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國崩潰論”的正確理解

0

牆夷待訪  / Matters

要在保證自己被發達國家收割的同時建設處幾塊發達國家標準的王道樂土,這不就是吃偉哥嗎?如果你看北京,那你肯定不會相信所謂中國經濟會崩潰這種謠言,可是你要看看東北,那你會覺得其實中國經濟已經崩潰了。

上兩篇文章中,我闡明了兩個問題:為什麼我認為東北並不貧窮;為什麼東北人又要去關內逃荒。

這兩篇文章概括起來就是美國和拉美的關係。老共控制的中國關內核心地區就相當於美國,邊疆地區就是拉美。如果從資源上來說,老共控制的華北和長江中下游地區可以用赤貧來形容,長期的開發已經完全耗盡了那裡的地力和資源。就跟陝西和甘肅一樣。其實,在幾千年前,陝西和甘肅一帶是自然條件非常好的一個地區,否則中國早期王朝的中心也不可能設立在長安和洛陽,秦始皇也不可能僅憑關中和巴蜀的力量就可以統一東方六國。但是上千年的開發把這裡從關中沃野糟蹋成了黃土高坡,到了今天成為中國最貧窮的一個地區。

同樣,中國政治中心逐漸東移以後,華北和江淮地區也面臨同樣的問題。所以他們必須控制周邊地廣人稀資源豐富的地區,用邊疆未開或者半開發地區的資源來維持內地社會的運轉。關於這一點對於中國稍微了解的外國人只怕都能說出幾樣偉大的工程,什麼三峽,什麼西電東送,什麼三北防護林,什麼南水北調。

所以,東北的貧窮和人口外流是與東北的資源外流正相關的。可以說東北的資源越豐富,東北就必然越凋敝,恰如南美的資源越豐富,美國對於他們的掠奪就會越恨,相應的他們的衰敗凋敝程度也就越厲害。東北人口外流全國第一,主要是因為東北有偽滿和蘇聯援助的基礎,城市化水平全國第一,所以人口素質比較高,流出去的人留在外地的比例也就高。相應的,貴州廣西這些地方流出去的主要是民工,而這些民工很難在城市裡站住腳,還要回到老家。所以你看貴州和廣西的人口出生率要遠超東北,不是東北人不能生,是東北人跑出去的回來的太少了。


那麼有人或許會說,你分析的頭頭是道,但是你又能改變什麼呢?東北就是被內地殖民了,人家就是掠奪你,你又能怎樣。你沒本事,考不上好大學,連被收割的資格都沒有在這發牢騷,又有什麼用?你不過是在逃避罷了。

所以在上一篇文章的結尾,我闡述了第三種觀點:老共這套體系其實很難長久維持下去,早晚是要出問題的,我留在東北主要原因確實是我無能,但另外也是出於一種避險的考慮。

其實這種特大都市,並不是老共的首創,全世界發達國家都這樣。最典型的就是日本的東京都,很顯然老共發展北京的模板就是東京都。但是這裡有個前提:無論是大東京,大巴黎還是大紐約,這些特大城市全都是在發達國家,人家那個人均收入和經濟水平,至少也得是韓國和台灣那個水平。也就是說這些國家吸血是全球吸血,而且主要吸外國人的血。比如日本人吃的蔬菜主要是中國進口的,人家周邊的農民搞的是精品農業,所以日本農民比城裡人有錢。

但是中國不是這樣,中國沒法吸外國的血,或者說單純依靠吸非洲和拉美的血,根本不可能建造北京上海深圳那種規模的大都市圈,他只能吸自己的血。

我們以台北為例,假如大陸要建成台北那種規模的城市,光靠兩千萬人和兩萬平方公里土地是不可能實現的。大陸要發展出那種規模的城市最少需要一個省的力量,而且是耗盡全省之力才有可能。大陸一個省,就是幾十萬平方公里,幾千萬甚至上億的人口。

比如東北,發展程度能和台北相比的也就三個城市:瀋陽、大連和長春。哈爾濱夠嗆能比得上。但是東北人口超過一個億,上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才發展處這麼三個城市。如果以中國的模式去發展台北的話,那麼就是把高雄和台南變成無人區,也是不夠的。台北居然才兩百多萬人口!大陸地區人口不過1000萬都不好意思叫中心城市。為什麼老共不給瀋陽中心城市地位,因為瀋陽人口才八百多萬!

所以大陸這種發展模式,就是一個中心站起來,周圍一圈都萎縮。很多大陸人一定知道一個詞“環首都貧困帶”大陸的發展邏輯是啥呢?

一般的地級市要發展,是以農村空心化為代價。而中心城市的發展是以中小城市的萎縮為代價。

大家看大陸人自己做的收縮型城市的名單,為啥東北的城市這麼多?因為東北一般的中小城市不但要被大連、長春和瀋陽這種區域中心吸血,還要被天津北京這種城市吸血,四個大都市圈一起壓榨,啥樣的城市頂的住啊。

所以,大陸的這種所謂中心城市建設,這種資源和人口的集中,完全是病態的。你沒有發達國家的命,卻一定要學人家發達國家,那你的代價只能是吸干周圍的一切!不然你靠啥發展呢?!你這個國家 精英嘩嘩嘩地外流,女人寧可嫁給外國老頭子也不嫁給中國小夥子。那你大城市的人口從哪來啊?靠着海外移民不可能啊,只能收割其他地區。所以,地級市吸干農村,大城市吸乾地級市,就這個策略。我們這城裡孩子基本跑光了,填充今天的全是村裡的,那村裡呢?村裡就剩下老爺子老太太了,村裡的光棍子別說媳婦,看見女人眼睛都放光!

那麼大家想想看,這種模式有可持續性嗎?這不是大躍進的模式嗎?你把全村的麥子都集中到示範田上,然後告訴毛主席:咱們畝產一萬斤!這能不出事兒嗎?

沒錯,大陸21世紀頭20年的所謂城市化,其實就是大躍進的翻版,一種帶有濃厚共產黨特色的運動。大家記住,共產黨幹啥事兒甭管好事兒壞事兒都是大躍進模式。大躍進,計劃生育,嚴打,包括現在的抗疫都是一個模式:上邊一發神經下面就干瘋了。當然這裡有些事兒,出發點其實不錯,但是實際操作上,就有問題。比如,嚴格執行醫院進出制度,結果,孕婦在外面流產了。

但是啊,跟孕婦流產相比,老共的城市化建設的後遺症可就不是死幾個人那麼簡單了。其實老共現在的房地產危機和地方銀行暴雷就是一個表現。

本來很多小城市,他覺得依靠吸納本地農村人口可以保證房地產市場高位運轉二三十年,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就拿錦州來說,西邊是北京,東邊是瀋陽,不出二十年本地人口被吸納的一乾二淨,地產商欠了銀行一屁股爛賬,最後只能暴雷了。最後只能是央行注資,這才救了回來。等於說是老共中央不能不管,拉了錦州一把。

可是,如果僅僅是錦州這種中小城市還還說,恆大那種規模的,你咋辦!所以,現在大陸,出現了一個人類文明史上,空前絕後的名詞“惡意降價”他要保住樓市,但是絕大多數三四線城市的樓市已經撐不住了!人都跑乾淨了他拿啥撐樓市?可是地方政府又要靠着賣地吃飯,至少要避免錦州銀行包商銀行那種情況,所以他就不許你降價,於是就發明一個詞:惡意降價。但是,你這樣做,又有啥用?看看爾多斯鬼城,鐵嶺鬼城,東戴河鬼城,全國有多少這種新區鬼城?!一個錦州好辦,都朝着錦州的趨勢發展,你怎麼辦?


為什麼我說很多逃亡內地的東北人就是難民呢?因為本地已經不行了,已經徹底完了!建的新區都是鬼城,當然要逃離這裡了!這裡還有什麼發展?已經被周圍的大城市吸血吸的一乾二淨了,就是一具殭屍了!城裡不是老人就是孩子,連年輕人都看不見多少,再過二十年這批孩子里又得跑一半,到時候索性全成鬼城!

可是,很多人似乎忽略了一點:你們去的那些大城市不也是吸血建立起來的嗎?所以我現在有個論斷:東北的今天是內地其他小城市的明天,老共這種一黨專政的集權政黨不可能放棄大中心主義,所以這種吸血的過程是不會停止的!相反,他的城市規模越大,需要的養料越多,他吸血吸的越厲害。比如北京把吸管都伸到湖北去了!之前在張家口的官廳水庫,密雲水庫,十三陵水庫,都不夠用了。只能從湖北調水!老共要建設海南,要把海南建設成香港。人家香港可以吸納全世界的人,你海南只能吸納東北人。東北現在的人口增長率是負數,那未來海南怎麼辦?對了,還有千年大計,雄安新區。這新區的人口從哪來?從保定來,不可能啊!只能從其他地區來!

所以還是我上邊的觀點:其他地區不行了,那麼這些大城市,未來可咋辦呢!老共這種模式的必然崩潰在經濟上是顯而易見的。現在地方上連惡意降價這種話都喊出來,這些中心城市一旦養料斷絕,不奔潰還等什麼呢?大躍進完了就是大饑荒!這是必然的,老共不是神仙啊,客觀規律他是改變不了的。瘋狂吸血二十年,只吃不拉,飯量一天比一天大,這種無限制的饕餮盛宴,需要地方和農村不間斷的輸入資源和人口填充。但是這種吸血恰恰又幹掉了地方的基本造血能力,吃的越猛,地方造血能力越弱,地方造血能力越弱,越是不能滿足需求,越是要打響諸如樓市保衛戰,金融保衛戰這種大型會戰。戰火硝煙中,這些吸血吸的飽飽的中心城市要獨善其身,可能嗎?


很多人背井離鄉的去外地,是付出很大代價的,青春的代價,建康的代價,經濟的代價,情感的代價(兩地分居,留守兒童)他們天真的以為,只要自己奮鬥十幾年,二十幾年,在大城市站住腳,自己後半生,以及自己額子孫後代就萬全了!

呵呵,哪有這種事兒!!!!

這些人天真的以為,他獲得的所謂財富是自己創造的——你一不種地,二不做工,也沒啥技術,就是靠着投機倒把,就是靠着第三產業,積累起來的財富咋是你創造的呢?還不是從周圍掠奪來的!只不過這些掠奪來的資源一小部分流入你的手裡一樣,這就象是我們這礦區周圍的那些歌廳一樣,礦工用命換來的錢,有一小部分被歌廳里的小姐掙了,你能說小姐創造財富嗎?小姐用啥創造財富,用摩擦生熱發電啊?

所以我雖然啥也沒有,但是,我這些年啥也沒付出!我沒有努力過,我也沒拼搏過。人家哥們早晨六點起床上班,我在家想睡到幾點就是幾點。人家上班擠一個小時的地鐵,住地下室,我好壞住的是樓房,而且,我出門不用擠地鐵——也沒有地鐵。

這就是躺平的心態:橫豎沒有好,沒有希望,你再怎麼努力,有啥用啊!所謂房地產泡沫不過冰山一角,極其表層的一個問題!深層的問題,牆內是不敢談的。比如地方債務,地方債務的本質也不是一個單純的債務問題,是你本地的造血能力不行!為啥造血能力不行,人都跑光了,誰給你造血啊?!人都哪去了?都去北京都去海南了,你能說北京海南不對嗎?你能說北京資源太多,給我們分分嗎?你能說海南自貿區是扯蛋嗎?不能吧?

所以現在的政策生二胎,生三胎。。。你這個發展模式,誰敢生孩子啊!連個穩定的窩都沒有,不是在老家爛掉就是在首都飄零,咋生孩子啊?連孩子都生不出來,你還民族偉大復興。。。一個連生育都談不到社會,哪有什麼希望可言呢?


今天很多人講中國崩潰論,其實很多人就是為了黑而黑,他們完全不知道中國如果崩潰,問題究竟有可能處在那。我覺得一個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地方經濟的衰敗。換言之,老共這種高度集權的體制在經濟上造成的效果是要比西方資本主義經濟的資本積累和資源掠奪效率高更高的掠奪與積累。這種模式是根本難以長期維持的,因為老共很難全球收割資源,只能是對內收割,要在保證自己被發達國家收割的同時建設處幾塊發達國家標準的王道樂土,這不就是吃偉哥嗎?

現在,偉大領袖倡導共同富裕。。。這個共同富裕啊,不是你打掉兩個漏稅的明星,或者懲罰幾個大企業就可以的。你必須在整體的稅收非分配上和產業布局上真正做到公平和平均。而不是把村裡的資源邊疆的資源都拿你手裡,這種收割模式怎麼可能做到共同富裕呢?

老共的所謂的共同富裕,就是我把你的錢都收上來,然後我在給你統一分配。比如,東北,我也給你修高鐵啊!你也有大學,你也有機場,就是一切的基礎設施我都給你修!所以東北的基礎設施,並不落後於內地,你也不能說老共不管你。但是這種分配模式就導致人不可能留在地方:何苦你分給我呢?我直接找你去,不是更方便嗎?所以地方的衰退和中心城市的人滿為患是不可逆的兩種趨勢,直到總崩潰的那一刻。如果你看北京,那你肯定不會相信所謂中國經濟會崩潰這種謠言,可是你要看看東北,那你會覺得其實中國經濟已經崩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