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张青之死 对习近平而言是“没有必要的残暴”吗?

0
7

资料图片:2013 年 10 月 29 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听证会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接受媒体采访。 法新社图片

人权斗士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死前欲见夫君一面,终在中共无法无天的侵害剥夺下未达心愿,心怀千般不舍、万般不甘,而在美国医院死不瞑目。从张青确诊晚期癌症,现代医学只有时日无多一途起,张青的唯一心愿便是能够再见十五年被迫隔离的夫君一面。而身处中共严酷管控下的郭飞雄,虽然在中共牢狱中进进出出未曾说过软话,但面对夫妻即将天人永隔的锥心惨境,也唯有四下作揖、放下斗士的豪气骄傲。郭飞雄持中共发放的护照和有效签证,但被中共边境警察一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探望病危妻子之旅变成了毫无理由的失踪之旅。

去年一月二十八日,郭飞雄赴美却于机场失踪后,经过数月的音讯杳然,再次为外界所知时,郭飞雄开始直接致信中共,恳请依据法律和基本人道能够尽快通过公安部早已批复的出境许可。郭飞雄以“救急救命”一词,期望中共让他尽快赴美,看望吊着一口气等待见他最后一面的妻子张青。在百般寻求赴美探望病危妻子无果后,郭飞雄带着行李前往机场,并绝食以命抗争。中共扼杀郭飞雄看望临终妻子的权利,也引发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的关注、批评。一些国际著名的中国专家,如黎安友林培瑞等,联合署名致信中共当局习、李等掌权头目;同时,海外华人甚至大陆知识分子也先后发表多份声明,或向中共权势或向美国政府说项郭飞雄赴美一事。不过所有的人道努力尽是泥牛入海,中共当天就将绝食抗争的郭飞雄人间消失,终至一月十日欲见夫君一面不能的张青含恨而殁。

张青的死讯和郭飞雄的处境令世人吃惊,网络上表示愤怒、谴责和批判的文章纷至沓来。同时也有迷惑不解者指出,中共这是毫无必要的残暴。大陆一些异议人士放出国,对中共反而没有反对作用了。中共在习近平掌权前的多年时间里,是将异议人士逐出大陆,有何必要对郭飞雄、张青如此违背人性的残忍?这种指责,是视自己的道理有普适意义了。毕竟良善者指责恶魔残虐真不是道理,良善者怎可将阳光下的逻辑套用于地狱的阴毒思维?这岂不是羔羊指斥虎狼凶残嗜血,将好端端的文字用在全然无碍的两界了。而嗜血的享乐,对横暴的独裁者并不是罕见现象。

再有国际声援和呼吁只会让习近平深感冒犯,呼吁准许郭飞雄赴美无疑被视为屈服于国际压力,以引领人类造型示众的习近平因此只会老羞成怒。习近平早在候补中共党酋出访墨西哥时,即对民主社会批评中共专制表达出极度愤怒。习近平执掌中共大权后,民主社会对大陆异议人士的救援,不论如何回忆和寻找,全没有一个结局尚可案例。而人权卫士曹顺利女士和异议人士刘晓波惨死狱中,即使刨除中共制作其病和拖延不救的疑点,也可充分证明习近平面对全世界的压力反向而为的凶狠。张青至死不准见夫君一面和郭飞雄反遭人间消失,是习近平与普世价值和基本人道对着干的又一事例。

比上述情感和精神享乐重要和实际得多的是,残暴是独裁者统治的唯一和极其有效的法宝。真正暴虐的独裁者绝不遮掩、隐藏残暴面目,反而要公开而且大肆报道以增强效果,因为它们深知恐怖对独裁统治的维持保障意义。毛泽东不论是搞党内斗争、大耍阳谋,还是杀人无算的连续运动,从来全是鸣锣敲鼓的唯恐天下不知,结果毛泽东独裁到死还固若金汤。习近平从装鳖上位后大肆制造恐怖统治氛围,而当下中外处境均呈艰难更是需要恐怖氛围。所以对人类而言,令张青至死见不到夫君是极度惨无人道,而且完全看不出必要性;而对“无我”的习近平,则是另一条轨道的道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