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统一与分裂不是问题,问题是在什么国体之上

0

日前我的文章说三民主义可以统一中国,有网友留言说这是我的盲点。这不是我的盲点,这是我的痴心。
对于统一和分裂,其实我没有固定的看法,中国未来可能分裂,也可能统一,可能统一之后分裂,也可能分裂之后统一。分裂或统一不是谁说了算,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统一可能好也可能不好,分裂也可能好也可能不好,问题不在于谁更好,问题在于未来中国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国体之上。

一个国家好与不好,与大小无关,与统一或分裂无关,关键是国家的政体是否符合人民的意志。美国很大,美国大而强,冰岛很小,冰岛小而美。美国大一统有美国的历史沿革,北欧都是小国,那是历史与文化造就的结果。

国家强大与否,只与国家体制有关,与民族文化有关,与时势有关,抽象地谈统一和分裂是没有意义的,要谈只能谈政治与历史的演变。

《三国演义》开篇即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永远维持大一统是不现实的,因为千年以下,中国人并没有找到长久维系大一统国家的良方。中国历史规律便是一时大一统,一时分裂,统一难以为继只好分裂,分裂后群雄逐鹿最终又统一。

千年以下,维系中国版图的只是中国文化。文化是一个整体,不可割裂,文化是水到渠成,是江河由西而东,沿地势而成流域,滔滔不绝向东海。中国统一了,文化是那个文化,中国分裂了,文化还是那个文化,国土有变,文化永在。文化千年承传,蕴含中国统一的内在本质,分裂是过程,统一也是过程,分裂是一种可能性,统一也始终是一种可能性。

大一统的观念是否要不得,那跟分裂是否要不得是同等问题,我们要研究的不是统一或分裂谁好,而是要研究统一或分裂建立在什么国体之上。

美国是一个统一的大国,建立在地方自治的基础上,各州有自己的法律和行政,只是上面架设了一个统一的国家机器,负责全国行政管理和对外交往,中国学美国,那是一种可能性。欧洲是数十个追求普世价值的小国,那对国民也是好事,只是对外交往多一些不便,此所以欧洲最终要成立欧盟。中国学欧洲,分裂成一些小国,如果都实行普世价值,那也未必是坏事,只是时间长了,会不会彼此又联合起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美国从无到有,就是那么一大片国土,欧洲经过千年变迁,民族文化多样性,传统有别,民族性相异,欧洲分作众多小国是历史的必然,美国是一个统一大国也是历史的必然。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大一统被中共垄断了,独裁统治变本加厉,达到古今中外暴政的顶峰。中国必须改变,分裂也好,大一统也好,只要走向普世价值,都好过中共继续统治下去。中国国运不好,中国人总是做错误的选择,民国若一开始就走君主立宪的路,今日已不须折腾。

中共若垮台,中国一定要经过一个分裂的局面,到时没有中央政府,各省驻军与地方政治势力结合,成立单独一省或多省联合的临时政府管治地方。各省利害不同,很难一时片刻找到大一统的基础,因此分裂局面一定会维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各省独立了,但国人亲友遍布全国,生意来往和货物运输种种不便,有的缺人,有的缺对外通道,有的省份穷,有的省份富。各省的经济模式和需求市场,局限于自己治内,变成先天不足,需要对外拓展,那时,就到了分裂的各省再度协商统一的时候。

中国已错过由上而下政治改革的窗口期,像台湾那样,由蒋经国一手主导国家体制和平转型的机会,大陆已经没有了。日后大陆的政治改革,只会由下而上,先实现地方民主自治,再通过协商走向统一全国的民主政体,走得成是万幸,走不成就是漫长的乱世。

谁能保证从统一到分裂再到统一的路径,一定是走到普世价值的终点?没有人可以保证,那要看中国人的意志了。中国人崇拜独裁,那逐鹿中原的结果,还是出来一个新皇帝;如果中国人的意志是追求普世价值,那从头收拾旧河山,最后会建成民主的中国。

占中期间,明报月刊周年晚宴上,与一个拉斯维加斯回来的医生同席,这医生又是一个海外爱国贼,对占中运动大加挞伐。当时我问他一个问题:你是希望未来的香港像今日的中国,还是希望未来的中国像今日的香港。这个医生当堂语塞,只嗫嚅道:没有人希望未来的香港像今日的中国。

不需等到未来,今日香港已成为十足的中国,不知道这个医生又有什么想法。我也有很多亲友在大陆,我当然希望未来的中国像往日的香港,让所有的亲友包括香港人都过上自由富足的好日子,或许因为这种心理,我才会下意识地思考统一的问题。说到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无法确定中国的未来。

说这么多,都是无聊文人的痴心妄想,我或许看得到中共垮台,一定看不到中国最终的结局,我只是人世一粒浮尘,历史是一条无尽的长河。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