位名叫卡伊拉特的亲兄弟。兄弟两人的父亲,也就是纳扎尔巴耶夫的二弟在1981年的一场车祸中去世。卡伊拉特也曾在安全情报机构工作,他担任过人事部门的副主管。卡伊拉特因为信奉激进伊斯兰教义,推崇伊斯兰复古主义而闻名。哈萨克前安全情报首脑和前总统卫队长穆萨耶夫在最近的一档YOUTUBE访谈节目中说,卡伊拉特曾要求安全情报机构的特工每天必须严格按照伊斯兰教义祈祷。

卡伊拉特后来辞职经商很快成为有影响的富豪。但最让哈萨克社会关注的是,卡伊拉特依靠自己的影响积极从事社会活动,包括开办伊斯兰电视台,同时训练和招募许多社会上的无业年轻人到自己的旗下。许多哈萨克和俄罗斯政治学者目前最为流行的一种观点是,哈萨克民众示威首先和平举行,总统托卡耶夫满足了示威要求,他还解除了作为纳扎尔纳耶夫亲信的马明的内阁总理职务,并任命自己的亲信斯马伊洛夫取而代之。纳扎尔巴耶夫家族一些成员看到托卡耶夫试图利用民众示威巩固权力后,他们也开始行动反击。卡伊拉特动员他所控制的那些年轻人混入示威人群开始暴力行动让托卡耶夫为难。但尽管如此,迄今仍没有公开的证据来证明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卡伊拉特与骚乱有直接联系。

权势巨大的三个女婿下台 曾留学中国的马西莫夫下狱

纳扎尔巴耶夫的二女婿库里巴耶夫17日宣布辞去他所担任的哈萨克国家企业家商会主席职务。库里巴耶夫被认为是哈萨克斯坦最有权势和富有的人物之一。库里巴耶夫夫妇控制着哈萨克的金融、能源、房地产等众多行业,夫妇两人商业帝国的业务同样遍布国外。

哈萨克官方14日宣布解除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女婿和三女婿所担任的两家重要国有能源企业总裁的职务。其中的一家天然气公司与这次引发民众示威的天然气涨价直接有关。

哈萨克内务部长17日还宣布解除了前安全情报首脑马西莫夫的表弟所担任的哈萨克北部一个重要州的警察首脑职务。马西莫夫和他的两位副手目前都被逮捕。

在中国留学,会说中文的马西莫夫曾两度担任过哈萨克总理。他被认为是纳扎尔巴耶夫最为信赖的一位亲信。许多评论甚至认为,马西莫夫来自维吾尔族,而不是主体民族哈萨克族,否则纳扎尔巴耶夫很可能让马西莫夫,而不是托卡耶夫成为自己的接班人。

哈萨克前安全情报首脑,后来成为纳扎尔巴耶夫政敌的穆萨耶夫在YOUTUBE节目上说,马西莫夫知道太多的纳扎尔巴耶夫家族的秘密,他甚至能知道纳扎尔巴耶夫在国外银行的帐号。让马西莫夫获得自由,甚至让他流亡国外,无疑会对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带来极大威胁。

穆萨耶夫说,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在国内的财富有可能会被收走,但纳扎尔巴耶夫有可能已同普京和托卡耶夫达成默契,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在国外的财富不会受到追究。

清除前总统痕迹

与此同时,哈萨克社交媒体上正发起大规模的签名请愿活动,人们呼吁把3年前以纳扎尔巴耶夫名字命名的首都“努尔-苏丹”重新改回为“阿斯塔纳”。在其他城市,以纳扎尔巴耶夫命名的街道改称中性名称,比如把“纳扎尔巴耶夫大街”改称“共和国大街”。哈萨克社会同时也出现呼声,要求把财阀和外国在哈萨克的资本都国有化。

纳扎尔巴耶夫的一处塑像不久前被推倒后,哈萨克一些城市继续消除纳扎尔巴耶夫的痕迹。在首都,“纳扎尔巴耶夫基金会”的牌子已经消失。

俄罗斯有影响的俄《莫斯科共青团报》从前首都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发来的报道说,当地“纳扎尔巴耶夫大街”上的“纳扎尔巴耶夫”名字的街道牌匾也同样消失。在书店中,纳扎尔巴耶夫的书籍,纳扎尔巴耶夫小女儿阿丽娅的书籍都从书架上被撤下。印有纳扎尔巴耶夫的T恤衫也被收起放入仓库中。阿拉木图纳扎尔巴耶夫公园大门前的纳扎尔巴耶夫塑像仍在。但与过去不同,塑像旁的警察岗亭现在已空无一人。

当地的电视报道节目显示,在阿拉木图警察局,过去刻在墙上的纳扎尔巴耶夫语录末端“纳扎尔巴耶夫”的署名也被清除移走。

权力移交不顺利 哈萨克未来政局堪忧

哈萨克斯坦政权3年开始权力移交,纳扎尔巴耶夫退居幕后,但纳扎尔巴耶夫仍然发挥影响,他的亲信被安插到各个重要岗位,特别是各种安全机构仍然看纳扎尔巴耶夫脸色行事。这造成托卡耶夫在安全机构的权威受到质疑,他下达的命令无法被认真执行。甚至有报道和评论提到,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刚被解职的萨马特-阿比什曾监听和监视托卡耶夫的电话和行踪。

许多评论称纳扎尔巴耶夫和托卡耶夫两个权力中心曾同时运行。哈萨克一些反对派把托卡耶夫甚至称为“傀儡总统”。但从2020年起,随着纳扎尔巴耶夫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哈萨克政坛权力平衡开始逐渐发生变化,力量逐渐向托卡耶夫一侧倾斜。这次哈萨克民众示威无疑为托卡耶夫摆脱纳扎尔巴耶夫制约和影响提供了机会。

目前还不清楚,纳扎尔巴耶夫和他的家族成员在多大程度上与托卡耶夫达成了妥协和默契。托卡耶夫所实施的这些人事变动和采取的其他一些举动事先是否与纳扎尔巴耶夫有过协商。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拥有“国父”、“民族领袖”、“第一任总统”等正式称号,这些都被写入哈萨克宪法。

宪法还让纳扎尔巴耶夫享有终生权利,他可向国家机构、议会、内阁和领导人等提出建议,这些建议必须应被讨论。宪法还规定任何重大内政和外交方针政策都应同第一任总统协商。虽然托卡耶夫不久前宣布自己领导国家安全委员会,但宪法仍然允许纳扎尔巴耶夫可终生领导这个重要机构。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纳扎尔巴耶夫影响受到削弱后,民众示威很可能会成为哈萨克政坛内斗的一种工具。

萨特帕耶夫说:“进入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某些政治力量利用民众和民众情绪作为一种施压的工具,这在未来完全有可能。”

许多评论人士认为,两度担任总理的马西莫夫被称为这次哈萨克事件的替罪羊。拥有前苏联克格勃背景的马西莫夫不但影响巨大,也被普京当成是自己人,托卡耶夫如何处理马西莫夫一案也会成为被关注焦点。所有这些都让人怀疑哈萨克政局未来的稳定,以及托卡耶夫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巩固自己的权力。

托卡耶夫已承诺将在9月份推出国家政治改革方案。他在几天前下令改组安全情报和军警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