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洗脑能改变认知,改变不了人性

0

昨文贴出后,有网友说他对中国改变没有信心,因为大陆人都被中共洗脑了。也有网友调侃我,说我有大一统情意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分两天来谈谈。

中共洗脑是向纳粹德国学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有流传很广的名言:「谣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为真理」,就是用不断重复的方法洗你的脑,你的脑被洗一千遍,你就相信谣言是真理。

但如果洗脑真有那么神奇的功能,纳粹怎么会灭亡,苏联东欧怎么会变色,四人帮怎么会倒台,邓小平怎么会改革开放?我们这一辈从小被洗脑,文革更被洗得相当纯粹,但文革后期各级革委会成立,红卫兵投闲置散,我们已经开始在反省自己,质疑中共。

1971年我调到福州工作,和在福州的两三个朋友每周见面,各自拼命读到手的书,一见面就讨论政治,更准备把一些心得写成大字报,贴到福州闹区的东街口去。后来因为我被调离福州,这个读书小组就散了,否则我们也免不了坐牢,一生必然改写。

老毛腿一伸,华国锋就活捉四人帮,中共保密很久,小道消息流传全国。中国人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庆祝四人帮倒台,就是煮熟四只螃蟹,三公一母摆满盘,寄托自己新生的狂喜。

当年十亿人都受过数十年的洗脑,文革之初老毛一句顶一万句,为何文革未结束,人心已大变?因为人性比洗脑更顽强,人性在底,洗脑在面,人性可能被洗脑蒙蔽于一时,但洗脑不可能把人性都洗掉。

人性凭什么抵抗洗脑?人都是崇尚自由的,人都追求公平正义,人都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人都有千年承传的良知。洗脑可以改变我们对政治现实的认识,但这种认识是浮面的,可能在少数人心灵深处扎根,但不可能彻底颠覆整体的人性。

洗脑为什么有时候有效?因为为你洗脑的是政权,政权有足够的工具,有表面的威权,有暴力强制,你服从洗脑,是你服膺权威,服膺「理想」,你有时是被胁迫的听命,有时是不由自主的附从,有时是刻意的表现。

洗脑的内容是与基本人性冲突的,人性有时会休眠,有时会怯懦,有时会扭曲,但人性的基本面不可能被洗刷干净,它深藏在内心深处,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浮出来。洗脑会洗去人思想的表层,洗不去底下的基本人性。

中共的洗脑之所以有效,主因是中共手上有专政的暴力,他是靠无孔不入的维稳机器来推动洗脑工作的,你服了就有活路,不服就死路一条。多数人为眼前利益只好服从,说假话乱起哄都不需要成本,而且有现成利益,这是洗脑的第一个条件。

因为全面管控舆论,资讯单方面灌输,普通人接触不到异端思想,洗脑更加事半功倍。封闭的资讯环境一旦有变,一旦异端思想流通起来,政权虚伪的精神世界就会崩溃,因为人都有脑子,都会用自己的脑袋去想事情。

洗脑也依赖社会大环境,专制思想占据社会主流,多数人被裹胁其中,没有勇气特立独行。一旦社会主流思潮发生变化,跟着思想潮流走的人就会一夜之间转向。那些歌颂洗脑最力的,可能正是最先反叛﹑又反得最力的一群,因为洗脑是沙上之塔,是水月镜花。

中国传统文化的负面因素,有助于发挥洗脑的功能。中国人唯上不唯己,下愚而上诈,随大流的人多,有担当的人极少;中国人思想愚昧,不求甚解,未经思想启蒙,政治要求停留在好皇帝与清官的低阶状态;中国人对洗脑没有警惕性,对朝廷的灌输却心悦诚服。一句话,中国人喜欢被洗脑,而不喜欢独立思考,更不喜欢为独立思考承担生命代价。

最后,今日中共之所以还能洗脑,原因是大陆人尝到改革开放的甜头,四十年闷声发大财,生活改善了,以为共产党大恩大德。随着物质狂欢去到尾声,失业减薪压力山大,供楼供车供书供病面临窘境,前景渺茫出路难觅,此时爱国或爱自己,遂成为一个无解的难题。

即便如此,中国人是否早已被中共洗脑洗得很纯粹了呢?事实也不是。在中共的洗脑文章后,通常有数之不尽的调侃讽刺的跟帖,很多民间耳语冲击官方言论红线,任志强酸习近平「没穿衣服」,深圳街头有高举「打倒习近平」标语的男人,如此等等,都证明独立思想在民间仍根深蒂固。

我们还记得手刃恶警的杨佳,向习近平画像泼墨的董琼瑶;我们看到小贩在街头围殴城管,市民在马路上追打警察;我们怀念吹哨人李文亮,记挂方滨﹑陈秋实和张展。人心并没有被洗干净,基本人性还在暗处闪光,这是我们对现实悲观,而对未来仍保持乐观的原因。

如果大陆人永远屈从于洗脑,永远不想改变,中共也就永远不会垮台,那香港人呢?我们就永远都没有翻身的希望,我们是不是已经绝望到这种地步了?

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对中国短期悲观,长期还是乐观的,希望在明天,不是吗?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