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慈萍:悼念張青,中共人權迫害下的受難者(在張青女士悼念會上的講話)

0

悼念張青,中共人權迫害下的受難者(在張青女士悼念會上的講話)
— 魏京生基金會執行主任:黃慈萍

2022年1月16日張青女士,因癌症醫治無效,於美東時間2022年1月10日在美國馬里蘭州不幸去世,終年55歲。去世時身邊只有兩個孩子。因其丈夫郭飛雄(本名楊茂東)在國內被失蹤,夫妻未能見上最後一面,成為終身遺憾。

我作為魏京生基金會的代表,與郭飛雄和張青有着近20年的淵源。郭飛雄作為”魏京生民主鬥士獎”的獲獎人,十幾年來得到了比其他民運人士更多的關注,包括對其夫人與家庭的關注與可能的關心。儘管這一切起源於我們包括我本人對獨立作家、人權捍衛者郭飛雄的支持,但在這十多年裡的關係中,我也得以了解其夫人張青及其家庭。

張青女士如果沒有與郭飛雄結婚並生育一對兒女,也許我永遠不會認識她。生長於家庭條件還不錯的環境,她也許不會遭受之後的許多磨難。如我常說的那樣:我們這樣的人,如果只關心自己,退一步就可以海闊天空,在美國過靜心舒適的生活。但為什麼沒有那樣呢?是因為我們支持中國人權、自由與民主的使命感。為此我們才遭受來自中共的、比他人更多更殘酷的人權迫害。我自己就是因為爭取中國的人權民主,在我父親病重乃至過世的關頭,都未能與他見上一面。就是在我已經飛抵上海機場之時,中共還是派了幾十名警察扣留我,意圖逼我就範,被我拒絕,因而也就失去了與我父親最後見一面的機會。這不是我不孝,是中共不仁!

可憐張青,正是最近又一起中共迫害人權的活生生的例子。僅僅因為她的丈夫堅持理念,堅持活動,她便被剝奪了與丈夫見最後一面的權利與機會。至今,在她死後將近一周時,她已經十多年未見的丈夫依然屬於”被失蹤”狀態,甚至據說已被正式批捕。這個人道災難是中共造成的,也是作為民運人士家屬難以逃逸之路。我知道,正因為此,許多民運人士的家庭破碎難團圓。說實在的,又有多少人願意理性地做出違背自己利益的選擇,來造福大眾呢?甚至相反,這些人的無私貢獻反成了某些人攻擊的目標與理由。最近張青之死又再次引起了新一番的責難與爭論。

我雖然是因為郭飛雄認識的張青,但之後與她的聯絡見面使得我對異議人士的家庭有了更多的了解與同情。有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在當今社會,尤其是異議人士的家庭里常見。但張青尤為不易,她堅持了下來。2006年,郭飛雄獲得”魏京生民主鬥士獎”,我通知她並將獎金寄給她。在與她的交往中,我能感到她識大體並為丈夫而自豪。2009年,她帶着兩個孩子漂泊異鄉,更是歷經坎坷,直到來到美國。

在她從德州搬到華盛頓地區的前後,我專程到華盛頓安排活動,並幫助安排給她及子女接受郭飛雄的獎金獎牌及最開始的起居。但她是個要強的人,不僅僅自己開車,而且很快熟悉了華府地區並為孩子安排了好的學區學習,還打算繼續學學位,找工作,能真正地自立自強,成為許多困境中的夫人與家庭可以學習的榜樣。

張青還來參加過一些魏京生基金會的活動。當我告訴她魏京生基金會特別關注”魏京生民主鬥士獎”獲獎人郭飛雄及其家庭時,她表示希望自己能通過華盛頓地區的”地利”來推動丈夫獲得真正的自由。然而,生活與學習的壓力畢竟沉重,中國與國際環境的不利使得她的願望無法實現,至死也沒有實現。她臨死前的哀怨之情我完全能理解。可嘆近年來受到中共勢力干擾,我們之間交流漸少。這兩年更因中共病毒猖狂,大家自身難保。未能對先是承受中共病毒之害,又被晚期癌症折磨的張青給予及早足夠的關心照料,讓我很感抱歉。

在此,我們不僅要悼念張青女士,還要特別表彰她多年來理解丈夫,不離不棄的堅持。我們同情她的苦難,也不得不深思其苦難之源。這不是她丈夫郭飛雄之錯,而是沒有人性的中共之惡。我們悼念張青,也悼念中共迫害下無數至死都無法與親人相見的家屬。我們支持郭飛雄,也支持那些始終理解與支持的家屬們。現在,聽說一直努力想來美國照顧愛妻,並與之見上最後一面的郭飛雄被再次批捕。這更進一步展現了中共肆無忌憚地進行無底線的人權迫害的猙獰面目,也促進我們大家要團結一致,共同揭露對抗中共的決心。

張青安息!願你的意願促成其他異議人士意願的實現,直到中國大地上有情人不受騷擾阻礙,始終能成為生死相依的眷屬!

張青追思會的全程錄像(黃慈萍的發言:1:14-1: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_s-emgqW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