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開始清洗前總統影響 但前景仍不明朗

0
資料照:哈薩克斯坦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宣誓就職後(右)與卸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握手。(2019年3月20日)

哈薩克斯坦動亂平息後,第一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家族的一些成員近日紛紛喪失重要職務。納扎爾巴耶夫家族在多大程度上將繼續保持影響,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是否仍能繼續鞏固權力仍是未知數。

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1月17日正式解除了安全情報第一副首腦薩馬特-阿比什的職務。今年44歲,擁有將軍軍銜的薩馬特-阿比什是第一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侄子。哈薩克的安全情報機構類似前蘇聯克格勃。

前總統兩位侄子來者不善

薩馬特-阿比什還有一位名叫卡伊拉特的親兄弟。兄弟兩人的父親,也就是納扎爾巴耶夫的二弟在1981年的一場車禍中去世。卡伊拉特也曾在安全情報機構工作,他擔任過人事部門的副主管。卡伊拉特因為信奉激進伊斯蘭教義,推崇伊斯蘭復古主義而聞名。哈薩克前安全情報首腦和前總統衛隊長穆薩耶夫在最近的一檔YOUTUBE訪談節目中說,卡伊拉特曾要求安全情報機構的特工每天必須嚴格按照伊斯蘭教義祈禱。

卡伊拉特後來辭職經商很快成為有影響的富豪。但最讓哈薩克社會關注的是,卡伊拉特依靠自己的影響積極從事社會活動,包括開辦伊斯蘭電視台,同時訓練和招募許多社會上的無業年輕人到自己的旗下。許多哈薩克和俄羅斯政治學者目前最為流行的一種觀點是,哈薩克民眾示威首先和平舉行,總統托卡耶夫滿足了示威要求,他還解除了作為納扎爾納耶夫親信的馬明的內閣總理職務,並任命自己的親信斯馬伊洛夫取而代之。納扎爾巴耶夫家族一些成員看到托卡耶夫試圖利用民眾示威鞏固權力後,他們也開始行動反擊。卡伊拉特動員他所控制的那些年輕人混入示威人群開始暴力行動讓托卡耶夫為難。但儘管如此,迄今仍沒有公開的證據來證明納扎爾巴耶夫的侄子卡伊拉特與騷亂有直接聯繫。

權勢巨大的三個女婿下台 曾留學中國的馬西莫夫下獄

納扎爾巴耶夫的二女婿庫里巴耶夫17日宣布辭去他所擔任的哈薩克國家企業家商會主席職務。庫里巴耶夫被認為是哈薩克斯坦最有權勢和富有的人物之一。庫里巴耶夫夫婦控制着哈薩克的金融、能源、房地產等眾多行業,夫婦兩人商業帝國的業務同樣遍布國外。

哈薩克官方14日宣布解除納扎爾巴耶夫的大女婿和三女婿所擔任的兩家重要國有能源企業總裁的職務。其中的一家天然氣公司與這次引發民眾示威的天然氣漲價直接有關。

哈薩克內務部長17日還宣布解除了前安全情報首腦馬西莫夫的表弟所擔任的哈薩克北部一個重要州的警察首腦職務。馬西莫夫和他的兩位副手目前都被逮捕。

在中國留學,會說中文的馬西莫夫曾兩度擔任過哈薩克總理。他被認為是納扎爾巴耶夫最為信賴的一位親信。許多評論甚至認為,馬西莫夫來自維吾爾族,而不是主體民族哈薩克族,否則納扎爾巴耶夫很可能讓馬西莫夫,而不是托卡耶夫成為自己的接班人。

哈薩克前安全情報首腦,後來成為納扎爾巴耶夫政敵的穆薩耶夫在YOUTUBE節目上說,馬西莫夫知道太多的納扎爾巴耶夫家族的秘密,他甚至能知道納扎爾巴耶夫在國外銀行的帳號。讓馬西莫夫獲得自由,甚至讓他流亡國外,無疑會對納扎爾巴耶夫家族帶來極大威脅。

穆薩耶夫說,納扎爾巴耶夫家族在國內的財富有可能會被收走,但納扎爾巴耶夫有可能已同普京和托卡耶夫達成默契,納扎爾巴耶夫家族在國外的財富不會受到追究。

清除前總統痕迹

與此同時,哈薩克社交媒體上正發起大規模的簽名請願活動,人們呼籲把3年前以納扎爾巴耶夫名字命名的首都“努爾-蘇丹”重新改回為“阿斯塔納”。在其他城市,以納扎爾巴耶夫命名的街道改稱中性名稱,比如把“納扎爾巴耶夫大街”改稱“共和國大街”。哈薩克社會同時也出現呼聲,要求把財閥和外國在哈薩克的資本都國有化。

納扎爾巴耶夫的一處塑像不久前被推倒後,哈薩克一些城市繼續消除納扎爾巴耶夫的痕迹。在首都,“納扎爾巴耶夫基金會”的牌子已經消失。

俄羅斯有影響的俄《莫斯科共青團報》從前首都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圖發來的報道說,當地“納扎爾巴耶夫大街”上的“納扎爾巴耶夫”名字的街道牌匾也同樣消失。在書店中,納扎爾巴耶夫的書籍,納扎爾巴耶夫小女兒阿麗婭的書籍都從書架上被撤下。印有納扎爾巴耶夫的T恤衫也被收起放入倉庫中。阿拉木圖納扎爾巴耶夫公園大門前的納扎爾巴耶夫塑像仍在。但與過去不同,塑像旁的警察崗亭現在已空無一人。

當地的電視報道節目顯示,在阿拉木圖警察局,過去刻在牆上的納扎爾巴耶夫語錄末端“納扎爾巴耶夫”的署名也被清除移走。

權力移交不順利 哈薩克未來政局堪憂

哈薩克斯坦政權3年開始權力移交,納扎爾巴耶夫退居幕後,但納扎爾巴耶夫仍然發揮影響,他的親信被安插到各個重要崗位,特別是各種安全機構仍然看納扎爾巴耶夫臉色行事。這造成托卡耶夫在安全機構的權威受到質疑,他下達的命令無法被認真執行。甚至有報道和評論提到,納扎爾巴耶夫的侄子,剛被解職的薩馬特-阿比什曾監聽和監視托卡耶夫的電話和行蹤。

許多評論稱納扎爾巴耶夫和托卡耶夫兩個權力中心曾同時運行。哈薩克一些反對派把托卡耶夫甚至稱為“傀儡總統”。但從2020年起,隨着納扎爾巴耶夫的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哈薩克政壇權力平衡開始逐漸發生變化,力量逐漸向托卡耶夫一側傾斜。這次哈薩克民眾示威無疑為托卡耶夫擺脫納扎爾巴耶夫制約和影響提供了機會。

目前還不清楚,納扎爾巴耶夫和他的家族成員在多大程度上與托卡耶夫達成了妥協和默契。托卡耶夫所實施的這些人事變動和採取的其他一些舉動事先是否與納扎爾巴耶夫有過協商。納扎爾巴耶夫在哈薩克斯坦擁有“國父”、“民族領袖”、“第一任總統”等正式稱號,這些都被寫入哈薩克憲法。

憲法還讓納扎爾巴耶夫享有終生權利,他可向國家機構、議會、內閣和領導人等提出建議,這些建議必須應被討論。憲法還規定任何重大內政和外交方針政策都應同第一任總統協商。雖然托卡耶夫不久前宣布自己領導國家安全委員會,但憲法仍然允許納扎爾巴耶夫可終生領導這個重要機構。

哈薩克政治學者薩特帕耶夫說,納扎爾巴耶夫影響受到削弱後,民眾示威很可能會成為哈薩克政壇內鬥的一種工具。

薩特帕耶夫說:“進入後納扎爾巴耶夫時代,某些政治力量利用民眾和民眾情緒作為一種施壓的工具,這在未來完全有可能。”

許多評論人士認為,兩度擔任總理的馬西莫夫被稱為這次哈薩克事件的替罪羊。擁有前蘇聯克格勃背景的馬西莫夫不但影響巨大,也被普京當成是自己人,托卡耶夫如何處理馬西莫夫一案也會成為被關注焦點。所有這些都讓人懷疑哈薩克政局未來的穩定,以及托卡耶夫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鞏固自己的權力。

托卡耶夫已承諾將在9月份推出國家政治改革方案。他在幾天前下令改組安全情報和軍警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